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社会是如何运作的:我们社会行为的8种心理学透视

社会是如何运作的:我们社会行为的8种心理学透视

Rate this post

2012-06-09 00:19:08 来源:译言网 评论:0 点击:1109

你会邮寄一封掉在街道上的信吗?你会奉命电死另一个人吗?你会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交谈或者帮助一个迷失的孩子吗?

Stanley Milgram是一位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他以服从试验而闻名 (见下文),但他对社会秩序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城市里的社会秩序很感兴趣。

像我一样,他想知道城市定居者如何在相互很近的环境中设法生存的。他想知道,排队是如何地有秩序,当微妙平衡面临挑战时会发生什么。 他还想看看在Twitter and Facebook之前,同一年龄的人是如何相互联系的。

这里有他的八份研究,每份研究都提供了社会如何起作用的洞察。

1. 迷失的孩子

人们有多乐于助人? 例如,谁不会停下来,帮助一个迷失的孩子?没有人,是吗?

为了弄明白,Milgram决定让一些6岁和10岁的孩子寻求帮助。他们被送到美国大街上(为了安全,附近有观察员),并让他们向第一个过路人寻求帮助: “我迷路了, 你能给我的家里打个电话吗?”

在城镇,反应令人振奋: 72%的人提供了帮助。在城市,没有那么多,仅有46%的人提供了帮助。

除了仅由数字,故事本身更能够说明问题。在城镇,就是那些不提供帮助的人也很有同情心,但在城市,他们忽视孩子的存在,绕过他们或者只是向他们的手里塞些钱。一个纽约人告诉孩子: “去那家饭店, 你妈妈在那里等你。”

2. 打断队列和插队

Milgram认为,排队是使人们如何自动让社会秩序摆脱紊乱的经典例子。

但这种社会秩序在面临紊乱时将脆弱不堪,如插队。为了测试人们的反应,Milgram让助手在纽约四处走动,对博彩店、火车站、其他地方的129条队列以及打断队列进行观察(Milgram et al., 1986)。

令人惊奇的是,人们的反应相当温和。 仅有10%的情形是插队者身体被逐出线。仅有一半情形是有人在线中做着任何事情。在这种情形下,任何事包括:脸色难看或做着手势以及用实际言语反对。

Milgram的解释是:你会挑战插队者或打断线的人吗?

3. 服从权威

所有心理学实验中最著名的一个是,Milgram的服从实验测试当有权威的人命令人们去伤害别人时他们会作到何种程度。

本研究中的参与者被一位穿着白色上衣的人命令对别人(学习者)进行(明显地)致死性电击。

63%的人将权力执行到最后: 他们甚至在学习者痛苦地尖叫、祈求停止以及最终沉没时仍然执行完所有电击。

你认为你会服从吗?

Milgram清晰地展示了人们倾向于服从权威的阴暗的一面(研究的全部细节:《Stanley Milgram:服从权威或仅仅为了一致?》

4. 熟悉的陌生人

你每天在上班的路上或在商店见到同样的人吗? 你从来没有说过话的那些人? 你有没有想知道他们在哪里工作,他们有什么故事,他们是不是有和你一样的想法?

Milgram同样想知道那些在他所住的纽约河谷附近等火车的人们。 他让他的学生给所有站台上的人拍照,然后,几周后,他们走上火车,散发照片看看谁认识谁。 结果非常有趣: 90%的任至少认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平均认识4个别人。 62%的任至少和一个过路人说过话,几乎有一半的人对和他们一起旅行的人感兴趣。 不足为奇的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是那些以某种方式站着的任。

他还发现,当那些熟悉的陌生人在不熟悉在环境下很可能会相互交谈,如你在另一个城市看到一个同伴从火车上下来。

5. 世界很小

Milgram对人类社会的相互联系很感兴趣。 他想知道的是,随机挑选两个人相互认识的概率是什么? 如果他们互不认识,那他们认识某人的机会是什么,谁认识某人…(等等)…谁认识那个人?

他通过给住在内布拉斯加州或者波士顿的人随机发信,让他们把它寄给一个他们很可能认识的某个住在马萨诸塞州的人(Travers & Milgram, 1969)。

他发现,平均有五个中间人通过各自的社会网络把他的信从第一个人传到它的目的地。

这表明社会是高度相互联系的(全部故事,参见: 《六度分割》)。

6. 秘密观点

Milgram想间接测度人们的态度,二不是直接问他们在想什么,因为人们经常撒谎。 因此,他把一封贴有邮票、写有地址的信丢在大街上看是否有人根据它们被寄送的地址把它们邮寄出去(Milgram et al., 1965)。

他发现,70%的要寄到“医学研究协会”的信件被那些随意发现他们的人寄了出去。 但邮件地址为“共产主义者/纳粹党的朋友”的信件只有25%被邮寄出去。

这并不仅仅为了测量人们的观点,还测量了人们是如何地乐于助人,尤其需要他们付出一些小小的努力时。

随后的研究通过把钱包丢在大街上来测试人们的诚实度,结果证明人们迅速把它们捡起来并把它们返还给研究人员很困难。 人们通常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诚实。

7. 人群的吸引力

你有没有曾加入到一群人中,你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认为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值得你跟他们站到一起?

Milgram对人们如何没有明显理由加入到人群中很感兴趣。 他通过把人们拦到一条拥挤的街道,让他们看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临近办公街区的六层地板的方法进行试验(Milgram et al., 1969)。

他发现,4%的过路者会停下来加入到一个人中盯着看,但是如果有15个人已经在那里的话,有40%的任会停下来。 至多有86%的过路人会停下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8. 城市超负荷

最后一份研究不是一个实验而是一种试图解释城市社会行为的理论。

Milgram认为,在城市里或在拥挤城市里我们行为一种对信息超负荷的自然响应。在城市里我们的感觉连续受到攻击。有太多情景、声音和人们要我们进行合适的处理。这既是城市吸引人的地方也是它的缺陷。

因而,城市居民努力保留他们的心理能量:

· 他们仅仅相互有表面上的接触——这种方式总是受到皱眉或看起来很生气的鼓励。

· 他们尽可能快递保持移动、进行交易。

· 像因冲撞别人而道歉的社会应酬被跳过,因为城市居民没有匀出的处理能力。

在城市里标准是隐名埋姓,不成文的法则是:如果你假装我不存在我就假装你不存在。城市居民不是坏人(如迷失的孩子实验所揭示的),他们是用理智的策略应对信息超负荷。正如Milgram曾经说过的:

“也许我们就是由社会之线控制的木偶对木偶。但至少我们是有理念、有意识的木偶。也想我们的意识是我们解放的第一步。”

http://www.psych.org.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5&id=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