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科学证实《古兰经》

科学证实《古兰经》

Rate this post

科学证实《古兰经》(1) 人类起源的《古兰经》经文被科学证实正确无误 人类的过程是现由灵魂世界时的承认有调养普世界的真主,再经躯体世界的跟随父母或社会的选择走到五花八门的宗教信仰或不信仰宗教,除严格按真主颁降的《古兰经》为法律依据的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外,占世界总人口的绝大部分人都脱离了真主的天启宗教——伊斯兰教。这里面的一个很大因素是与恶魔——乙卜劣厮的极力拉拢有关, 防范乙卜劣厮的拉拢除《古兰经》和圣训教导我们的防范措施外、更重要的是要用知识来武装人们的头脑,才能使乙卜劣厮束手无策。 知识是多方面的,而乙卜劣厮对人类最怕的是认识真主的知识。 其实,除叩拜真主以外的一切宗教或不信宗教者,都是在乙卜劣厮所驱使着。如真主在《古兰经》中所说:“信道者为主道而战、不信道者为魔道而战”(4:76)真主又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追随恶魔的步伐,谁追随恶魔的步伐,恶魔必诱使谁干丑事和犯罪”(24:21)。 就人类从何而来的问题,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我(真主自称)用泥土的精华创造人”(23:12)又说:“他(真主)以一个人创造你们。并以他创造他的妻子”(4:1)又说:“他(真主)确实经过几个阶段创造了你们(71:14)。 在时间的长河中人类行进到了近代,人类的知识也有了飞跃性的发展,按理说,人类应该相信真主创造人类的描述,然而一些自称为科学家的人们从生物进化论的论调中解释人类的来源。说到底。这是恶魔在蛊惑人们的信仰。 1859年达尔文提出了物种自然选择的理论,不久,其他人又提出生物进化(包括人类)这一概念,认为人是从猿或猴进化而来。 莫里斯、比卡耶博士在他著的《人类起源是什么.》这本书中以万言的篇幅关于科学家们的研究讨论一一作了介绍,如该书“序”第3页中说:“许多科学家仍然对有关超自然的思想采取蔑视或至少无所谓的态度。……他们坚持认为,科学是一切的钥匙,迟早必将揭示种种奥妙……如生命的起源,生物的形成以及功能,从基本到最复杂的有机体在地球上的出现,以及人类的起源等问题。有鉴于此,我们试问:宗教是否已经被科学的进步所取代?为什么现代科学的重大发现,特别是分子生物学与遗传学,使我们对细胞生理学获得极精确的了解,但是却没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 一些研究人员似乎由保卫与科学观念无关的错误愿望驱使着。P•P格拉西强调了这一事实。格拉西担任了三十年巴黎大学进化研究院的负责人,在最近名为《人类应当受到控诉》一书中,他对今天的新达尔文主义持完全批评的态度。……格拉西的结论认为,尽管进化这一事实是不可怀疑的,但我们关于他进行的方式的知识还有很多巨大的欠缺,而且关于决定进化的因素,也没有任何有效的解释:基因中发生的控制遗传的偶然的突变不是在进化本身中起决定性作用。就人类而言,如从南方古猿开始的大脑发育只经历了至多8万代,从新达尔文主义的角度来看,这是不可想象的。人类进化其中的一个很大的谜便是人(几乎完全)丧失了条件反射的行为,而这一特征在类人猿身上还存在并十分活跃。人类的进化决不可能逐点地与动物王国中其他动物的进化相比较。 日本人类学家认为:在猿与人之间还有一个缺环,应该有一个“类猿人”的过程,而最后有些科学家认为细胞的产生与土有密切的关系,更为人类进化之谜增添了新的疑云。 圣经中不符合科学的成分是人为因素《人类的起源是什么》序中提到《圣经》和《古兰经》都是一神论宗教的经典,《圣经》中有科学家不能接受的细节,而《古兰经》中关于人的起源的论断毫无疑问将会使许多人大吃一惊,正如当初我发现它们使我大吃一惊那样。将《圣经》和《古兰经》的经文加以比较是经常具有启发性的,二者都认识到了造物主真主,但《古兰经》中却找不到《圣经》关于创世的描写中科学上不可接受的细节。