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圣如何对待非穆斯林

穆圣如何对待非穆斯林

Rate this post

译者按语:本文作者是摩洛哥拉巴特伊斯兰学术最高委员会院士,穆斯塔法·本·哈姆兹博士,是当代摩洛哥伊斯兰学界的佼佼者,为人谦和而坚持原则。这是他刊登在艾大全球毕业生联谊会上,讲论如何对待非穆斯林的两篇文章之一,其中一篇是《圣门弟子如何对待非穆斯林》(此前,伊光网曾经刊登过该文的译文)。这两篇文章观点中正,例证准确,通过穆圣和圣门弟子的言传身教,为当代穆斯林该当如何对待非穆斯林描绘了一个基本的框架。这对于反驳时下拘泥于字面含义来理解经训明文的方式,可以说是一个很有深度的例证。

当我们试图展现穆圣对待非穆斯林所持的立场和态度时,严谨的学术要求我们充分掌握穆圣在对待非穆斯林的问题上所采取的一贯立场和当时所发生的具体史实。因为事实胜于雄辩,且最能表现先知穆圣的立场和态度,而这些立场或许就在圣训的字里行间中;在当时发生的具体问题中;也或许存在于随后对这些问题的修正中。

鉴于此,首先应当介绍一下穆圣的一些立场和举措,以展现穆圣在这个问题上的倾向。

毫无疑问,穆圣成功构建起的与非穆斯林的相互尊重关系,乃是源于非穆斯林们发现,穆圣给予了他们慷慨而又公平的待遇。古兰经和圣训中与非穆斯林对话的风格影响了穆圣,让他接近非穆斯林,并竭力召唤他们投入伊斯兰的怀抱。古兰经与非穆斯林们展开讨论,讨论他们中形形色色的信仰理念。古兰经在揭示其中信仰虚假的一面的同时,也谈到了非穆斯林可以保留自身的宗教信念。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在伊斯兰与非穆斯林间架构起一座沟通的桥梁,让穆圣把非穆斯林作为亲近之人看待。

穆圣生平中讲述了穆斯林迁徙到阿比西尼亚后,古莱氏人派遣两名使者意图说服奈加西国王驱逐在阿比西尼亚的迁士的史实。这两名使者刻意把问题集中在信仰方面,劝说奈加西说:古兰经谈论玛利亚,并为她辩诬。而奈加西对此评论说:古兰经的这种说法和尔萨所传达的教义犹如源于同一束光的两面。这两名使者又说:这些迁士说了尔萨圣人非常严重的话。于是,奈加西问这些迁士说:你们说了什么话?迁士们回答说:我们说,尔萨圣人是真主的仆民;是真主的使者;是发自真主的精神,是真主对麦尔彦的一句判词。奈加西于是说:真的,麦尔彦之子正如你们所说的那样,一丝不差。随后,奈加西决定不再把迁士们交给古莱氏人处置,并最后选择归信了伊斯兰。这一事件最能说明:并非所有归信伊斯兰的非穆斯林,都如某些人所解释的那样,是被迫和强制。

有很多次,有些人假借穆圣说:“我受命与人们开战,直至他们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并力行拜功,缴纳天课这句证词。如果世人念诵了这句证词,那他们的生命、财产受到保护,除非是违背了伊斯兰的禁令。他们的审判交付于真主。”

这段圣训的传述线索是健全的,但是圣训明文的含义却有必要作出如下的解释和说明:

第一:可以确定的是,穆圣在归真时,他的盾牌还抵押在犹太人手中。这是布哈里和提尔密济等圣训中都有传述的健全圣训。对此,有必要提出的问题是:这个犹太人怎么一直能够活着,而且还让穆圣从他手中用抵押盾牌的方式换取食物的呢?如果穆圣但凡见到一个非穆斯林就要与之开战,直至他归信伊斯兰教的话?

穆圣把盾牌作为抵押品而存留在犹太人手中这段圣训,难道没有另外一层含义——人身安全的保障和没有任何战争的预谋?试想,但凡穆圣与这位犹太人是敌我对立的关系的话,那穆圣怎么会把武器抵押给自己的敌人呢?因为,武器是开战的必备工具。

第二:假如穆圣与非穆斯林的交往仅限于敌我的立场上,那么又该如何来合理地解释这段圣训与穆圣嘱咐穆斯林要善待犹太人和基督徒的圣训呢?穆圣又怎么会呼吁穆斯林保护处于战争状态下,躲藏于犹太会堂和基督教堂中的僧侣和教士的生命呢?就在让这些教士们依然保持着他们自身宗教信仰的同时,穆圣却叮嘱我们要不断与非穆斯林作战?假如要彻底消灭非伊斯兰的宗教的话,那么,这些宗教人士应当首先面临战争的危境才是。

第三,无条件地向非穆斯林开战的立场如何与先知穆圣以最优的礼遇善待非穆斯林的历史事实相符呢?就在穆圣派遣穆阿兹出任也门总督时,他曾经要求穆阿兹私拿非穆斯林的一分钱和一件衣服了吗?

