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圣如何在蒙昧时代建立辉煌的伊斯兰社会

穆圣如何在蒙昧时代建立辉煌的伊斯兰社会

Rate this post

纳杰夫·莱克扎伊

 

发展是当今人类关注的重要焦点。一个社会的发展与人们的思想、知识水平、伦理、行为、使用的工具有着密切的联系。

有些理论家认为,在当今世界任何国家要想发展,就必须走西方模式。也有学者反对这一观点,认为,社会的发展不能照搬别人的模式,而应根据本土国情,提出系统的发展方案。笔者赞同后者的观点,本文的目的是通过对伊斯兰教初期的发展进行研究和剖析,寻找一条符合伊斯兰本土的发展途径。

本文要问答这一问题:穆圣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在没有任何先进的传媒设施的情况下改变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创造了辉煌的伊斯兰文明?

本文着眼于社会心理变化,用历史作材料,旨在提出新的发展理论。

 

导言

在对穆圣生平的研究中,很少有人关注穆圣如何将一个蒙昧的社会转变为文明的社会。也就是说穆圣是怎样在短短的时间内,在没有任何先进的传媒设施的情况下改变了蒙昧阿拉伯人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创造了辉煌的伊斯兰文明?深入研究这一问题,对解决当今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对促进人类在文化、政治和经济等各领域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我们要讨论“发展”一词的含义。“发展”指的是将不理想的环境改造为理想的环境。在历史上,在社会发展中取得伟大成功,而且发展速度最快的人物是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为了证明这一理论,首先要研究穆圣生活的时代背景,以及他在不同时期采取的不同行动和措施,研究穆圣在文化、政治和经济领域取得的卓越成就。这一理论的基础是:思想、财富和权力是构建不同文明社会的三大支柱。笔者的另一论点是:“发展”是有规律的。根据这一论点,我们可以通过对发展社会进行深入研究,得出这个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所以,我们对伊斯兰初期的历史进行研究,可以发现,穆圣在改变阿拉伯蒙昧时代,以及把阿拉伯半岛从蒙昧时代带入伊斯兰文明的过程中,主要是以发展文化为基础。换言之,穆圣将文化发展放在了首位。用今天的话说,穆圣用文化理念推动了阿拉伯蒙昧社会的发展。根据以上理论,当一个社会的文化、思想和信仰发生变化时,社会行为也将发生变化。也就是说,人们的内在变化对推动社会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穆圣在成立伊斯兰政府后,仍将思想和文化发展放在了首位。

关于社会发展与落后的原因有四种观点:

一、社会发展与落后主要在于内在因素,如辛格的经济-社会二元论、罗斯托(Rostow)的经济发展阶段论、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理论、穆罕默德·巴基尔·萨德尔的内在理论等。

二、社会落后的原因归咎于外部因素,如列宁(V.I.Lenin)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理论、考茨基(Kautsky)的帝国主义理论、布哈林(N.Bukharin)的世界经济和帝国主义理论、卢森堡(Rosa Luxemburg)的资本积累论。

三、社会落后的原因既有内部因素,也有外在因素,但外在因素多于内部因素。持这一理论的人以新帝国主义而著称,大多为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或具有马克思主义倾向的人,如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的不公平交易论、嘎尔滕(Galng) 的帝国主义结构论。

四、社会落后的主要原因在于内部因素。如阿明(Samir Amin)的不平等发展论、马哈默德·萨利欧·格兰的内部和谐论。

我们可以把以上四大理论归纳为两大类:一类主张人的意志是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因,另一类具有宿命论色彩,认为,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人的意志产生的作用微乎甚微,社会的发展不随人的意志转移。

支持宿命论观点的人错误地把社会的落后归咎于地理、外国殖民、种族、前定等因素,而把自身的懒惰、不求上进、不重视知识等因素放在了一边。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在宣扬伊斯兰教、改良社会中坚决反对宿命观点,认为,人类只要托靠安拉,借助安拉的佑助,完全能够改善自身所处的环境,完全能够克服地理、基因、环境等因素,甚至能够改变世界和国际秩序。穆圣的生平事迹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他在安拉的佑助下克服了最艰苦的环境,使阿拉伯半岛的文化、社会、政治和经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Page]

学者们关于“发展”做出了不同的定义,这是很自然的,因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某一问题肯定会产生不同的看法。