实际上《古兰经》中含有关于人类起源的令人吃惊的论断。就《古兰经》传达给人类的时代知识状况而言,不可能从人的角度去解释它们的存在。在西方这种论断以前从未形成科学发展的主题,一直到1976年11月9日,我向法国医学研究院呈交了一份论文,是关于存在于《古兰经》中的生理学和胚胎学的资料,它们比现代发现要早整整十四个世纪。 《古兰经》中关于人类起源的细节与其他自然现象的论断,形成了科学与宗教这一由来已久的争论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它们通过集中于新的论点而使讨论重新开始。就确凿的科学资料与经典之间的这些重要的一致之处而言,我们必须重新考虑以前作出的草率判断,因为它们更注意抽象概念,而不注重事实。 十九世纪以来宗教和科学在西方就被当作对立的双方。这是因为《圣经》经文和科学资料之间的脱节…..基督教注释家们认为是受到了上帝的启示。然而《圣经》作者们也许给经文中引进了不正确的观点,而他们却丝毫没违背神的启示。那些不正确之处,可能产生于当时的语言,或由于参考了当时被崇奉的各种传说。这样看来,《圣经》中存在科学方面的错误就不足为奇了……。 我(比卡耶)完全相信,在犹太教的最开明的人士中也盛行类似(圣经中的人为成分)的观点,我特别指的是几年前我与犹太教世界中一位相当重要的人物之间的谈话,主要的议题是僧侣版本《创世纪》。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们都同意,经文中的科学错误,可以通过以下事实得到解释,既公元 前六世纪的牧师们的主要意图是教育虔诚的人们信仰上帝的万能……。 的确《圣经》教义中最明显地与科学不符的论断是:人类于5742年前(从1981年未算起),最初出现在地球上。……我相信这种解释的错误是缺乏知识的结果,本书(人类的起源是什么)基于这样一个信念,即在人的起源这一相当敏感的问题上,将科学材料同经文进行比较,也许会帮助澄清经常模糊的问题。我希望,关于两者提供的答案的讨论将表明是过去的种种对抗应该消失的时候了。 对《古兰经》经文的历史和内容应有的认识 那些不了解〈圣经〉相比《古兰经》所占地位的人,或那些对《古兰经》传达给人类的背景还一无所知的人,毫无疑问定会吃惊的发现《古兰经》在本研究中竟占了这么多篇幅。他们吃惊是因为,西方的大多数人都是在对伊斯兰教和《古兰经》的错误观念中长大的,我的(人类起源是什么的作者——莫里斯比卡耶)大半生就是这样一个人,让我举一二例子来是说明一般流行的那种不正确的观念。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总是被告知“穆罕默德”是《古兰经》的作者,我记得曾见过载有这一说法的法译本,我总是被告知《古兰经》的作者只是以稍微不同的方式编写了采自圣经的神圣历史故事,据他说只是增删了某些段落,同时提出了他自己创立的宗教原则和教法,而且在今天的法国也有研究伊斯兰的学者,他们的职责制造包括教书,他们也表示了完全相同的观点,虽然也许是以一种更含蓄的方式。关于《古兰经》经文起源的这种描述与事实完全相反,——人们马上会想到:如果《圣经》中存在科学错误,那么《古兰经》中也一定会存在这类错误!这是在这种情况下,得出的自然结论,但是基于错误观念的之上,我们十分清楚,穆罕默德时代——《古兰经》的降示,发生在公元610年到632年之间,其实 科学正处在蒙味时代,东方和西方都一样,例如,在法国,这一时期相当于达戈贝尔王的统治时期,他是墨洛温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这一被认为研究《古兰经》经文的方法咋看起来,可似乎合乎逻辑,但当我们用智慧,又公正的眼光研究经文时,很显然,这一研究方法与事实根本不符。我们马上会看到这句话的正确性,这一点从经文来看也是很明显的。每当有经文证明《古兰经》中论述与现代知识相符合,而圣经中的论述从科学角度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时候,对于这一点通常的回答是,在将《圣经》,与《古兰经》分开的这段时间内,阿拉伯科学家们在各种领域取得了一些发现,使他们能够对经文进行修正。这一回答根本就没有考虑到科学的历史。