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斯林哲学家阿尔·肯迪的生平及其哲学思想介绍

穆斯林哲学家阿尔·肯迪的生平及其哲学思想介绍

Rate this post

 一、生平和著述

阿尔•肯迪(Al-Kindi)(801-873)是最早的穆斯林哲学家之一。在公元8世纪(伊历2世纪)时哲学研究控制在叙利亚基督教徒的手中,他们最初都是医师。由于哈里发的鼓励和支持,开始把希腊著作翻译为阿拉伯语。作为第一个学习科学和哲学的阿拉伯穆斯林,阿尔•肯迪被称为“阿拉伯人的哲学家”。

阿尔•肯迪的全称是艾布•尤素福•雅古伯•伊本•伊斯哈格•伊本•阿尔•瑟班•伊本•伊姆兰•伊本•伊斯玛仪•伊本•阿沙瑟•伊本•盖伊斯•阿尔•肯迪。阿尔•肯迪的祖父阿尔•阿沙瑟•伊本•盖伊斯接受了伊斯兰教并被认为是圣门弟子之一,他和一些穆斯林先锋们迁移到了库法,在这里居住下来。阿尔•肯迪的父亲伊斯哈格•伊本•阿尔•瑟班在阿巴斯王朝的迈赫迪和拉什德哈里发时期,曾经是库法的统治者。因此,很可能阿尔•肯迪出生于公元801年(伊历185年)[一],即拉什德哈里发去世的前十年。

库法和巴士拉在公元8世纪(伊历2世纪)和公元9世纪(伊历3世纪),是最为繁荣的伊斯兰文化中心。而在库法,人们更加崇尚理性主义的研究。在这样的学术氛围中,阿尔•肯迪度过了他的童年。他会背诵《古兰经》,学习了阿拉伯语语法、文学和基础算术等一些为穆斯林儿童所制订的教育课程。之后,他学习了教法学和当时新生的学问“教义学”。但是,他对科学和哲学更感兴趣,并为之付出了他后半生的努力和心血,特别是在他到达巴格达之后。

在巴格达,他与阿尔•马蒙、阿尔•穆塔西姆以及阿尔•马蒙的儿子艾哈迈德都有密切的来往。他被指定为艾哈迈德的指导老师,在此期间他特别为艾哈迈德指导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作品。伊本•纳伯塔说:“肯迪和他的著作令穆塔西姆统治下的王朝增色不少。”[1]而且,他的成就在阿尔•穆塔瓦科里(847-861)统治时期也十分的辉煌。在伊本•艾布•乌赛义比亚讲述的故事中可以看出肯迪当时显赫的名声,他渊博的学识和他著名的私人图书馆。穆萨•伊本•沙克尔的儿子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在穆塔瓦科里统治时期曾合谋反对任何一个在知识方面卓越领先的人物。他们派人到巴格达准备将肯迪从哈里发身边除去。他们的预谋使穆塔瓦科里鞭笞了肯迪。而他整个的私人图书馆也被收归国有,但仍然以“肯迪图书馆”命名保存[2]。这些也都说明了肯迪在当时是十分有名望的。

肯迪贪婪的恶名和他博学的美名一样地被人们所熟知。这个坏名声源自阿尔•贾西兹为讽刺他而写的一本书《布哈拉之书》(Kitab al-Bukhala)。书中记述肯迪生活在一个豪华的居所,有着大型的花园,圈养着各种珍禽异兽。他的生活完全远离当时的社会,甚至和他的邻居们也格格不入。阿尔•格夫退讲述了一个关于他的有趣故事,肯迪曾经和一个富有的商人为邻,这个商人并不知道肯迪是一个非凡的医师。一次,商人的儿子突然中风而整个巴格达却没有医生可以医治。这时有人告诉商人他就住在全巴格达最有名的医生旁边,他十分聪明,专会诊治疑难病症。最后,肯迪是用音乐治好了孩子的病。

肯迪大多数的著作都已遗失(据说他有近270本著作)。伊本•阿尔•纳迪姆和跟随其后的阿尔•格夫退把肯迪的著作分成了17类,大部分都属于较短的论文,其中包括哲学、逻辑、算数、地理、音乐、天文、几何、地球几何、医学、辩证法、心理学、占星术、政治、气象学、空间学、有关原初存在的问题、有关化学和金属种类等问题。

这些著述显示出肯迪渊博的知识如百科全书一般。他的一些科学著作被克里莫纳的杰拉尔德翻译成拉丁语,并对中世纪的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卡尔丹诺把他视为当时世界上12位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