但在众多的定义中,我们选择了这一定义:“发展”指的是利用人的潜在能力,在物质、人性等各个方面创造适合个人和社会进步的环境和条件。当然,不同的观点和思想可以互补有无。

每个民族的世界观对其发展方向产生着重要作用。本文所研究的发展指综合发展,包括文化、政治、经济、社会、个人等各个方面。换言之,如果一个社会要想发展就必须在各个方面的质和量产生变化。

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对资本主义的发达与进步进行了研究和分析,我们暂就他的观点是否正确不论,但他提出的四大原则对本文是有用的。马克斯·韦伯认为,基督教传统因遭到路德等人的批判,导致人们对基督教产生了新的观念,这一宗教文化变化使人们对世界产生了新的看法,同时也加强了经济活动,促进了经济发展。根据马克斯·韦伯的这一观点,世界观和思想的变化对社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所以,伊斯兰先知是通过改变阿拉伯人世界观、信仰和心理来创造新的文明社会的。

赛义德·穆罕默德·巴基尔·萨德尔对《古兰经》关于安拉的常道的经文进行了深入研究,他认为,《古兰经》第十三章经文:“真主必定不变更任何民众的情况,直到他们变更自己的情况。”指出了社会发展与落后的根本原因。根据这节经文,他认为,人类的发展取决于人的意志。当有新的思想引导人的意志时,这个社会必然会发生变化。萨德尔认为,因意识形态不同,人分为三种:

一、唯物主义意识形态。这一意识形态以物质世界为主,不相信物质世界之外还有另外的世界,人一生所追求的目标就是衣食住行。这一观点认为,人的生活不过是一种重复,今人只是在重复古人的生活,未来是对现在的重复。所以,这一观点认为,发展没有任何意义,今天的社会只是重复古人的社会。

《古兰经》认为,产生这一观点的原因,是由于人们习惯暴君的专横统治造成的。因为暴君强迫人们服从他的命令,甚至强迫人们崇拜他,竭力阻止人们崇拜宇宙的主宰,否定一切精神价值。

像这样的社会是非常脆弱的,只要有外来的侵略,或有新的思想出现,无论这一思想是拯救人类的还是诱人走入迷误的,就能毁灭这个社会。正如在阿拉伯蒙昧时代,人们互相欺诈,弱肉强食,当他们看到穆圣的思想能够拯救他们时,很多人都信仰了伊斯兰教,社会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二、有一种思想认为,物质是有限的,人类对物质的需求也是有限的。他们虽然也信仰精神价值,但非常有限,而且把有限的扩大为无限的。生活在这一思想阴影下的社会,没有远大的理想和目标,所追求的都是有限的,一旦达到了有限的目标,社会就停止发展,甚至开始走向衰落。萨德尔用西方社会作比喻,比如“自由”本来是有限的精神价值,但西方国家曾一度把自由作为追求的无限目标,而没有把自由作为追求更高理想的工具。所以,当人们得到自由,达到奋斗的目标时,就没有别的追求了,社会渐渐开始走向堕落和衰亡。萨德尔认为:“自由只是一种框架,需要内含,如果我们只知道自由的框架而不知道自由的内含,自由不但不会给我们带来利益,反而会对我们构成严重的威胁。”

这一思想一般要经历四个阶段:

(1)产生阶段。当这一思想产生时,因其新鲜而被许多人推崇和接受,并将其作为奋斗的目标。

(2)在通过不懈的努力后,人们终于达到了自己追求的目标和理想,如上面所说的自由。

(3)达到理想和目标后,便产生了享乐主义,出现了贫富差距,社会发展渐渐趋于停滞。

(4)随着享乐主义的放纵,产生了压迫者,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不遵循任何法律,不尊重贫穷阶层人民的权力。

三、有一种思想认为,物质是短暂的,人类的追求不应局限于物质世界,而是要超越物质,把宇宙的创造者作为追求和奋斗的目标。这一思想既包含了前两种思想,而且所追求的目标是永恒无限的造物主。这一思想认为,今世是后世的农场,今世是栽种后世是收获。正如《古兰经》所说:“人啊!你必定勉力工作,直到会见你的主,你将看到自己的劳绩。”(84:6)[Page]