取得张足的发展,是在古兰经传达给人类几百年之后才来到的,此外,科学历史表明,伊斯兰文明的昌盛时期,正如我们所知,科学的历史告诉我们,就目前这本书所涉及的主题而言,从《圣经》到《古兰经》的这段时期内,没有任何科学发现。然而,在西方当《古兰经》的这一方面被提到的时候,我们有可能会听到,尽管也许的确是这样,但在我们今天的《古兰经》译本中,没有任何地方提到这一事实,或在译本的前言或注释中也没有提到这一事实。 上述一句是非常有见地的评论。完成了法文译本《古兰经》的穆斯林以及非穆斯林译者们基本上是文人。他们经常误译一段经文,因为他们不具备理解其真正意义所需要的科学知识。然而,事实是为了翻译得准确,就得首先理解原文的意思。另外一点是,译者们,尤其是以上提到的那些,可能受到古代注释家所提供注释的影响。由于传统的力量,那些注释家们通常被认为是非常有权威的人士,尽管他们没有任何科学知识。他们无法想象到,经文也许包含世俗知识,因此,他们无法通过将某一段经文与《古兰经》中论及同样问题的其他章节相比较,来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一段上——而这一比较过程通常成为理解一个词或短语含义的关键。于是 便发生了下述事实,即《古兰经》中可以与现代世俗知识相比较的任何段落,都可能翻译得不正确。译者们常常有不正确的——如果不是完全荒谬的——论述。避免犯错误的唯一办法,就是具备一定的科学知识,并以古兰经原文研究《古兰经》。 ……《古兰经》与《圣经》中的观点完全相反的创始的概念,与今天关于宇宙形成的总理论是完全一致的。 ——与今天的观点完全一致的某些关于天体的运行和进化的论述。 ——关于大自然中水循环,及地球地壳的观点,这些观点直到许多世纪后才被证明是正确的。 所有这些资料肯定会使那些客观对待它们的人大吃一惊。……这些事实特别强调从唯物的角度解释一切的自然的倾向,因为《古兰经》中这些科学论述的存在对人类的翻译似乎是一种挑战。 关于人及以前提到的其他题目,不可能在圣经中找到任何相应的资料。此外,圣经中的科学错误——例如关于人类最初在地球上出现的描述,正如我们看到的那些描述可能是从《创世纪中》的系谱推论而得来的,——《古兰经》中却没有。这类错误不可能是从它们刚开始变得明显时被剔除《古兰经》的:在最古老的手抄本同今天的《古兰经》之间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时间,但两者的经文确仍然完全相同。因此,如果穆罕默德是《古兰经》的作者(一些人支持这观点)很难理解他是怎样发现涉及如此广泛主题的《圣经》中的科学错误,并在他开始写作关于相同主题经文时,剔除掉每一个科学错误的。再说一遍:从《圣经》写作的时代开始到当时,还没有发现新的科学事实,来帮助剔除那些错误。以上问题说明:《圣经》有人为错误,而《古兰经》中没有人为痕迹。 ——正如我们前面看到的那样,《圣经》注释学专家们认为《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是神悟的作品。然而,现在让我们看看穆斯林注释家的说法,他们以完全不同的观点来看待《古兰经》。 生命的起源和永恒 正如上面提到的,将《古兰经》与《圣经》区分开的《古兰经》的原始特征之一是,为了一再强调真主的万能,该书提到了大量的自然现象,就大量的这些现象而言,《古兰经》还提到了关于这些现象进化的方式,起因以及作用的细致的描述,所有这些细节都值得注意。当我第一次读原阿拉伯文的《古兰经》时,书中所含的关于人类的论断是那些最吸引我的地方之一,只有原文才能说明论断的真正含义,而这些论断经常被误译,原因上面已讲过。 使这些发现如此重要的是他们提到了许多观念,而他们在《古兰经》传达给人类的时候还不流行,但是——14个世纪后——显然与现代知识完全一致。这里,完全没有必要去寻找假的解释,这种假解释倾向于在某些出版物甚至在医学历史中出现,在医学历史中,据称穆罕默德拥有医学技能(正如《古兰经》也被认为拥有医学“药方”一样,而这个观点是完全不正确的) ① 一、生命的起源 生命在哪一个时刻开始的?,《古兰经》对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很清楚的答案。