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斯林孩子降生后的礼仪要求

穆斯林孩子降生后的礼仪要求

Rate this post

育婴之道
2.1宣礼(邦克)
①据艾布•拉菲尔的传述,他说,我看见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法图麦生下哈桑后,在他耳朵里念邦克。
欧买尔•本•阿布都•阿齐兹在婴儿的右耳中念邦克,在其左耳中念成拜词。念邦克的好处:
第一、邦克可成为敲响一个人听觉的第一声,是颂扬安拉的尊严和伟大的词语,是加入伊斯兰必备的清真言。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需要给他提示清真言,而一个人当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同样需要给他提示,这种提示便是邦克,在给他宣告伊斯兰的信息。无庸置疑,邦克的威力会直入他的心灵,震擅、感染他的心灵。
第二、驱逐恶魔。原来,恶魔一直守候着每一个待出生的婴儿,当他出生时,由于安拉特准给他的职业,他就依附在婴儿身上,跟他形影不离。因此在恶魔刚刚接近婴儿的刹那,恶魔听到了令他心慌、让他怒不可遏的邦克。
宣礼时恶魔逃遁的依据:
②艾布•胡莱勒传述的圣训:“当恶魔听到邦克时,吓得屁滚尿流,飞速逃跑至直到听不到邦克声,当邦克念完后,他回来又戳唆,当他听到成拜词,又逃跑至听不到的地方,当成拜词沉静下来时,回来又戳唆。”
第三、让趋向安拉、趋向伊斯兰、趋向崇拜安拉的呼声先于恶魔的戳唆;让安拉的天性,安拉赋予人类的天性先于恶魔的熏染、恶魔对他的引诱。
2.2喂枣
喂枣就是将—粒枣子咀嚼后,粘贴在婴儿的上鄂上。
①据阿依莎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跟前带来了几个小孩,他祝福完之后给他们都喂了枣。
②据艾布•穆萨的传述,他说我的一个孩子生下后,我带他到先知(愿主福安之)跟前,他给他取名伊布拉欣,并给他喂了枣,而后祝他幸福,他还给了我。这个孩子是艾布•穆萨的长子。
③据艾斯玛(艾布伯克的女儿)的传述:在麦加她怀着阿布顿拉•本•卓拜尔,她说:“当找到了分娩期时,我离开了麦加.来到了麦地那,下榻于古巴,就在古巴我生产了。然后我带着孩子来到了安拉的使者跟前,我将孩子放在使者的怀里,他要了一颗枣嘴碎了,先在孩子的口中吐了点唾液,孩子的口里进入的第一种东西是使者的津液,然后他给孩子喂了枣,并为他祈祷祝福。这个孩子是伊斯兰纪元后所生的第一个孩子。
喂枣的时候应张开孩子的嘴,让枣子下肚。喂枣子最好,如果找不到枣子,就给孩子喂水,否则喂点甜食,甜食中蜂蜜最佳,其次,喂生的未经烧熟的东西,如开斋时所饮用的东西。
喂枣的人最好是一位清廉的男或女,如果此人不在孩子身边,将孩子带到他(她)跟前。
2.3剃头
①据赛姆尔•本•君代布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 说:“每一个婴儿,因其胎毛,他都是抵押品,出生后第七天替孩子宰牲、剃头、取名字。”
②据塞里玛乃•本•阿米尔•多比的传述:他说,我听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每一个婴儿都有胎毛,因此你们替孩子倾血,为孩子剃除伤害。”
据哈桑的传述:他说:“剃除伤害便是剃头。”
③据阿里•本•艾布•塔里布的传述:他说,安扎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为哈桑宰了一只羊说:”法图麦,你给孩子剃头,施舍跟孩子头发等重的银子。”于是她称了一下孩子的头发,重量是一个迪尔汗(等于3.12克),或一十左右的重量。
④椐阿依莎的传述:她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哈和候赛因出生的第七天,给他俩都宰了羊,取下名,又命令为孩子俩剃头。