第四,假如穆圣只以战争手段来处置非穆斯林的话,那先知穆圣又如何会作出与非穆斯林缔结盟约;保留犹太会堂和基督教堂;禁止为难在其中修行的僧侣和教士的教法判律呢?

假若伊斯兰只以战争来面对非穆斯林的话,那又怎么会允许穆斯林聘娶有经人为妻室呢?而处于穆斯林社会中的男性穆斯林们又到哪里寻觅非穆斯林的女性缔结婚姻呢?

假如穆圣在归真之后,要求穆斯林向所有的非穆斯林开战的话,那穆圣怎么又会嘱咐穆斯林要善待埃及的科普特人呢?不然,伊斯兰国家又怎么会有着如此众多的犹太人和基督徒社群呢?古老的犹太会堂和基督教堂又怎么会留存至今呢?以至于这些犹太会堂和基督教堂的数量,在马蒙哈里发时代达到一万一千座。这是已经为杜兰特等机构所证实历史事实。

不然,历史上的非穆斯林们又是如何建盖新的会堂和教堂的呢?或许在穆斯林的国度中,犹太人和基督徒们所建造的教堂还超出了他们实际人口的需要。

类似的问题还可以提出很多,毋庸置疑,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只能说明,穆圣曾经以各种方式善待非穆斯林,并且从未打算要彻底清除非穆斯林。

对上述圣训的正确理解指出,穆圣曾经明确规定了战争的目标。

其实,穆圣所说的这段圣训,其目的是让穆斯林不要为觊觎和占有他人的财富而动兵燹;也不要为取代他人而加以屠戮;更不要为终结他者的文明角色而开战。这些目标注定伴随着那些没有肩负使命的不义之战,而穆斯林开战的目的不过是消除非穆斯林信仰的障碍,反抗掠夺非穆斯林的财富。

穆圣对非穆斯林所持的真正立场,不仅要通过对相关经训明文加以对比和筛选而归纳总结外,还应该从穆圣的实际行动,以及他的诸多不同的立场中归纳和总结,以获得穆圣对待非穆斯林立场的总框架。

通过提出上述问题,我曾经试图引起人们对所有经训明文和有助于我们确定穆圣最终立场的实际行动加以深思和考证。

当我们回到经训明文时,我们发现其中有伊本·阿巴斯传述的圣训(收录于布哈里圣训集)中,穆圣说:“面对穆圣和信士们,不信道者分为两类人,一类人向穆斯林开战或与穆斯林作战的不信道者;一类是缔结盟约,既不向穆斯林开战也不与穆斯林作战的不信道者。”

至于那些不向穆斯林开战的非穆斯林,根据他们与穆斯林的关系而有着不同的立场,又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长期友好地对待穆斯林的有经人(受保护民)。对他们,穆斯林保障他们自由履行宗教活动的权利,而他们在穆斯林的外敌入侵时,承担起作为穆斯林社会成员的义务,配合穆斯林共御外辱。

第二类:达成停火协议的非穆斯林。他们与穆斯林修好,保障穆斯林在他们国度内的安全。他们与穆斯林之间所签订的协约包括,为了双方的利益而相互开展的合作,且协议所规定的内容不以支付任何财物作为交换的代价。

这种局势有助于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学术交流。其结果导致了有许多自然科学,如医学、算术、天文、化学的书籍,以及逻辑哲学等书籍流入到穆斯林手中,而非穆斯林中的许多译作也曾经在阿巴斯王朝时代构建起了一座传播学术知识的桥梁。

第三类:寻求安全保障的非穆斯林。他们是暂居于伊斯兰国家的非穆斯林侨民。这些人中有政府使节,递送公文的信使、商人、雇员,以及为躲避战争和迫害的难民和抵达伊斯兰国度的求学者和旅游者。

这是对非穆斯林一个的分类。他们与向穆斯林开战的非穆斯林是大相径庭的。伊斯兰民族知道这些非穆斯林,也遵守着对待他们的教法判律,并在教法判律指导下,坚守着同他们的关系。这一点对非穆斯林长期存在于穆斯林所支配的国家有着很大的影响。同样,这一点还影响了伊斯兰国家的建筑和社会,并表现在非穆斯林的教堂、宣誓、厨房和坟墓上。同样,这一点还影响了伊斯兰国家的商业和经济,出现了很多由非穆斯林所从事的工业和商业,如生猪养殖、买卖水酒、制作十字架和教堂用钟、僧侣和教士的服装裁剪、丧葬用品的制作,以及一些宗教节庆中的特色食品,如圣餐饼的制作,以及犹太教传统中的安息日的加热器的制造。

