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斯林历史上宗教宽容一贯

穆斯林历史上宗教宽容一贯

Rate this post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稳定的传统信仰和文化﹐通常都出现排斥异己﹐思想狭隘﹐容不得别人﹔凡是对外来信仰感到恐惧的社会习俗﹐正是因为精神力量虚弱﹐例如迷信﹑霸道﹑欺骗﹐担心受到更为强大信仰的冲击﹐削弱或替代﹐走向灭亡。 因此﹐宗教宽容应当是衡量现代社会的一个尺度﹐宽容不仅写在国家的政治宣言中﹐而且渗透到民间的社会风气﹐对待其它信仰的居民能保持善意和尊重。 如果能对其他宗教信仰宽容和友善﹐就是那个社会成熟的文明的表现。 在一个真正宽容的社会中﹐主流信仰的群体不是在其它宗教面前表现骄傲自满或一贯正确﹐而是谦虚谨慎﹐虚心向别人学习﹐尊重别人的优点﹐对人平等﹑公正。

这就是伊斯兰的精神﹐从伊斯兰最初出现﹐经历了全部历史过程﹐伊斯兰教育穆斯林必须尊重其它人的信仰。 伊斯兰告知信士们﹐真主把使者派遣到每个民族之中﹐他们都得到过真主启示的真理﹐因此他们有先知﹐有经典﹐都应受到我们尊重。 穆斯林都有坚定的信仰认识﹐遵循伊斯兰教导的原则﹐对于其它信仰的习俗或说教﹐穆斯林不接受﹐对他们敬而远之﹐保持尊重﹐求同存异。

穆斯林深信伊斯兰是开天古教﹐直接来自真主的启示﹐是真主对全人类的恩典﹐但是穆斯林本身自有人性缺点和认识不足之处﹐所做所为有许多不理想的表现﹐背离伊斯兰的基本精神。 真主对有缺点的穆斯林是宽恕的﹐正如同真主宽恕那些不信仰伊斯兰的人一样﹐给每个人逐渐理解真理﹑认识提高和纠正错误的机会。 所以﹐在《古兰经》的启示中﹐既有告诫穆斯林坚守正道的教诲﹐也有告诫穆斯林尊重其它信仰的嘱咐﹐例如宗教绝不许可强迫。 《古兰经》说﹕“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2﹕256) “如果你的主意欲﹐大地上所有的人﹐必定都信道了。 难道你要强迫众人都做信士吗﹖”(10﹕99)

先知穆圣亲自创建的麦地那穆斯林社会﹐是一个多种族和多种信仰并存的社会环境﹐居民中有许多犹太人﹑基督教徒和崇拜偶像者。 穆斯林一天天强大起来了﹐并没有对他们有任何歧视性政策或作为。 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互相尊重﹐先知穆圣同城内的几个不同信仰的部落签订了和平协议﹐如在遭受外来入侵时﹐应当攻守同盟﹐保护共同利益。 对待不同信仰的人群﹐先知穆圣树立了宽容和谦虚的榜样﹐他经常告诫他的弟子们﹐必须说“你的话说完了吗﹖” 对他们的意见要耐心倾听﹐然后再表示自己的态度或发表评论。 这是对穆斯林的严格要求﹐确定了与不同信仰居民对话的基本准则。

公元638年﹐在第二任哈里法欧麦尔时期﹐穆斯林的军队战胜了侵占圣城许多世纪的罗马帝国﹐圣城耶路撒冷获得解放。 哈里法欧麦尔骑马来到城门前﹐下马步行进入圣城﹐表示对这座伟大圣城的尊敬。 他的第一道命令是清理远寺的地基﹐在清除周围的瓦砾﹑乱石和垃圾之后﹐又用玫瑰香水喷洒﹐因为那里是先知穆圣登霄的圣迹。 穆斯林大军进城﹐秋毫无患﹐宣布和平和大赦﹐布告居民安居乐业。 就在那个地方﹐事隔四百年﹐遭受到十字军队野蛮入侵﹐欧洲军队大肆抢劫和血腥屠杀﹐有七万无辜的居民被杀害﹐包括妇女和儿童。 八十八年之后﹐公元1187年﹐穆斯林英雄色拉哈丁战胜了十字军﹐攻破固守的耶路撒冷圣城﹐他命令全体将士和平进城﹐兵不血刃﹐并且同战败的十字军约法三章﹐保护他们安全回家﹐也欢迎他们留下来﹐成为普通平民。