剃头.施舍有两大益处:
第一,有利于健康。因为剃除头发(胎毛)可增强孩子体质打开头上的发孔(毛孔),使孩子的视觉、嗅觉和听觉敏锐。
第二,社会道义效益。因为施舍给穷人等重于孩子头发的银币.能显示社会的团结友爱。从而净化,洗礼孩子。
2.4 取名
①据艾乃斯•本•马立克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用名字来称呼别人,切勿用绰号来呼人。”
②据阿里•本•艾布•塔里布的传述:他说.当法图麦生下哈桑时,先知(愿主福安之)来了,他问:“告诉我你们给我孩子取了什么名字”。他说,我给他取名“哈尔布(战争),”先知说:“不,应该是哈桑(俊美的)。”当候赛因出生时.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 又来了,他问:“告诉我,你们给我孩子取的名字。”他说,我给他取名“哈尔布(战争)”,他说:“不,应该是候赛因(清俊的)。”然后,当第三个孩子出生时,安拉的使者来了说:“告诉我,你们给我孩子取的名字。”他说,我把他取名“哈尔布(战争)”,他说:“不,应该是‘穆候森(行善的)’。”
③据伊本•欧买尔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在安拉看来,最优美的名字是,阿布顿拉(安拉的仆人)和阿布都•拉赫曼(普慈主的仆人)。”
仅次于这俩名字的是“阿布都•热黑木(特慈主的仆人)”、“阿布都•麦里克(权威主的仆人)”、“阿布都•算买德(永存主的仆人)”。这些名字都是安拉喜爱的名字,因为这些名字包含着安拉必有的特性,以及仆人的基本特征——奴仆性。“仆人”这一单词跟养主结合在——起构成了这些名字,由于这种组合,这些名字显得高贵,而且还获得了安拉的喜悦。
据说:只限于这两个名字的道理是,除了这两个名字外,《古兰》中再也没有提到“仆人”这个单词跟安拉的任意一个尊名组合起来的名字。
安拉说:“当真主的仆人(阿布顿拉)起来祈祷他的时候……。”(精灵章:19)
又说:“仁慈主的仆人(阿布都•拉赫曼)……。”(准则章:63)
下面这段经文进一步证明了这个道理:“你说:你们祈求安拉或祈求仁慈主……。”(夜行章:110)
④阿布都•瓦哈比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最好的名字是‘阿布顿拉’和‘阿布都拉赫曼’最忠贞的名字是‘霍玛目(有志者)’和‘哈勒斯(守望者)’,而最恶劣的名字是:‘哈勒布(战争)’和‘穆尔(苦涩)’。”
⑤据伊本•阿拔斯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非常乐观,他绝不占卜,他喜爱美好的名字。”
⑥据布莱代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不曾认为某物有凶兆。当他使唤某人时,就问其名字,如果他的名字令他喜爱,他的脸上就会浮上喜悦之色,如果他讨厌他的名字,他的脸上就会出现憎恶之色。”
因此,使者曾将恶名改为美名。
⑦据阿依莎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曾经将难听的名字更改为好听的名字。
⑧据伊本•欧买尔的传述,使者(愿主福安之)把“阿绥耶(犯罪者<女>)”改了,说:“你是贾米拉(美丽的)”。
先知(愿主福安之)曾把“阿绥(罪犯者)”、“阿济兹(强大的)”、“奥特莱(粗暴的)”、“舍塔尼(恶魔)”、“哈康(裁判者)”、“沃拉布(乌鸦)”、“胡巴布(蛇)”、“西哈布(好斗者)”改了,他将“西哈布”更为“黑夏姆(慷慨的)”,将“哈尔布”更为“塞勒木(和平的)”,将“穆孜太吉尔(躺着的)”更为“孟巴尔西(起来的)”.将“艾尔祖(大地在此指‘阿弗勒’<蒙尘的>大地)”更为“黑祖尔(绿色的)”,将“舍尔布•佐俩里(迷途民众)”更为“舍尔布•霍达(正道民众)”.将“白尼•匝尼耶(淫荡之子)”更为“白尼•如西德(正直之子)”.将“白尼穆高为(盅感之子)”更为“白尼•如西德(引之子)”。 文字载义,名载体。 有诗云: 众里难觅诙号客.但闻诙号恰似客 ——阿拉伯诗