在这个部分里,我将引《古兰经》的章节,《古兰经》认为生命起源于水。这一节还提到了宇宙的形成,请看《古兰经》(21:30)“不信教者难道不知道吗?天地原是连接在一起的,而我 使它们分开,我用水创造一切生物。难道他们不信吗”? “用某种别的东西创造某种东西”的概念没有引起任何疑问。这一短语同样也可以指每一个生物都是由水组成的(即水是其最基本组成部分),或者每一个生物都起源于水,这两种可能的含义都与科学资料严格的一致。生命实际上起源于水,水是所有生命细胞的主要成分。没有水,就没有生命。当讨论在另一个星球上生命存在的可能性时,第一个问题总是:“有维持生命的充足的水吗? 现代资料使我们认为,最古老的生命,可能居于植物王国:发现了始于前寒武纪时期的海藻,这是已知的最古老的土地时期。居于动物王国的机体可能出现在稍后,它们来自海洋。 水,可能是天空中的水,也可能是海里的水,或者任何种类的液体。在这一种意思中,水是所有植物生命所需的成分: 真主从天空降下雨,并借此生成具有配偶的不同植物。(《古兰经》20:53) 这是头一次提到具有“配偶”的植物。在指任何种类液体的第二个含义时,该词被使用的是其不确定的形式,表示所有动物生命形成的基础物质: “真主用水创造一切动物”(《古兰经》24:45)。 以后,我们将看到该词也适用于精液。 因此《古兰经》中关于生命起源论断,不论指的是一般的生命,还是指生在土里的植物成分,还是指动物的种子都与现代科学资料绝对一致。经文中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古兰经》传达给人类时盛行的生命起源的神话。 二、生命的永恒 《古兰经》提到了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生命的许多方面。……在目前的研究中,我想集中谈一谈《古兰经》关于生命的永恒这一题目。 一般来说,关于植物王国中的繁殖的论述篇幅要长于动物王国中繁殖的论述,然而当谈到人类的繁殖时,有许多关于主题的论述,我们将会看到这一点。 植物王国中有两种繁殖方法,这是以确认的了;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例如:孢子的繁殖,或割破的过程,这是繁殖的例外)。值得注意的是《古兰经》提到了植物的雄性和雌性部分。 “真主从天空降下雨水,并借此生成具有配偶的植物”( 《古兰经》20:53)。又说:“他(真主)把各种果实造成成对的” ( 《古兰经》13:3)。 这句话以意味这在结果的各种植物中雄性和雌性器官的存在,这与很久以后发现的关于果实形成的资料完全一致。因为每一种果实都具有性器官的植物而来(即使某些种类,例如: “香蕉,是从未受精的花而来的)。 总的来说《古兰经》中只简要讨论了动物世界的繁殖。其中的一个例外是人,因为正如我们在下面一章看到的那样详细。关于这一主题的论断无数而又详细。 人类的起源和在各年代中人类形式的变化 下面《古兰经》中的一些章节只含有深刻的精神意义,在我看来,其它的章节似乎表明人体形态的变化。它们描述了完全物质类型的现象,发生在不同的阶段,但总是以一定的顺序发生着。这些章节中几次提到了真主意志的干预。真主的意志,被视为指导者变化,这些变化发生在一个只能被描述为“进化”的过程中。这里,进化这个词指的是一系列的修改,其目的是达到一个确定的形式。此外真主的万能显示在他为了新的人而摧毁人类人口这一事实上,这一观点得到了强调。 毫无疑问,古代的注释家们不可能想象得到,人的形式可能会变化。然而他们愿意承认变化的确可能发生,他们承认在胚胎发展过程中存在各阶段——这是一个在所有的历史阶段都可以观察到的现象,然而只有在我们的当今时代里,现代知识才允许我们充分理解《古兰经》中章节的含义,它们提到了子宫里胚胎发育的各个阶段。 的确,我们今天也许想知道,是否《古兰经》中对人发展的和阶段的提及。至少,在一些章节中可能超越胚胎的发育范围,而包括在各个年代中发生的人体形态的变化,这种变化的存在已被古生物学正式证明了,并且证据相当充分,因此不必对此提出疑问。 《古兰经》最早的注释家们对若干世纪后所作出的发现一无所知。他们只能从胚胎发育的角度来看待这些特殊的章节,那时没有别的选择。 