根据这一思想,萨德尔提出了两种发展模式,一种是没有责任感的发展,另一种是有责任感的发展。也就是说,一些国家的意识形态虽然属于第三种,把宗教作为国教,但他们不负责任,没有把宗教作为追求和奋斗的目标,而是把宗教作为达到政治或其它目的的工具。萨德尔警告说,不要把所有以宗教为基础的政府视作第三类思想。在历史上有许多开明学者、伊玛目警告说,有一些人把宗教作为玩弄政权的工具。伊玛目霍梅尼把这些人称为“僵化者”、“愚蠢的神职人员”、“宫廷阿訇”。

伊斯兰教是认主独一的宗教,坚决反对一切偶像崇拜,反对追求物质享乐的意识形态。伊斯兰教要求人们两世并重,但要把后世作为最终的归宿,把执行安拉的法律作为奋斗的目标。换言之,社会的发展首先要有认主独一的思想,其次要有责任感。穆圣正因为具备了这两个条件,才能够在蒙昧的阿拉伯时代掀起了空前绝后的、最纯洁的、影响最深远的革命。穆圣用光明的伊斯兰教使阿拉伯人从第一种思想意识发展到了第三种思想。我们只要对伊斯兰教前的阿拉伯蒙昧时代与穆圣在麦地那建立的伊斯兰政府相比较就能明确这一点。但为了对后面论点的理解,在这里有必要回答这一问题:在实现第三种思想意识方面需要什么动力?萨德尔认为,要实现第三种思想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1)对宇宙及其创造者要有明确的、符合理性的、正确的认识,并在实践中认真全面地遵循造物主的教导和法律。

(2)通过安拉派遣的使者与安拉建立永恒的联系。

(3)在各个时代,在伊玛目的领导下,大力宣扬伊斯兰教,坚持不懈地与偶像崇拜作斗争。

(4)对未来满怀希望,坚信只要遵循安拉的教导,必定能达到完美的境界。

蒙昧时代的标志

在伊斯兰教中,蒙昧时代指安拉降示《古兰经》前的阿拉伯社会。学者们对蒙昧一词持有不同的观点,有的认为,“蒙昧”一词源于无知、愚昧,其对立面是知识。但许多学者不接受这一观点。阿巴斯·泽尔亚布博士说:哥德·泽赫尔在深入研究伊斯兰教后指出,“蒙昧”不等于无知。阿拉伯蒙昧时代不是说他们没有知识,是一个无知的民族,而是说他们的思想、道德价值观、宗教信仰、文化等都是陈腐的,堕落的,与伊斯兰教格格不入。贾瓦德·阿里认为,《古兰经》有时把蒙昧与无知划等号,有时将傲慢的人亦称作蒙昧无知的人。

下列证据足以证明蒙昧不等于无知:

(1)《古兰经》的挑战。《古兰经》中有一些经文向阿拉伯人提出挑战,如果阿拉伯人认为《古兰经》是穆圣的作品,不是安拉降示的,就群策群力,试拟一章或数节经文。如果阿拉伯人没有知识,《古兰经》怎么会向他们挑战呢?

(2)阿拉伯蒙昧时代诗歌盛行。从阿拉伯蒙昧时代留下的诗歌可以看出,当时阿拉伯人已经有相当发达的诗歌文学了。

(3)派遣穆圣的目的。安拉派遣穆圣的目的是“完善道德”,如果阿拉伯人愚昧无知,就不能用“完善”这个词。

(4)穆圣的奇迹。《古兰经》是穆圣永恒的奇迹。在历史上所有先知都昭示了自己的奇迹,而且奇迹必须与当时代相符合。《古兰经》的奇迹之一就是言辞优美,这一点足能说明,穆圣时代,阿拉伯人的文学造诣颇深。

(5)词法学家的观点:在一些字典中,词法没有将蒙昧这个词翻译或解释为无知。

(6)伊玛目的训喻:在许多伊玛目的传述中,没有把蒙昧一词说成是无知。

(7)文学家与历史学家的观点:蒙昧一词的反义词是宽容,而不是知识。

在《古兰经》中,蒙昧一词共出现在四个地方:

(1)“另一部分人则为自身而焦虑,他们象蒙昧时代的人一样,对真主妄加猜测。”(3:154)这节经文是针对那些在吾侯德战役中对安拉的佑助失去希望,担心战败的人而降示的,经文中的“蒙昧”有无知的含义。

(2)“难道他们要求蒙昧时代的律例吗﹖在确信的民众看来,有谁比真主更善于判决呢﹖”(5:50) 这节经文禁止穆斯林遵循伊斯兰教之前的蒙昧时代的律例,经文中“蒙昧”有迷信的含义。[Page]