学者们很少使用拉丁文的翻译来研究肯迪,直到他的阿拉伯语的论文被发现并出版,人们才开始重视对他的思想研究。他的《医理》一书在1531年(伊历938年)出版。阿尔比诺•纳吉在1897年(伊历1315年)出版了肯迪在中世纪的一些论文。[3]

自从他的阿拉伯文原稿被发现以后,肯迪的哲学思想像一束新的光芒被人们所关注。在伊斯坦布尔,利特发现了包含肯迪25篇论文内容的纲要,现在它们全部被不同的学者编辑。还有一些论文被人们在叙利亚西北部的城市阿勒颇发现,但尚未得到编辑。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完全有可能对肯迪的哲学进行全面的研究。

二、哲学思想

可以说是由于肯迪,哲学才被人们公认为是伊斯兰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早期的伊斯兰历史学家由于这个原因称肯迪为“阿拉伯人的哲学家”。无疑,肯迪的理念是从新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中得来的灵感。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将这些思想注入了一个新的体系中。他在调和希腊文化遗产和伊斯兰思想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些新的哲学理念,而这种调和的思想作为他的哲学的重要内容保持了相当长的时间。此外,肯迪专门研究他同时代可能出现的所有科学内容,这给他的论文以足够的论据,使他的哲学成为涵盖所有科学内容的包罗万象的学术研究。法拉比、伊本•西那和伊本•拉什德都是首先成为科学家然后成为哲学家的。而肯迪恰恰与他们相反。由于这个原因,伊本•纳迪姆把肯迪放在了自然哲学家的类别中。他是这样说的:“肯迪是他那个时代中最优秀的思想家。他的知识相比较于古代的科学是独一无二的。他被称为阿拉伯人的哲学家。他的著作涉及不同的领域,诸如逻辑学、哲学、几何学、数学、天文学等等。我们把肯迪和自然哲学家联系在一起就是因为他在自然科学方面有着突出的成就。”[4]

哲学是讨论有关真理的学科。穆斯林哲学家如同希腊哲学家一样相信真理是高于经验的,而真理存在于一个永恒的超自然的世界里。在肯迪的论文中,哲学是这样被定义的:“哲学是存在于人类可能涉及的事物中有关本体的知识。哲学家的理论知识最终的目的是获得真理,而实践知识的最终目的是根据真理指导他的行为。”在他的论文的最后,真主被视为哲学的终极目标。“真一是最初的存在,是他所创造的一切的维护者……”这种观点来源于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思想,只不过亚里士多德思想中的固定的原动力被肯迪替换成了创造者。这一点不同构成了肯迪思想体系的核心。

在肯迪的思想体系中,哲学被分成了两大部分:理论研究,它包括了医学、数学和几何学;实践研究,它包括了伦理、经济和政治。后来的学者引用肯迪的话给了哲学这样的分类:“理论和实践是道德的开始。他们中的每一部分都被分成了医学、数学和神学三部分。而实践则被分成了对个人、家庭以及城市的指导。”[5]伊本•那巴特也引用肯迪的话,但只提到了关于理论的一部分:“哲学科学有三部分。首先应该是数学,它是人与本性的中介;第二应该是医学,它是本性中最基本的内容;第三是神学,它是本性的最高范畴。”[6]他对数学的重视程度要追溯到亚里士多德时期。但这一系列的三种科学以医学开头则始于逍遥学派。在这方面,肯迪很可能是跟随托勒密的思想,托勒密曾在《天文学大成》[二]一书的开头对科学做过分类。阿拉伯人开始认识数学这一门科学是从那个时代开始,并把这门科学视为第一学科。

上面所涉及到的关于哲学的定义及分类保存在穆斯林的哲学传统中。如穆斯塔法•阿卜杜•阿尔•拉奇说:“这种根据哲学的内容主旨对哲学的理解态度和分类从一开始就指导着穆斯林哲学的发展。”[7]

第一哲学或者形而上学是有关第一推动力的知识,因为其他所有的哲学知识都包含在其中[8]。第一哲学的学习方法就是实证逻辑。从那时起,逻辑就变成了哲学家寻求真理的工具。由于肯迪的思想体系中缺乏逻辑思想,因此,他作为哲学家的位置在古代是有争议的。赛义德•阿尔•安德鲁斯说:“肯迪有关逻辑学的所有书籍都没有对人们产生影响,人们从来没有阅读过这些书也没有在他们的科学实践中使用过。因为,这些书缺少分析的技巧,而这种技巧对于任何一门学科在分辨正误中都是十分重要的。而有关综合法,任何人如果不懂如何使用综合法,那他将不会从中受益。”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定义肯迪的哲学地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我们能够找出肯迪所有有关逻辑学的论文[9]。所以,赛义德对肯迪的评价并不是没有道理。