接着便来了达尔文的“炸弹”——由于达尔文理论的早期追随者们的明显曲解,即,推断出一个可以适用于人的进化观念,尽管动物中进化的程度还未被揭示出来,在达尔文的有生之年,该理论被推崇过了头,研究人员们声称有证据证明人是从类人猿发展而来的——甚至在今天,也没有一位值得尊敬的古生物学家能够证明这个观点。然而在人是从类人猿发展而来的概念,(这个理论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与在时间的长河中人体形式的变化的观点(这个已得到了充分的证明)之间,显然存在一条鸿沟,当这两种观念在进化的旗帜下被混淆使得某些人错误地认为,既然进化一词被用来指人,事实上它一定意味着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类人猿。 区别二者之间的差别至关重要,否则就有错误理解我要引用的《古兰经》中某些章节含义的危险,在这些章节中,没有一些证据来证明人的起源的唯物理论,而这一理论也没有正式的理由使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教徒大吃一惊。 一、人从大地生成的深刻的精神含义 正如下面两节经文表明,在《古兰经》中人是与大地紧密相关的生物,请看: 真主使你们从大地生长出来,然后使你们再返于大地,然后他将使你们再生出一个新的生命。(《古兰经》71:17—18) 我(真主)从大地创造你们,我使你们复返于大地,我再一次使你们从大地复活。(《古兰经》20:55) 人从大地起源的精神方面,通过我们死后将返回大地,以及真主在审判日将使我们复活这一事实得到了强调,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圣经》也强调同样的精神意义。 就以上面参考的经文译文而言,我想向我的说阿拉伯语的研究阿拉伯语的读者们指出,在西方,阿文khalaqa通常被译为动词“创造”。然而,正如卡西米尔斯基编写的杰出的字典中所表示的那样,该词的原意是“给某东西一个比例,或者使东西具有某一比例或量”,意识到上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真主(仅仅对真主)而言,这个词的翻译被简化成创造,换言之使一个以前不存在的东西的形成。这样那些只译“创造”的人指的仅仅是行动,他们没有能够译出“比例”这一同时伴随着的含义。较准确的译法也许应当是“形成”或者以适当的比例形成”.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更接近阿文的原意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我的绝大多数翻译中选择使用“形成”这一动词,这样就包含着阿文原来的含义。 二、大地的成分与人的形成 人的大地起源的首要精神含义,并不排除《古兰经》中所存在的,我们今天称为人体的化学 “成分”的概念,而这些“成分”在大地里能够得到①。 当《古兰经》被降示的时候,为了传达这一观念——当今被认为从科学的观点讲是准确的——给活着的人们,就必须使用那时的状况相协调的术语。人是由大地所包含的成份有各种各样的名称。 他 “(真主)用地上的土创造你们”( 《古兰经》11:61) 大地的观点在《古兰经》(53:32)中得到了重申。在其他章节中真主对人类说: 注①: “这里的“成分”或“要素”指的是可以从地里提取组成分子各种原子成分的物质,形成人体部分的所有成分在地里都或多或少的存在。 “我用泥土形成了你们”(22:5) 人的泥土里起源在18章37节、30章20节、35章11节和40章67节中得到了重复。 “他用泥土创造了你们”(《古兰经》6:27) 泥土,被用在好几节经文中,来定义构成的成分。请看 “他(真主)最初用泥土创造人”。(《古兰经》32:7) 这里有必要注意《古兰经》提到了“最初”从泥上来创造,这显然意味着紧跟着的另一阶段。 尽管37章11节对目前的研究似乎并未提供任何新的资料,但为了完整起见将经文抄录如下:该节提到了人: “我(真主)曾用粘土创造人,象陶器一样”。