因此.恶名象征恶人。
更名,是圣训令人惊羡不已的一面。更名就是将理性认为丑陋、人心所憎恶的名字更改为人心所向往的美好名字。
先知(愿主福安之)曾高度重视这——点,他甚至这样说过:“你们不要说‘赫布赛提•乃弗塞’,而要说:‘莱给赛提•乃弗塞’”。
罕塔宾说:“这两句意思相同,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不喜欢‘赫布塞’这个字眼,以及与之组合的难听的名字,他给他们教了一种说话的礼节,给他们指出了要善用文字并回避庸俗的字眼”。伊本•艾布•珠买尔说:“这段圣训指出:最好将庸俗的字眼跟名字隔离开来,取健康的名字。‘赫布赛’和‘莱给赛’虽然这两个词都能表达在此处所指的含义,但是‘赫布赛’这个词与‘菜给赛’截然不同,它同时具有另外几层引申的意义,而‘莱给赛’专指‘暴食’这个含义。”他说:“这就指出.一个人行善以致行善成癖,他便利用一切机遇行善,尽一切可能不去犯罪。他断绝了同恶人的一切关系,甚至使用相同的名字。”
他说:“诸如此类的情况还有,一个可怜虫,当有人问及他的情况时,他不会说‘我不好’,而他会说‘我有点弱’,他不会把自己从健康的好人行列里赶出来混到三教九流当中。”
如果父母亲严格遵循纯洁的圣训,给孩子取美名,不取贬低孩子人格,有损他的尊严,抹杀他的生命活力和粉碎他的理想的名字,其积极影响是非同凡响的。因为一个孩子,由于他的名字不好听或者他有一个名字丑陋的家族而遭到伙伴们的冷嘲热讽刺,那么这个孩子的活泼就会大大折扣.逐渐消亡殆尽。于是他会逃避集体游戏.害怕跟同伴们交往。这种行为会使他养成—种嫉妒怀恨、孤独怪僻、自私自利的性格。
2.5阿给盖
“阿给盖”原意为胎儿出生后头上的胎毛.在此指给婴儿剃胎毛时所宰的羊,以“阿给盖”代指此羊是由于剃头和宰羊同步进行。
①阿慕尔•本•舒尔布由父亲,其父通过其爷爷传述的圣训,他说,有人请教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有关“阿给盖”的事儿,使者说:“我最不喜欢‘奥古格(忏逆父母)’,你们谁生了孩子,最好为婴儿举行宰牲仪式,替男婴宰两只羊,替女婴宰一只羊。”
②据赛姆尔•本•君代布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一个婴儿以其‘阿给盖’作抵押的,在他出生第七天为他宰羊,剃头,取名字。”
人们对“以其‘阿给盖’作抵押”这句话众说纷纭,其中最具权威的说法是:这句活是指一个婴儿当他很小夭折,父母没有为他宰羊,那么他无法替父母说情。盖塔代也传述了类似(不能替父母说情)的圣训。
③据阿依莎的传述,她说:阿给盖是指替男婴宰两只羊,替女婴宰一只羊。她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替哈桑和候赛因在出生后第七天,分别宰了两只羊,并叫人剃去孩子头上的胎毛。他说:“你们提着婴儿的名字宰牲,要念: (婴儿的名字)xx 奉安拉之名,安拉至大.来自于你,权握于你,这是某人的‘阿给盖’。”
他说:“蒙昧时代,人们拿来一团棉花,将它在‘阿给盖’的血里蘸一下,放在婴儿的头上。”而安拉的使者叫人们在流血的地方盖上了一些随便的东西。
“阿给盖”类似赎取婴儿,因为婴儿是以“阿给盖”作抵押的,而“阿给盖”可以赎出他,解放他。最好替男婴宰两只羊,替女婴宰一只羊,就好像释放两个女仆等于释放一个男仆。
④正如艾布•沃玛买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任何—个穆斯林,若赎取了另外一个穆斯林.那么他已从火狱中解脱出来,被赎的穆斯林的每一肢体已代替了他的肢体;若赎取了两个穆斯林妇女.他也摆脱了火狱.她俩的每一个肢体就代替了他的肢体;若一个穆斯林妇女曾赎回了一个穆斯林妇女,她同样摆脱了火狱.被赎的女穆斯林的每一个肢体也都代替了她的肢体。”
