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斯林患了失忆症

穆斯林患了失忆症

Rate this post

Bismillahirahmahnirahim
穆斯林患了失忆症
8月30号,2012
鲁克曼和卓(Lokman Hoja)的教导

信者啊!因沙阿拉,色兰木来自我们的主,来自我们的先知,来自我们的导师,给那些在这个末日时代的末期里,当信仰就像把火握在手中,还紧抓的人。信仰,就像在你手中烧红的火炭一样。色兰木与好消息给那些没有丢弃信仰的人。这很烫手,不是吗?是的。很烫手。什麽东西会烫手?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因为这整个世界,那些不信者只专注於一件事,要推翻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他们不是要试著推翻伊斯兰的信仰,或是我们对於阿拉的相信。他们无法这麽做。但是直到现在,不信者就像好兄弟一样聚在一起,试著要推翻圣行,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生活与传统,还有他的圣门子弟与那些跟随著他的人的传统。不是只有先知的传统,是的,他们剪去了。

伊斯兰内外的敌人。外部的敌人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是谁,他们已经试了1400年。他们的最後一次尝试,整个世界聚在一起来推翻哈里发,来推翻伊斯兰。在1915年,恰纳卡拉的战役里,穆斯林的宗教与荣耀都要归属於那些站立不信者面前,捍卫了哈里发的人。因为不信者的目标就是要推翻哈里发。法国人与英国人为俄国人打开了北方的路。少数的士兵,麦吓麦特齐。小麦吓麦特。现在要了解他们为什麽自称是麦吓麦特齐。小穆罕默德。是的,他们代表著那些捍卫伊斯兰的渺小人们。一小部分的人来聚在一起来保护一小块的土地。在没有装备,没有鞋子,没有食物,没有弹药的情况下,对抗著世界上的超过强国。伴随著最好的科技,世界上的超过强国不但只从他们的国家带来士兵。他们也从他们所征服的国家,澳大利亚,纽西兰,非洲带来士兵。是的,从穆斯林国家,从印度,中东,非常多。他们带著穆斯林士兵,使他们对抗哈里发。外部的敌人无法穿透,因为一小部分的士兵,土耳其士兵。因为剩下的民族,这是史实,你不喜欢,随你。这是历史,其他自称是穆斯林的这些人属於不同的民族。不要讲阿拉伯人了,他们已经背後中伤奥斯曼人。其他人,是的,我们背负著那个罪过与负担,我们的祖先帮助试著要推翻哈里发。但是他们没有成功。

因此,伊斯兰,大众派的信条还是很坚定。什麽是大众派的信条?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与那些跟随著他的人的圣行,不是只有他的圣行。因为伊斯兰分裂成超过73个分支, 除了一支以外,其他全都错了,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那是有条件的,是那一支,所有的73支都在说,我们是正确的一支,但那是有条件的。条件是跟随著我的圣行的人,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还有我的圣门子弟的模範。他在另一则圣训里提到说,是的,跟随我的圣行与圣门子弟的模範。那些正确在跟随我的人,那些大部分的人,任何从中拿走什麽的人,任何人加入什麽东西,就是创新,那时所有的创新都是错误的,所有创新的结尾都是地狱。他们在剪去那则圣训, 只专注於最後一部分,新,创新,创新,一切都是创新。

因为当然,如果民族忘记了恰纳卡拉。我们的伊斯兰深受他们之恩。如果民族忘记了阿拉的哈里发。如果民族忘记了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传统,已经持续了1400年。如果民族说,现在我们跟随新方式,瓦哈比伊斯兰。现在我们在跟随著新方式,世俗不信者方式的伊斯兰,西方伊斯兰的穆斯林文明。伊斯兰文明,奥图曼帝国,正确与端正的统治了700年,他们全都在我们头上,他们全都得到庇护,并在阿拉的面前上升到乐园里最高的地方。如果穆斯林忘记了,穆斯林的文明被毁灭了,那时你可以尽量的欺骗他们。因为穆斯林忘记了他们的过去。一但你忘记你的过去,你不知道你是谁。如果你不知道你是谁,你想你会知道要往那里走吗?如果你忘记你的过去,现在想像一下,你在夜晚里睡觉,你知道你是谁,你知道你的名字。你去睡觉,你醒来了,你忘记你的名字,你忘记你的来处,你忘记了一切。有人过来说,你没有忘记。你忘记了?没关係。我会告诉你说你的名字。这是你的名字,这是你所住的地方,这是你做的事,这些人是你的朋友, 你都在做些什麽?重新发明你的生活。

伊斯兰就是在经历这样的事。自从哈里发垮台後,直到现在,1923年,他们试著要重新发明伊斯兰。重新发明伊斯兰。Ilimli伊斯兰?Ilimli 伊斯兰。那是什麽?调整伊斯兰,意思是说,他们想要不信与伊斯兰混在一起。他们喜欢不信者生活方式,他们喜欢伊斯兰生活方式。这些人是很大的魔鬼。所以举例来说,女人有穿戴盖头。有些人说,我喜欢戴盖头,我们把给予我们荣耀的东西戴在头上。不是给予我们荣耀的东西,而是阿拉(愿阿拉赐他平安)与祂的先知所给予荣耀的东西,我们有义务要穿在头上,这就是为什麽我们在裹头巾。这就是信者的皇冠,每位先知都有裹头巾, 所有的天使都穿戴著裹头巾,当加百利(愿阿拉赐他平安)以人形出现在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面前时,他戴著裹头巾,拿著一根拐杖,穿著大衣。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完整的圣行。