(《古兰经》55:14) 这一形象比喻表明,人曾经“按模型做出来的”,正如以下一节经文所述。我们还将发现,“按模型做”人这一观点,这是以后部分的主题。 “我(真主)确实用黑色的形成的粘土创造了人”。(《古兰经》15:26) 15章28-33节也重复了同样的观点。 “我(真主)确实用泥土的精华创造人”。(《古兰经》23:12) 我用精华,这个词来翻译阿文sulatat 、它的意思是从另外的东西提取出来的东西。正如我们将在后面看到的那样,这个词还出现在《古兰经》的另一段中,称人是从精液中提取的东西发展而来;(今天我们知道精液的活跃成分是叫做“精子”和单倍体细胞) 我认为“泥土的精华”一定指的是构成土的各种成分,从水中提取出来的,并且就重量而言,水是其主要成分。 水在《古兰经》中被认为是所有生命的起源,在下面一节经文中,水被作为基本成分提到了,请看: 他(真主)就是用水创造人,使人成为血族和姻亲的(《古兰经》25:54) 正如在《古兰经》中别处一样,“男人”指的是亚当。 有几节经文提到了女人的创造: “他(真主)从一个人创造你们,并从他(亚当)创造他的妻子”。(《古兰经》4:1) 这节经文7章189节和39章6节中做了重复。相同的主题在30章21节和42章11节中以或多或少同样的措词被提及。 毫无疑问,在这十二处 中,以很大篇幅论述关于人的起源的象征性思考,包括明确表示人死后将会发生什么,也包括返回大地而在审判日获得新生这一事实。但是,好像也提及人体中的化学成分(参看《古兰经》20:53) 三、在时间的长河中人类的变化 与上述相反,我下面摘引的《古兰经》的章节的注释主要与物质观念有关。我们这里的确面对着真正的形态变化,他们由于存在一个很严格的计划的组织而以一种协调和平衡的方式发生着,因为这些现象连续先后发生着,因此永恒地主宰着人类社会命运的真主的意志,在贯穿这些事件中的力量和光辉中体现出来。 《古兰经》首先谈到了创造,但又接着描述了第二阶段,其中真主赋予人类形态,毫无疑问,人类的创造和形态组织被视为连续的事件。 在《古兰经》中真主对人类说: “我确已创造你们,然后使你们成形,然后对天使说:你们向阿丹叩头”。(7:11) 因此,可以分辩出三个连续事件,头两个对我们的研究很重要:真主创造了人,并使他成形。 在别处的经文,说明人的形态是和谐的; “那时候,你的养主对众天使说:我将以塑成的泥创造人类。当我使他完备往他上吹入我造的灵魂的时候,你们就向他伏身下拜”。(《古兰经》15:28—29) “使他完备”这一短语在38章72节中做了重复。 另一段经文描述了人类的完备的形态是怎样通过结构的平衡和复杂来获得的(其意思是:“用成分创造一个东西”。) “是(真主)创造了你,并且把你创造得和谐并比例适当;他把你创造成他意欲的任何形态,他用许多成分创造了你”。(《古兰经》82:7—8) 人类被以真主所意欲的任何形态创造出来。这是极其重要的一点。 在《古兰经》95:4中真主说: “我确已把人造成具有最美的形态”。 “造成”阿文原文的意思是 有计划地组织某事,意味着一个事先严格定好进展顺序。它如此发生着,以至于当研究进化的专家们描述在时间的长河中所发生的变化时,使用了这一措词:从关于这个问题的科学研究来看。组织计划是非常明显的。 在上面所引一节经文的95章里,谈论的是人类总创造,并提及了以下这个事实,即一旦人类因此被真主的意愿赋予有组织的形式,他就陷入了一个悲惨的境地(暗示着老年时的衰退)这一章没有提及任何胚胎的发育;而只是总的描述了人类的创造。就机构而言,组织计划显然指作为整体人类。 “他(真主)确已经过几个阶段创造了你们”。(《古兰经》71:14) 这里被译作“阶段”或“时期”。这是《古兰经》中该词以复数的形式出现的唯一的经文。不可能在经文的别处搜寻;来确定这个“阶段”或“时期”很显然指的是人类——是否与人类在子宫中的发育有关,有不可能确定它们是否指人类物种在时间的长河中经历过若干变化。这点值得深思。 为了获得一个答案,不用说,我们必须首先考虑《古兰经》中描述的主题。因此我们注意到,在上述经文摘引的71章里,主要是总论述真主的万能,以及造物主的力量的迹象《古兰经》中包括14节的段落(这一段提到了努哈(圣人)对其人民的传教)。基本上谈的是真主的慈悯,他赋予的慷慨,以及他在创造人类、天空、太阳、月亮、和地球方面的万能。