(3)“你们应当安居于你们的家中,你们不要炫露你们的美丽,如从前蒙昧时代的妇女那样。” (33:33)这节经文要求穆圣的妻子不要像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那样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美丽。

(4)“当不信道者心怀忿怒——蒙昧时代的忿怒——的时候。” (48:26)这节经文描述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的忿怒。

《古兰经》还有一些经文提到了蒙昧时代的恶风陋俗,但没有使用蒙昧这个词。这些陋俗有迷信色彩,属于邪恶思想,如崇拜偶像、否认复生、崇拜精灵、认为安拉有女儿、崇拜天使、认为天使是安拉的女儿,能替他们在安拉那里说情等。

蒙昧时代的丑陋思想还有:祭祀偶像、在朝觐中念记祖先、在朝觐中争论、践踏妇女的权力、妇女不能继承遗产、活埋女婴、男人可以随时休妻而不需要任何理由等。

《古兰经》没有把“蒙昧”和无知划上等号。当然,蒙昧不等于无知,但无知属于蒙昧的一种。伊斯兰教之前的阿拉伯人虽然有诗歌和文学,但局限于某一些人,大多数人是文盲,或者半文盲,在许多领域处于无知状态。

伊玛目阿里认为,“蒙昧”就是思想堕落腐败,暴力盛行蔓延。当代一位学者在注释《辞章之道》第26演讲时说:“蒙昧时代指人们面临物质和精神两种灾难和危机的时代。”物质危机指人们生活贫困,没有舒适的生活环境。《古兰经》也提到了阿拉伯蒙昧时代没有生活和安全保障的窘困生活。“故教他们崇敬这天房的主,他曾为饥荒而赈济他们,曾为恐怖而保佑他们。”

精神危机指人们没有走在正道上,到处弥漫着迷信思想,人们不去崇拜宇宙的创造者,而是自己凭空猜想,自己制作一些偶像加以顶礼膜拜。

鉴于此,蒙昧的同义词不是无知,应该是极度落后、思想僵化。如果一个社会在物质、精神等领域处于极度落后状态,那么这个社会就被称为“蒙昧社会”。正因为此,伊斯兰思想家们把伊斯兰社会称为“理想社会”,或“理想国”。据此穆斯林哲学家法拉比(伊历259-339)提出了四种政治体制:理想政治、愚昧政治、暴虐政治和迷误政治。

蒙昧时代指的是人们在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都比较落后,也就是说,人们的经济落后,生活得不到保障,在精神方面崇拜低级的、没有生命的偶像,信仰迷信,弱肉强食,饮酒赌博成风。

阿拉伯蒙昧时代的政治主要是部落统治。部落是由血缘组成,部落的作用是维护其成员的利益。部落的首领称为谢赫、长老,必须是年长的,而且经验丰富、有智慧、财富和勇敢的人,部落长老有主持部落事务,处理战事,调解纷争的权力。在阿拉伯半岛,最著名的部落是古莱氏部落。

诗歌、口才、家谱、择日学是阿拉伯蒙昧时代的另一特征。此外,热情好客、勇敢也是当时的文化组成部分和优良传统。

穆圣时期伊斯兰社会的特征

前面我们论述了蒙昧一词的含义,我们说,“蒙昧”一词不完全等于无知,而是与迷信和思想僵化接近。在这里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穆圣是怎样把阿拉伯半岛从蒙昧社会转变为伊斯兰文明社会?回答这一问题首先应研究穆圣的生平事迹。

众所周知,安拉的启示使穆圣从一个平凡的人升华到一位完美的使者。穆圣在奉安拉的命令成为使者后,向人们宣传安拉的启示,号召人们信仰安拉的宗教——伊斯兰教。穆圣的使命是涤净人们的心灵,改变人们的思想和信仰,并警告人们,如果不信仰安拉,不行善,后世将遭到安拉的严厉惩罚。“你应当起来,你应当警告。”(74:2)任何人只要信仰独一的安拉,并遵循安拉的命令,在后世就是成功者,并能得到安拉的慈悯。穆圣说:“只要你们说:‘除安拉之外,绝无主宰’,你们就获得了成功。”穆圣在麦加秘密传教三年后,公开了自己的使命。穆圣的重大使命是宣传伊斯兰教,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把传教作为自己奋斗的目的,即使迁移麦地那,并在那里建立了伊斯兰政府后,也没有放弃传教,而是致信其它国家的国王,号召他们信仰伊斯兰,皈依安拉。传教是先知和学者的重任,《古兰经》说:“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16:125)穆圣的传教对人们产生了两大影响:一是改变了人们的信仰和思想,一是改变了人们的行为举止。当然,人的思想发生变化时,其行为也必然会发生变化。哲学家们把这两种变化称为理论与实践。理论知识如信仰安拉、信仰后世等,实践则是理论的充分体现,即应该做什么,或不应该做什么。当理论与实践都完善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也随之发展。[Page]