三、对哲学和宗教的调和

肯迪引导了穆斯林哲学向哲学和宗教调和的方向发展[10]。哲学依赖于理性,宗教依赖于启示。逻辑是哲学的研究方法;信仰,即相信真主向他的使者默示的《古兰经》中提示的有关现实世界的事情,是宗教的实施方式。从哲学产生开始,宗教界的人就对哲学和哲学家抱着怀疑的态度。哲学家们被人们攻击为异教徒。肯迪感到有责任反对那些宗教代言人对他的谴责。他说:“那些宗教代言人对宗教的态度是非宗教的和交易式的。”他还说:“这些人同正直的人们争论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他们不真实的地位,而他们建立并占有的地位除了使他们获得权利和通过宗教来进行利益的交易之外对他们没有任何的价值。”

宗教和哲学的调和建立在三个基本的观点上:

1、神学是哲学的一部分;

2、使者的启示和哲学的真理是相互协调的;

3、对神学的研究也是符合逻辑的。

哲学是关于事物本体的知识。这种知识包括了神学、一神论思想、伦理学和其他有用的科学学科。

此外,使者被规定了要寻求真理并实践其美德,“所有有用的学科以及获取它们的方式;并且远离有害的事物。对这些事物的追求是作为一个使者以真主的名义所必须声明的。使者已经声明过承认真主神性的独一,进行对美德的实践,以及避免与美德自身相对立的邪恶的诱惑,这些行为都是真主所接受的”。

在这里我们再一次重申,对哲学的研究是必要的,因为“它既不可以用必要也不可以用不必要来解释。如果神学家认为它是必要的,那么他必须学习研究它;如果认为是不必要的,则他必须拿出理由来反对它,并且要提出实例来。提出理由和实例本身就是研究本体论的一部分。由此得出结论神学家们必须要接受哲学这门学科,并意识到他们必须要掌握它”。

在肯迪的论文有关“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数量”中,他对宗教和哲学方面的内容作了精确的区分。事实上他在这类文章中用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思想和伊斯兰宗教思想进行了比较。他从哲学中意识到伊斯兰神学思想通过使者的启示和《古兰经》的内容显示出它是一门神圣的学科。肯迪通过与哲学的比较发现以使者得到的启示和《古兰经》中铭文的记载为代表内容的伊斯兰教神学思想是和他先前认为神学是哲学的一部分的观点完全相对立的。也就是说,现在他认为伊斯兰宗教是真正神圣的学科。他认为:1、神学的地位要高于哲学;2、宗教是一门神圣的学问,而哲学只是关于人类的知识;3、对待宗教的方式是信仰,而对待哲学的方法是理性;4、使者的知识是直觉的和通过默示的,而哲学的知识是通过逻辑思维和实证证实的。下面我们引述了一整段肯迪文章中重要的内容:

“如果,一个人对于知识的追求不要求质量和数量,那么他将缺乏根本的知识和与之相伴的环境。人们也不期待它会具备那些人们通过研究、努力和奋斗而获取的人类的学科知识。这些学科都是缺乏神性的知识,而这种神圣的知识并不是通过研究、努力和奋斗就能立刻获得的。这种知识只是使者所具备的,是真主所赋予的。它不同于数学、逻辑学这样的学科,是不需要长时间的研究、努力和奋斗的。很明显,这种知识是在真主的意欲之中的。通过对灵魂的净化和启发,通过真主的襄助、扶持、灵感以及真主的差使而使这些使者们趋向于真理。这种知识并不是针对所有人,而只是付予使者的。这是使者的奇迹和特征之一,是区别于其他普通人明显的特征之一。除使者之外将无人能获得这些知识。”

“因此,智者得出了一个明显的结论,自从这种知识被真主赋予人类开始,普通的人是无法通过他们的天性获得类似知识的,因为这种知识是高于人类天性和能力的。这样,人们便自觉接受并虔诚地相信来自使者的有关真理的消息。”