穆斯林武装部队两次进入圣城﹐同欧洲侵略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留下了永被人们赞颂的历史佳话。 穆斯林在战争中的和平行为﹐是来自真主的启示﹐禁止滥杀无辜﹐也是继承先知穆圣的使命﹐真主选派他来到人间﹐是为“怜悯全人类”。 先知穆圣说﹕“假如有人不以公平对待遵守和约的非穆斯林﹐或者侵犯他们的权利﹐或者对他们施加难以承受的压力﹐或者抢夺他们的财物﹐对于这样的人﹐我将在复活日是他们的对立面。”《阿布‧达伍德圣训集》

伊斯兰在西班牙南部数百年的存在﹐其中有文明高度发展的阶段﹐被历史学家誉为“黄金时代”。 那个时候﹐在穆斯林掌权的政府中﹐犹太人和基督教徒同穆斯林一样担任政府官员或在官办学术机构中研究学问。 十五世纪末﹐北方的天主教部落大军南下﹐占领全境﹐费迪南德二世和伊莎贝拉命令把所有清真寺和穆斯林学术机构全部烧毁﹐对当地的穆斯林和犹太人只给两条活路﹕驱逐出境或改信天主教。

公元十五世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强大起来﹐同拜占廷罗马帝国发生军事对抗﹐1453年攻陷了首都君士坦丁堡。 奥斯曼苏丹王穆罕默德二世对于东正教教会给予礼遇﹐并且任命大主教根拿丢为全国东正教主教长。 同年﹐苏丹王又任命犹太教大拉比为犹太社会领袖﹐给予他极高荣誉的尊号“智者大师”(Hahambasha)。 奥斯曼帝国虽以伊斯兰为国教﹐但遵循伊斯兰政治传统﹐尊重所有其它宗教﹐实行信仰自由政策。

今日世人关注的巴勒斯坦﹐在奥斯曼帝国管理期间度过了这个地区历史上最宽松和安定的时期﹐基督教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同在圣城耶路撒冷居住﹐相安无事﹐和平友好。 最近发生在我所居住城市的一桩奇特事件﹐证明穆斯林对其他信仰一贯宽容的表现。 今年年初发生的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军事入侵﹐狂轰滥炸﹐屠杀平民﹐在我们这个苏格兰古镇爱丁堡也出现了抗议以色列政府的强烈反响﹐犹太人的会堂遭到歹徒破坏。 苏格兰伊斯兰基金会宣布﹐以色列政府对加沙人民犯下的罪行﹐不能由这里的犹太人来承担﹐他们是无辜的﹐因此决定组织日夜纠察队﹐保护犹太会堂。 这是其它信仰团体难以做到的宽宏大量善举﹐只有穆斯林有这样的光荣传统。

在穆斯林的信仰中﹐真主不是他们信仰的“专利”﹐穆斯林认为﹐真主是全宇宙的造物主﹐是全人类的主宰﹐所以人人应当享有同样的平等地位和权利。 穆斯林历来对其他宗教和文化传统的宽容﹑尊重和包容﹐是来自他们的信仰和认识基础。 真主“普慈”今世所有的生灵﹐而且真主的启示是对全人类的恩惠﹐所有人类都是先知阿丹的子孙后代﹐都是兄弟姐妹关系。 《古兰经》说﹕“我这样以你们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们作证世人﹐而使者作证你们。”(2﹕143) 任何鲁莽的宗教歧视和迫害行为﹐都不是伊斯兰正道﹐因为那是伊斯兰所不许可的罪恶行为﹐凡是穆斯林﹐都不会对非穆斯林表示羞辱和伤害。 宗教宽容﹐是伊斯兰的基本人权精神﹐值得其它文明学习和借鉴。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