穆圣在理论方面作出的贡献是掀起了信仰革命,给人类带来了伊斯兰教,彻底改变了蒙昧时代的信仰。这一革命的中心内容有以下几点:

(1)号召人们信仰独一的安拉,不要用任何物举伴安拉,不要把安拉拟人化、人格化,从而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思想和世界观。

(2)告诉人们世界有物质和精神之分,后世、天使、乐园属于精神世界。

(3)人既包含了物质,也包含了精神,理智、灵魂才是人的本质。

(4)安拉给人类派遣了使者,并降示天经,以引导人类走正道。

(5)人死不等于灭亡,死亡只是从一个状态转变为另一状态,在后世人将被复活,接受安拉的审判。

(6)在历史上许多民族已经消失,前人是后人的最好老师,人们应从前人的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不要重蹈前人的复辙。

以上属于理论,穆圣在麦加传教时期主要强调以上信仰理论。在实践方面,主要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安拉之间的关系,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教导人们如何崇拜和赞颂安拉,如礼拜、念诵《古兰经》、赞颂安拉等,这些属于人与安拉的关系。

(2)教导人们如何行善,如何善待同类,如何建立人际关系。这些属于伦理的范畴,其中一部分属于教法,包括以下几点:争先行善、坚守中道、履行诺言、克制愤怒、坚忍、诚实、谦虚、宽容、不窥探别人的隐私、不诽谤谩骂、主持公正、维护受压迫者的权力、孝敬父母、善待儿女、帮助穷人、助人为乐、看护卫生、尊重别人的权力等等。这些伦理道德对社会的经济、文化和政治发展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3)教导人们如何建立个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穆圣在麦地那成立了有史以来最公正的政府,树立了优良的政治模式。在理想的伊斯兰政府里,人民效忠政府,政府为人民创造福利,坚决反对独霸专横,鼓励人们积极参与政治,为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穆圣本人在许多事务方面都与萨哈布们商议,征求他们的意见。《古兰经》说:“你当与他们商议公事。”(3:159)“他们的事务,是由协商而决定的。”(42:38)维护人民的安全、保障人民的生活、尊重人民的权利是伊斯兰政府的责任和目标。此外,在穆圣的伊斯兰政府里,不存在经济和政治歧视,所有人都享有平等的权利,大家都在穆圣的领导下像兄弟一样互相合作。当然,无论是在麦加还是在麦地那,穆圣都面临多神教徒、犹太人和伪信者三大敌人的攻击和破坏。

多神教徒一开始是攻击《古兰经》,把《古兰经》说成是诗歌、魔术和古代神话传说。对此,《古兰经》向他们挑战,如果认为《古兰经》不是安拉降示的,就试似作一章或数节。

多神教徒对《古兰经》的攻击遭到失败后,便攻击穆圣和追随他的穆斯林,一开始用威逼利诱的手段,强迫穆圣放弃宣传。穆圣毫不屈服,对他们说:“我不崇拜你们所崇拜的,你们也不崇拜我所崇拜的。” (109:2-3)多神教徒看到威逼利诱起不到作用,就用武力强迫穆圣放弃宣传,甚至策划阴谋暗害穆圣。为了避免麦加多神教徒的折磨和迫害,穆圣离开家乡迁移到了麦地那。到麦地那后,穆斯林又多了个敌人——犹太教徒,他们口头上与穆圣讲和,而在暗地里却破坏与穆圣签订的和约,与麦加多神教徒勾结,不择手段地攻击穆圣和穆斯林,甚至在“盟军战役”中,与麦加多神教徒狼狈为奸,联合进攻麦地那。