穆斯林遵循着真主在《古兰经》中的测试,并确信其中的道理。哲学家们则更倾向于逻辑实证,即他们的理性思维。哲学论据就是基于理性的不证自明的第一原理。而肯迪则相信,《古兰经》中的内容相比较于人类的哲学论据是更加神圣的,更加值得肯定、值得确信的。《古兰经》对许多重要的难题给予了解决,例如从虚无中创造世界以及复活等等。肯迪相信《古兰经》是“信仰,它是清晰的,是能够被充分理解的”。这样,以他为代表的哲学家们维持了一种在哲学界对宗教肯定和确信的态度和观念。作为哲学界的泰斗级人物,当一些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提出“当人类死后在地下成为灰尘的时候,谁能够给他们的骨骼再次赋予生命”的问题时,他们做出了这样肯定的回答:“谁最初创造了他谁将再次给予他生命。”

通过这个过程,肯迪打开了用哲学思想解释《古兰经》的窗口,随之也开启了关于哲学和宗教相互调和的大门。例如在他的论文《对第十层天的崇拜》中,《古兰经》中的启示“星星和树木都在崇拜”是参考对“叩头(sajdah)”一词不同的意义而翻译的。“Sajdah”的意思是:1、在礼拜中伏卧;2、顺服;3、由不完美转向完美;4、顺服一个人的意愿或命令。在此,最后的一个解释是适合古兰启示中有关星星崇拜的内容的。第十层天的活动被称之为崇拜(sujud)意即对真主的服从。

总而言之,肯迪是伊斯兰历史上第一位对宗教和哲学的调和产生影响的人。他为后来的法拉比、伊本•西那和伊本•拉什德的思想发展铺设了道路。他提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以逻辑学家的方式进行思考,削弱了神学思想而倾向于哲学的一面,第二种观点则视宗教为神圣的学问,高于哲学。这种神圣的学问是通过先知的能力获得的。然而,肯迪通过哲学的解释使宗教与哲学得到了调和。

获得真主适当而确切的知识是哲学研究的最终目的。哲学最初的名称是指希腊的学术研究。由于这个原因,肯迪在从希腊哲学向阿拉伯哲学的传播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如罗森塔尔所述:“肯迪表示在他的工作中他将自己视为古代希腊哲学遗产向阿拉伯传播的传播者和翻译员。”在赛昂对托勒密的《天文学大成》的注释中,上帝是永恒的、单一的、不可见的本性并且是运动真正的原因。而肯迪在他的论文《al-Sinaat al-uzma》中也表示出了相同的观点。他说:“真主,赞颂他的伟大,他是运动的原因。他是永恒的,他不被看见也不会活动,但实际上他在自身不动的状态下创造了运动。这些对真主的描述是为那些能够通过平实的言语可以容易地理解的人准备的。他是独一的,是不可再被分离的。他不可分割,因为他并不是组合而成的。但实际上他又分散在可见的物体之上,由此,他是可见物体活动的原因。”

单一、不可分割、不可见和动因都是赛昂规定的神的属性。当肯迪提到这一点的时候也不过只是对希腊哲学对神的概念的再一次转述。可见,肯迪关于伊斯兰思想中神的概念与哲学调和最早就是来自于新柏拉图主义。

伊斯兰教对于真主的认识的最基本的概念就是它的独一性。真主从无创造了有以及所有的一切被造物都依赖于他。这些属性在《古兰经》中都是由启示的方式记载的,而不是以哲学的思辨方式,也不是以辩证的方式。而肯迪以新的方式证明了真主的存在。他认为真主是真实的“一”,他是超然的只能以否定的方式来证明他的属性。“他不是物质的,没有形状,没有体积,没有数量,没有匹配。他也不能被任何的种、类所限定。他不属于任何种类,没有与他相似的、没有与他同类的。他不是偶然的。他是不变的永恒的。因此,他是绝对的独一(wahdah)。除他之外任何事物都是可变的,暂时的”[三]。

要想了解肯迪调和思想所处的位置,我们必须要了解正统派和穆尔太齐勒派的观点。以伊本•罕百里为主要代言人的伊斯兰正统派拒绝解释真主的属性。他们只是简单地称呼那些属性为真主的名称。当有人问罕百里《古兰经》作为真主的语言是永恒的还是被造的时候,他仅仅回答《古兰经》是真主的语言。正统派只是接受《古兰经》字面的意义,不会追求过于深刻的理解与解释。