有人问艾布•阿布顿拉:“一个人有了孩子,而他无能为孩子宰牲,你看,他最好是借贷为婴儿宰牲呢,还是把这事拖一下等到宽裕?”他说,对于“阿给盖”这件事,我听到了哈桑由赛慕尔从先知(愿主福安之)那儿传述的一段非常严肃的圣训:“每个婴儿都是以‘阿给盖’作抵押的。”如果他借贷了,我想.安拉很快会给他补偿,因为他遵从了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一件圣行,追随了使者所带来的教门。
也正因为它是一件圣行,一种法定的功课,因此安拉给孩子父母亲更新恩惠。其中蕴含了一个奇妙的传承自先知伊斯玛依莱的秘密。先知伊斯玛依莱就是用一只宰杀的绵羊赎取的,安拉用羊替代了他。自那以后,这就成为了子孙后代的圣行——当一个人出生时,就要宰杀一只羊来赎身。“阿给盖”是新生的婴儿和恶魔间的一道屏障,这是无庸置疑的。这正如夫妇同房时,记念安拉会杜绝恶魔对未来胎儿的伤害一样。因此,艾布•阿布顿拉又说:“谁的父母一旦没有为他宰牲,那么他必定会在恶魔的教唆中,而教法的奥义不仅于此。”
因此,男女婴儿都应分享“阿给盖”计划,尽管量不尽相同也罢。有人问艾布•阿布顿拉:“在你看来‘阿给盖’好呢,还是将等值的财物施舍给穷人好?”他说:“阿给盖”。因为惟命是从去宰牲比施散同值的财物更高贵,哪怕物超所值。确实.宰杀本身和放血正是目的所在,而且它也是跟拜功紧密相连的一种功修,安拉说:“故你应当为你的主而礼拜,并宰牺牲。”(多福章:2)又说:‘你说,我的礼拜,我的牺牲,我的生活,我的死亡,的确都是为真主——全业界的主’。”(牲畜章:162)
历代的天启教门都有自己的礼拜和不可替代的宗教仪式。因此,即使将数倍于牺牲的财物施散出去也无法替代连朝的宰牲(连朝的宰牲是副主命)。宰牲节的牺牲也是这样。
这种为婴儿做的仪式,清高的安拉确已将它作为了从恶魔身边解放婴儿的一种方法。从婴儿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起,恶魔就跟他形影不离.不断伤害他。“阿给盖”可以赎回婴儿,使他摆脱恶魔的围困、囚禁和百般阻挠,阻挠他去经营自己最终的后世利益。因而,婴儿就像恶魔用刀来宰割的阶下囚,恶魔早已为后代和帮凶准备了这把刀。他对自己的养主立下誓:除个别人之外,他一定要铲除阿丹的子孙。于是就伺守着每一个将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胎儿,当胎儿——出生时,他——孩子的故人就争取他,笼络他,想把他置于自己的麾下,成为他的俘虏,同党。恶魔对此百般觊觎,大多的婴儿成为了他的党羽.士兵。安拉说:“你(恶魔)可以和他们同享他们的财产和儿女。”(夜行章:64)又说:“易卜劣斯(恶魔)确已发现他对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赛伯邑章:20)所以,婴儿成了这种抵押的目标,于是安拉给父母双亲规定了用来赎取婴儿的牺牲。如果父母没有给孩子宰牺牲,那么婴儿一直是抵押品。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婴儿是以‘阿给盖’作抵押的,你们替婴儿放血,替他剃除伤害(胎毛)。”命令放血正是让婴儿摆脱抵押。
先知命令我们剃除表面的伤害(胎毛)外,还用放血来根除内部的伤害,这就教导我们:那是让婴儿摆脱内在和外在的伤害。
“阿给盖”的意义:
第—、借“阿给盖”接近安拉。在孩子新生的第一时给他提醒安拉的尊名,以求安拉使之吉庆、美好,成为为养育全世界的主鞠躬尽瘁的人。
第二、使孩子免遭灾祸和疾病。犹如通过一次伟大的牺牲,安拉赎回了先知伊斯玛依莱。
第三、“阿给盖”是孩子孝敬双亲,替父母说情的必由之路。
第四、通过宴庆(牺牲)一个新生儿的诞生来加强社会上人们间团结友爱的纽带。
第五、巩固团结统一的社会基础,强化伊斯兰不失时机地消除贫穷、剥削现象的原则。
六、复兴圣行。
2.6海 塔 奈(割礼)
割礼,即割去男孩的包皮。包皮指裹在龟头上的—层薄皮。提倡这项工作的行为称作割礼。应割去包皮,一丝不留,使龟头完全暴露。