在麦地那,穆斯林内部出现了阳奉阴违的伪信者,他们是墙头草,随风倒,看到伊斯兰的发展对他们有利,就站在穆斯林的一边,看到伊斯兰的敌人强大,就站在敌人的一边,并在穆斯林内部从事破坏活动。

尽管面临众多的敌人,穆圣和穆斯林仍然取得了最终胜利,这一胜利有许多因素,其中最大的因素是《古兰经》和穆圣高尚的品德。其次穆圣的妻子海迪哲、叔叔艾布·塔利布和赫姆泽、堂弟阿里和扎法里等功臣对伊斯兰教的传播立下了汗马功劳,对穆斯林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再者当时整个阿拉伯半岛在法律、政治、经济处于真空状态,当人们看到符合人类天性的伊斯兰教给他们带来了幸福和希望时,许多人纷纷加入了伊斯兰教。阿拉伯人的信守诺言、热情好客、英勇顽强,也对伊斯兰教的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一旦向穆圣宣誓效忠,选择了伊斯兰教,就义无反顾地用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去捍卫这一宗教。这对伊斯兰教在短短的时间内传播开来,并取得了最终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最重要的是穆圣用安拉的启示掀起了一场思想革命,改变了阿拉伯半岛人民的思想意识、价值观、世界观、伦理道德,甚至改变了他们的情感。[Page]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穆圣在麦加宣教的13年期间,付出的最大努力,就是为建立文明社会奠定坚实的文化和精神基础。换句话说,穆圣在麦加是教育个人,而在麦地那则是“培育社会”,为文明社会塑造光辉的榜样。虽然穆圣迁移麦地那后发生了白德尔战役、吾侯德战役、盟军战役,但这些战役都是出于自卫,而非利用战争传播伊斯兰教。正如《古兰经》所强调的那样,为了维护安拉的宗教和穆斯林的切身利益,穆斯林必须强大,必须做好准备,抵抗敌人的侵略。

穆圣通过宣传的方法推翻了部落制度,用伊斯兰价值观取代蒙昧时代的价值观,用认主独一取代偶像崇拜,用负责任取代逃避责任,用勤奋努力取代好吃懒做,用施舍济贫取代高利盘剥,用自由取代人对人的奴役,用穆斯林的整体利益取代部落利益,用行善取代作恶,用公正取代不义,用助人为乐取代巧取豪夺。“他在文盲中派遣一个同族的使者,去对他们宣读他的迹象,并培养他们,教授他们天经和智慧,尽管以前他们确是在明显的迷误中。”(62:2)

用一句话概括地说:穆圣的使命是引导人类摆脱物质和精神的枷锁,为人类创造一个公平、和谐、进取的社会环境,让人类朝着安拉的方向发展,使人类真正成为安拉的代治者。

穆圣在宣传伊斯兰教,实现人类的宏伟目标方面从未使用侵略、欺诈、强迫的手段。伊斯兰教坚决反对偶像崇拜,并认为,这是愚昧的举动,但《古兰经》要求穆圣和穆斯林不要谩骂和亵渎偶像,《古兰经》说:“你们不要辱骂他们舍真主而祈祷的(偶像),以免他们因过分和无知而辱骂真主。”(6:108)

穆圣在宣教中还重视妇女的作用,让妇女参与社会活动,提高她们的社会地位。在穆圣传教期间,有一些妇女向穆圣宣誓效忠,为传播伊斯兰教做出了巨大贡献。《古兰经》特别提及阿希娅、麦尔嫣、哈洁尔,以及皈依苏莱曼圣人的贝尔吉斯女国王等优秀女性,作为妇女们的楷模。

穆圣生活的时代,妇女地位低下,遭受歧视,当婴儿诞生时,如果是女婴,其父亲会感到羞愧,无脸见人,有的就将女婴活活埋葬。穆圣为了消除人们重男轻女的丑陋观念,对自己的女儿法图麦给予了特别的关爱,用实际行动向人们展示,女儿也应得到父爱,享有生存的权力,并能给家庭带来幸福和吉祥。《古兰经》将穆圣的女儿法图麦称为“多福”,安拉启示穆圣说:“我确已赐你多福。” (108:1)

穆圣在阿拉伯半岛建立了伊斯兰文明,改变了整个阿拉伯人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今天这一文明仍在全球传播,仍放射着光芒。虽然在伊斯兰历史上,因人为因素,伊斯兰文明出暂时衰退,但穆圣给人类带来的《古兰经》的光芒永远闪烁、灿烂,永远引导着穆斯林,永远给伊斯兰社会注入新的活力。