关于创世纪这个题目《古兰经》提到了人类从大地里被创造出来的精神方面。见上述所引。(《古兰经》4:1) 71章中没有任何地方提到未出生婴儿的发育,而很久以前的传统注释家们认为、阶段这一词表示未出生婴儿的发育这一特征。尽管在经文是任何别的地方没有使用过这个词,《古兰经》毫无疑问在许多别的章节详细地提及胚胎发育的这些阶段;然而,在这一章中却没有提及。但是,我们不能排除下述可能性,即这里讨论的《古兰经》中的这一段,也许的确将子宫中胚胎阶段的发育附加到上面提到的其主题上:没有任何东西显示应该排除这一可能性。 事实上,个体及个体所属物种的发展,在时间的长河中服从于同样的决定性因素:它们便是基因,在生殖的初期阶段是父亲的和母亲遗传组合的决定性因素。不管我们选择将这些“阶段”与个体还是物种的发育联系起来,它们所表达的概念,仍然同这个问题上的现代科学资料完全一致。 下面两节经文指的是一个人类社会被另一个所代替。 《古兰经》76章28节真主提到人: “我创造了他们,并使他们体格坚实。如果我意欲:我将以象他们一样的人代替他们”。 很有可能,以上经文提到的“坚实” 指的是人的身体。 另外,请看(《古兰经》6:133)经文 “如果他(真主)意欲,他就使你们消逝而以他们所意欲的人继承你们,犹如从别的民族的后裔中使你们兴起一样”。 这两节经文强调了在时间的长河中,根据真主的意愿,某些人社会消逝了。并被另外一些人类社会所代替。 早期的注释家们在这些经文中首先看到了真主对有罪的人类社会的惩罚,总地来说,主要强调的是宗教的方面……。 然而,物质的事实就是这样,并且这一事实表述得很清楚:它包括各种人类社会的消失,以及在某一时期,某一人类社会被其他民族的后裔所代替。 因此,总地来说,在时间的长河中存在着的许多人类群体,其形态也许有所差异,但是这些差异是根据真主制定的组织计划来进行的:一些人类社会消失了,并且被其他人类所代替:这便是关于这个主题《古兰经》要告诉我们的。寻找《古兰经》与古生物学的资料或与使我们构想出创造性进化的知识之间的矛盾之处是徒劳的,因为它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矛盾。 《古兰经》中关于人类的繁殖 《古兰经》对人类物种变化的提示 对《古兰经》中关于“人的起源是什么?”这一问题所提供的答案的研究已达到了这个阶段,我们也许可能倾向于认为,这一问题的探讨已经穷尽了……。 事实上,《古兰经》中涉及这一主题的论断,与在很长年代中人体形态所发生的变化有关。人体形态的变化的确受遗传编码的支配,并且由父亲和母亲繁殖细胞接受染色体的结合而形成,这样集中在一起的遗传基因,首先在胚胎(怀孕的第二个月前)中,然后在胎儿(怀孕的第二个月后)中,决定例如与父亲和母亲相比的形态变化的可能的外表,这些变化在孩子出生 后及童年生长过程中就确定了,这些变化至少给孩子一个独一无二的结构个性,除了从单独一个卵子而形成的双胞胎外,没有一人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至多这是一个影响物体本身的结构差异的问题。因此,是在一代一代中发生的变化积累的总量,最终决定着古生物学家们从过去岁月的各种人类群体身上注意到的形态变化。 因此,我们必须回顾一下《古兰经》中所包含有关繁殖问题的要点。所以,我将简要的总结一下《圣经•古兰经与科学》一书中关于这一问题的详细的研究。 我们需要掌握下面内容的含义,(尤其是关于经文中的论断与科学资料之间的比较而言),我们必须记住,《古兰经》是在公元7世纪传达给人类的。任何那个时期所创作的人类作品,都注定要提出一些不正确的论断,因为科学还不发达,所以任何对人类繁殖的论述,都不可避免地会带有来自神话和迷信的观念,为了理解这一过程中所包含的复杂的机制,人类必须拥有关于解剖和显微镜使用的知识,并且必须借助基础科学的诞生,来为生理学——胚胎学和产科学铺平道路,所以对于人类繁殖的论述怎么可能带有来自神话和迷信的观念呢?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42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