我认为,谈论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关系中所犯的错误,其根源要追溯于西方人为支持东西方的武装冲突,尤其是十字军战争而在西方人的脑海中所构建的对伊斯兰的典型概念。

同样,错误还源于时下对伊斯兰的恐惧症。其核心意图就是要让世人惧怕伊斯兰,阻止人们了解伊斯兰,认识伊斯兰的真相;阻止所有有益于在人类中创建相互理解和相互接近的氛围。

先知穆圣对待非穆斯林的各项行为,都是基于伊斯兰的利益而作出的。穆圣曾经忍耐非穆斯林,忍耐他们的伤害;同样,穆圣曾经与非穆斯林联合,并说:蒙昧时代的所有联盟在伊斯兰时代只会得到更好的坚守。穆圣曾经与非穆斯林缔结盟约和协定,共同抵御外来侵略,如穆圣在迁徙麦地那后,与麦地那及其周围的犹太人订立了的麦地那宪章;穆圣与麦加不信道者签订的候代比亚协定。穆圣也曾经与非穆斯林合作,并请求他们的帮助,如请求阿比西尼亚基督徒的帮助,以营造和平的氛围,穆斯林还曾经把物品交付给努巴的基督徒保管,穆阿维叶也曾经把物品交给亚美尼亚人保管。

在提出上述疑问,以及对那段仿佛给人印象是伊斯兰主张以战争手段宣教的圣训加以阐释之后,我们再以先知穆圣的具体行为作为典型事例,来摆脱言词上的纠结,实实际际地展现了穆圣对非穆斯林的立场。

萨尔基尔在对著名先知传记作家——穆罕默德·本·哈桑——的《先知传记》注解说:麦加大旱时,先知穆圣曾经派人到麦加,命令把五个金币施济给麦加受灾的穷人,于是艾布·苏富扬和艾比·萨法瓦收下了这五个金币,并说:穆罕默德这样做只是想要欺骗我们的年轻人。

艾布·欧拜德在《钱财》一书的结尾处说:先知穆圣曾经给犹太人家庭出散施舍,而且常年不断。

布哈里传述自艾布·伯克尔的女儿艾斯玛尔的话说:“我的母亲来看我,而她当时还是一名不信道者,这时的古莱氏中的不信道者也与穆圣缔结了盟约。我于是说:真主的使者啊,我母亲来看我。她很想我,我可以为她祈求吗?穆圣回答说:是的,你当为你的母亲祈求。”

布哈里在他的圣训集中传述说:“当一对犹太人的送葬队伍经过穆圣时,穆圣站了起来。于是有人对穆圣说:这是犹太人的葬礼啊,穆圣回答说:这难道不是一个生命吗?”

先知传中记述说:纳贾德的基督徒来见穆圣,当他们在哺时拜后来到先知寺时,恰好是基督徒礼拜的时间,于是这些基督徒在先知寺中做起了祷告。有人看到后想阻止,而穆圣说:让他们祷告吧,让他们面对他们的祷告的方向做他们的祈祷吧。

布哈里在《葬礼篇》中传述说:先知穆圣曾经有一个年轻的犹太仆人。在这名年轻人生病时,穆圣到他的家中看望他,并坐在年轻人的头旁说:你归信伊斯兰吧。年轻人看了看身边站着的父亲。他父亲于是说:你就顺从艾布·嘎斯姆(穆圣)的话吧。这名年轻犹太人就归信了伊斯兰。当先知离开后说道: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救赎这个年轻人脱离了火狱。

伊本·盖伊姆说:在艾布·塔里布病危之际,先知穆圣来看望他,并要他念诵归信伊斯兰的清真言,但是艾布·杰黑勒和阿卜杜勒·本·伍麦叶两人让艾布·塔里布直到死时也没有念诵清真言,而是死在阿卜杜·穆塔里布所信奉的宗教之上。

先知传记中还记述说:当有人告知穆圣哈立德·本·瓦里德对祖宰法部落(非穆斯林部落)的伤害后,穆圣举起双手连说三遍:主啊,我的确与哈立德的行为无关。随后,穆圣把阿里叫过来,对阿里说:你去看看这些人,看看他们,不要干任何蒙昧时代的行为。于是阿里带上穆圣给的钱到了这个部落,赔偿了血金和财物的损失,包括死去的狗在内。到了中午时分,所有的血金和赔偿都赔付完,但是还剩下些钱,于是阿里对他们说:我把这剩下的钱给你们,避免还有你们不知道而先知知道的赔付。

叶哈亚·本·阿丹在《地税篇》中说:先知穆圣写信给穆阿兹,嘱咐他善待也门的有经人,不要因为犹太人信仰犹太教而受到伤害。

艾布·达伍德传述说:穆圣先知说:“凡是违背约定者、亏负缔约者、苛责盟约者、违背他人意愿而拿人财物者,我在后世同他们势不两立。”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