穆圣在麦地那建立的伊斯兰政府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制定了基本的原则和模式,任何社会只要遵循这些原则就一定能得到发展。艾布·阿里·毛杜迪对倭玛亚王朝与穆圣麦地那政府进行了比较,认为,倭玛亚王朝走向灭亡的根本原因是违背了穆圣和哈里法时代的原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用国王独裁专制取代穆圣和哈里法时代的协商选举制。

(2)改变了穆圣和哈里法时代的优良生活方式,回到了阿拉伯蒙昧时代。

(3)改变了使用国家公款的制度。

(4)限制人们的自由,放纵犯罪思想。

(5)将司法机构作为统治者的工具。

(6)不充分利用人才,不与专家协商,用家族统治代替人民参与议政。

(7)大力宣扬种族主义。

(8)把统治者的利益凌驾于法律之上。

结论

根据马克斯·韦伯理论,可以说穆圣通过改变阿拉伯人的思想和信仰建立了新的文明。根据萨德尔的理论,穆圣用安拉启示的《古兰经》,用新的宗教伊斯兰教改变了蒙昧时代的理想。穆圣通过宣传、智慧、哲理和有意义的辩论传播伊斯兰教,而不是用经济、政治、军事等强制手段,或者封官赐禄的方法传播伊斯兰教。《古兰经》说:“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2:256)宗教信仰与人的思想有关,强制手段是行不通的,而且强迫信仰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伊斯兰教要求人们用自己的理智去选择最完美的宗教,不要盲目地追随祖先的信仰。正因为此,穆圣才能够传播伊斯兰教,正因为此,追随穆圣的穆斯林才会用自己的生命和财产捍卫伊斯兰教,并在穆圣的领导下建立了伊斯兰文明。[Page]

当今社会的发展尤其需要伊斯兰文明,需要效仿穆圣建立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体制。社会的发展是多方面的,对一个文明社会来说,与物质方面的发展相比,精神和文化发展更重要、更迫切。一个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社会不需要庞大的警察机构,因为每个人的内心充满了对安拉的敬畏,无论在任何时候他都不会犯罪,不会做对社会有害的事,正如穆圣时代的人们那样。如果在促进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忽视了精神文明的建设,一味追求物质的发展和享受,这个社会虽然经济发达,但社会安全难于保障,像这样的社会必然需要军警的控制。当一个人不能够自律时,只有利用法律进行强制性约束。

著名伊斯兰哲学家伊本·巴哲·安德鲁希说:“一个完美社会的特征是不需要医生和法官。当社会的每个成员正确了解饮食卫生,并认真遵循时,他们就不再需要医生;当社会每个成员诚实善良,齐心团结时,他们之间就不会有分歧和争论,自然也就不需要司法和法官。在这个完美的社会里,每个成员都达到了完美的境界,每个成员的观点都是正确的,每个人做的事都是好的,因为他们认真遵循安拉的启示《古兰经》。”

现在西方国家自称为发达国家,但他们与伊本·巴哲定义的理想社会还有很大的距离。

精神文明的发展需要有积极的、两世并重的宗教信仰,与此同时也需要科学知识。伊斯兰教认为,信仰与知识是建设文明社会的两大基石,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信仰离开知识,就会滋生迷信,知识离开信仰,就会无所适从,胆大妄为。所以,《古兰经》在号召人们信仰安拉的同时,要求人们学习知识。安拉降示的第一节经文就是命令穆圣读,“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96:1)

穆塔赫里关于信仰与知识的关系说:“知识赋予我们光明和力量,信仰赋予我们爱和希望;知识是工具,信仰是目的;知识促进社会发展,信仰引导社会发展的方向;知识告诉我们物质是什么?信仰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知识是外在的革命,信仰是内在的革命;知识造福人类,信仰纯洁心灵;知识创造物质财富,信仰使精神得到升华;知识改变环境,信仰改造心灵;知识是思想的装饰,信仰是心灵的装饰;知识营造安全的社会,信仰创造安宁的心灵;知识战胜地震、洪水等自然灾难,信仰医治焦虑、孤独等心理疾病,知识使人与自然和谐,信仰使人与自身和谐。”

http://www.gulanjing.com/html/2008-10/15/14_45_11_9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