①据艾布•胡莱勒的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五件事属于天性,(其中之一是)割礼。”
割礼的益处:
第一、割礼能增进干净卫生。在阿拉伯人看来,包皮是不干净的。蒙昧时代的许多诗歌常常抨击包茎(有包皮的人)。“海塔尼”在他们跟前有举足轻重的份量,而伊斯兰对此给予了肾定。
第二、能避免令人恶心的油腻分泌物和液体,也叫防止在阴茎勃起时对龟头束缚的危险。
此外,割礼是对天性的一种积极响应。也许安拉以崇赋给人类的这—天性,以这种中正而又宽容,以我们的先父伊布拉欣的名义规定的律例来裨益于人类。
总之,安拉的洗礼是中庸的——陶冶一切心灵去认识他,去喜爱他,虔诚敬一地去崇拜他;以人性的种种特点来锻造肉体,如割礼。因此,在那些坚守中庸之道者的身体和灵魂上.安拉赐予人的天性展现了出来。
2.7鉴定血源
①据艾布•胡莱勒的传述,他说,当起誓的经文(光明章:6-10)下降时,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一个看着自己的孩子而矢口否认的人,安拉不与他会面,安拉在古往今来的人面前要揭露此事,责备他。”
②据艾布•胡莱勒的传述,他说,白尼•费扎尔族的一个人来到先知(愿主福安之)跟前问道:我的妻子生下了—个黑皮肤的孩子。他不想承认这个孩子。先知问道:“你有驼吗?他说:“有,”“什么颜色呢,”他说:“红色”。先知又问:“其中也有灰色的吗,”他说:“有”。“那你认为它是从哪里来的呢?”他说:“也许这是由于根源相似。”先知说:“这个孩子也许是由于根源相似而造成的。”艾布•胡莱勒说:“所以使者不许这个人毫无理由拒认孩子。”在另一传述中,艾布•胡莱勒说:“由于这什事件,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裁决道:‘任何人不得拒认在自己榻上出生的孩子.除非他宣称自己看到了奸情”。
据艾布•奥拜德的女儿索菲耶的传述,欧头尔•本•罕塔布的传述,他说:“有些人怎么搞的,他们跟女仆发生性关系,然后让他们一走了之。只要有一个女仆来我跟前(诉状),他的主人承认跟她发生了性关系,那么我就把孩子归给他,然后,你们让她们走或挽留她们。”
伊斯兰废除了义子制,主张孩子的血统归亲生父亲,如果他们的亲生父亲(父系)不为所知,那么他们为你们的教门兄弟。清高的安拉说:“你们应当以他们的父亲的姓氏称呼他们,在真主看来,这是更公平的。如果你们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那末,他们是你们的教胞和亲友。”(同盟军章:5)
在“做父亲的,应当照例供给他们的衣食”(黄牛章:233)这节天经中有几点要求.其中之一是一个孩子牵扯到父亲.因为孩子出生在他的炕上。这是依据圣训:“孩子归床榻。”好似先知在说:“女人在男人的炕上为他生下了孩子,那么他必须关照孩子的利益。”这就表明了亲缘和归属关系仅以此为据。
这就是胎儿出生后.圣训为孩子规定的最为重要的权利之一。因此孩子享有为具鉴定血缘的权利,因为他是父母合法婚姻的果实。
2.8祝福孩子感赞安拉
据穆阿维也叶•本•龚勒的传述,当他的儿子伊亚斯出生后.他说,我宴请了一帮圣门弟子,款待了他们,于是他们做了祷告。我说,你们确已做了祈祷.愿安拉赐福于你们的祈祷,当我祈祷时,请你们念“阿米乃”。他说.我给孩子做了许多祈祷,关于他的教门,他的才智等等。他又说:那天为孩子所作的祈祷,我确实想了很久。
据开西尔•本•奥拜德的传述,他说当家族中一个婴儿诞生时,阿依莎不问是男孩还是女孩,而说“孩子健全吗?”当有人说:健全,她便说:“感赞安拉.养育世界的主。”
==选自《育人圣道》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02167&extra=page%3D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