作为与肯迪同时代的穆尔太齐勒派理性化地通过解释真主的属性来建立真主绝对的统一。他们以真主的本质与真主的属性之间的关系为基础来解决相关的问题。在他们的观点中真主的属性最主要的有三点:知识、力量和意志。他们以否定的方式来求得肯定的结果,因为,如果这些被肯定的是真主的属性,那么他们将接受在真主属性中具有“多”的特性。因此,穆尔太齐勒派和其他的哲学家们共同否认了真主这一方面的神性。安萨里在他的著作《哲学的矛盾》一书中说:“哲学家们绝对同意穆尔太齐勒派的观点,那就是本质的知识、力量和意志不可能是真主的属性。”

肯迪作为伊斯兰史上的第一位哲学家,他同穆尔太齐勒派一同否认那些属性。但是,他解决问题的方式却和他们完全不同。首先,他所涉及的内容绝对不和真主的本质、属性相关联。其次,所有的事物都可以通过种、类被定义,可是真主是绝对不能够被这些所限定的。

肯迪有关真主存在的讨论建立在他对因果论的相信中。他认为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一个原因。一系列原因是有限的,而且肯定有一个最基本的或者说真正的原因,那就是真主。被亚里士多德所列举的原因有:质料的、形式的、有影响的以及终极的。在肯迪的哲学思想中,真主是有影响力的原因。

有两种具有影响力的原因:第一个是真正具有影响力的原因。它的行为是从无中创造出有。其他的具有影响力的原因则都是直接的,他们是由其他的原因而来的,然后他们自身又成为其他事物产生的原因。利用推理这些原因被称为是介于因果之间的东西。它们完全不是真正的原因。只有真主是真正的原因。他的活动永远在一切之上。

由此可知,世界的被造是通过一种被称之为“开始”的动作在顷刻间的行为结果。而这个行为的承受者必然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无疑,他必然是真主。他不被任何事物所创造,所以是永恒的。真主是独一的永恒。存在物则是会产生然后又消亡的。显而易见,人类的智能是在无休止的变化当中。而这整个世界就如同一个天空中的物体,整个宇宙中的物体就如同各种物种的组合,所以这些都不是永恒的,因为它们不是无限的,也不是纯粹独一的。任何在空间和时间上有限的事物是不可能永恒的。

另一个证明真主存在的证据是在自然存在中所具有的规律。世界内部所固有的规律性、世界的每一个组成部分所具有的被划分好的等级、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每一个人所认识到的人类最完美的状态是至善等等。通过这些我们可以发现它们都在证明着一个完美的存在管理着所有的事物。

自然存在将永远都有对真主的需求。这是因为真主,世界万物的创造者,在维持和保护着他所创造的一切。因此,任何事物如果失去了真主的保护和真主所给予的力量,它将会消亡。

这些都是肯迪的主要代表思想。作为伊斯兰历史上的第一位哲学家,他不但将伊斯兰文化以外的学术思想引进伊斯兰思想中,同时开创了伊斯兰学术研究新的领域,即伊斯兰和哲学相调和的思维方式。
(全文完)

—————————
注释:
[一]穆斯塔法•阿卜杜•阿尔•拉奇在他的《肯迪传》给予确定的时间,开罗版,1945年,7-50页。
[二]对该问题全部的叙述在上面所介绍的罗森塔尔文章中可找到。
[三]《第一哲学》(‘First Philosophy’)141页;在艾布•瑞达(Abu Ridah)版本160页中,术语wahdah既指统一体又指独一,但在这里的语境中指独一。

参考文献:
[1]伊本•艾布•乌赛义比亚,Tabaqat al-Atibba[M],开罗版,207。
[2]伊本•艾布•乌赛义比亚,Tabaqat al-Atibba[M],开罗版,207。
[3]阿尔比诺•纳吉,Die philosophischen Abhandlungen des al-Kindi[M],1897。
[4] 伊本•阿尔•纳迪姆,al-Fihrist[M],开罗版,225。
[5]罗森塔尔,op. cit[M],27。
[6]伊本•纳伯塔,op.cit[M],125。
[7]穆斯塔法•阿卜杜•阿尔•拉奇,op.cit[M]。
[8]EL-Ehwany.ED.第一哲学(First Philosophy)[M],开罗版,1948.79。
[9]EL-Ehwany.第一哲学(First Philosophy)[M],开罗版,1957,35-36。
[10]穆斯塔法•阿卜杜•阿尔•拉奇,op.cit[M]。

译者简介:杨捷(1978-),男(回族),宁夏银川人,宁夏大学政法学院外国哲学硕士研究生。
原文作者为:M.M.谢里夫

http://www.islam.net.cn/html/yisilanwenhua/yishu/2012/0204/4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