调整过的伊斯兰对我们的女人说,女人是非常温柔的,你喜欢时尚。你想要看起来非常的美丽,你喜欢盖起来?没关係,但是把写著香奈儿的裹头巾与盖头盖上与缠上。这是什麽?何米斯。还有什麽?我不知道。这些是什麽样的公司?这些是穆斯林公司?这些是犹太人公司。这些是不信者的公司,他们有在抓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时尚吗?没有。他们在命令整个世界说,你会这样穿著,他们说你不能把穆斯林妇女的盖头换掉,但至少穿戴著设计好的盖头。调整过的伊斯兰。所以当不信者看著你时他们会说,马沙阿拉,我们非常喜欢你这麽有品味,因为你穿戴著香奈儿,所以让我念清真言。有吗?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吗?

穆斯林失败了,因为他们以自我的方式在做,他们根据他们的自我在重新发明伊斯兰。忘记了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带来的,他的圣门子弟所带来的,正直的人,圣徒们1400年来所带来的。他们并没有只带来教导并过著奢侈的生活。他们每个人都过来过著最艰辛的生活,他们牺牲了他们的财富与舒适。他们放弃了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儿女,他们的父母,他们是为了谁流下了他们的血汗?为了我们。犹太人在回忆他们是如何为了他们的信仰而受苦难做的比穆斯林还好。

穆斯林则是得了文化失忆症。宗教失忆症。他们给予我们毒药,我们就这样服下了。 他们给予我们这个世界,我们就这样吃下了。我们陷入不警觉,我们没有记得,我们没有表现感谢。我们没有寻求阿拉的原谅。那时我们就会失去我们的视线,当我们失去我们的视线时,我们就被骗了。如果你被骗了,你没有视线,你就不是信者。因为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要注意信者的视觉,因为他是用阿拉的光在观看著。信者不能被欺骗,信者也不会去欺骗人。 信者会记得他在承诺之日对阿拉所做出的承诺。

在承诺之日上,阿拉说,我不是你的主吗?我们说,是的,我们承认你是我们的主,我们服从你。阿拉啊,我们只向你寻求援助!我们忘记了我们的承诺。因为现在我们对俗世做出承诺。我们对俗世做出承诺说,在我死之前,我必须要有,我保證说我会至少为我的儿子保留十万美金。我现在是讲的很小气。因为特别是在美国他们说至少要五十万,这是十年前的事。在我死之前,我必须要有这栋房子,这台车,这些东西。对俗世有许多的计画,并不要偏离这些计画,为来世所做的準备,阿拉至知。兄弟,拜託,不要为你自己把生活搞的这麽困难。只需要一天做五次礼拜,像个窃贼一样,很快的上上下下的,不需要做其他的一切。阿拉不想要让你受苦,祂想要使你的生活变的轻松,给予人们好消息。当然,当情况是好的时候,你必须要给予人们好消息。但是当情况不好时,如果人生病了,你不会说,你没事,继续下去,你会说你生病了,这就是好消息。现在服用药品你就会痊癒的,这就是好消息。

但是在承诺之日上,如果我们与我们的导师连繫在一起,如果我们与圣徒连繫在一起。如果我们与这些我们属於的人有连繫。不要搞错了,他们不属於我们,我们属於他们。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不属於我们,因为他是给一切造物的慈悲,不是只对我们,但是我们属於他。他是我们被创造出来的原因,当阿拉说,如果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为了你,穆罕默德啊,我是不会创造宇宙的。所以在承诺之日上,你想在那一天,没有先知在?没有正直的人?没有圣徒在?没有阿拉在那个地位里所创造的圣徒在?

民主,民主的毒,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现在他们在黄牛章的结尾内也加入混乱了。阿拉没有说吗?所有的先知都是平等的?他们在搞混人说,这就代表神圣先知不是特别的,因为黄牛章的结尾说,所有的先知都是平等的。他们有什麽是相同的?他们都同样是阿拉的造物。他们都同样的服从了阿拉。说我们听到了,也服从了。但是他们的地位都不是平等的。他们与阿拉的距离不是一样的。他们在对阿拉的敬畏上也不一样。

所以在承诺之日上,并不是说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阿拉在那里,我们在阿拉的面前,不是的。你想阿拉是平白无故在可兰经里说,在审判日上你会复活站在伊麻木的後面?你想在那天没有伊麻木?没有导师? 没有领袖?没有先知?我们站在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後面。那是他的慈悲与祝福与拉力,我们才能做出承诺。我们说你是我们的主,我们向你叩头,我们服从。但是不要被欺骗的。我们不是站在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後面,在非常非常遥远的後面,有许多人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站在谁的後面?
我们站在我们的导师後面,是他使我们承诺阿拉是主的。

但是人们忘记了承诺,因为他们想说导师是属於他们的,他们想他们可以随意改变导师与他的言行,他的规则,他的律法,他的遗产,他们想要重新发明教团,就像伊斯兰内外的敌人想要重新发明伊斯兰。他们想要重新发明集会,重新发明教团,重新发明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他们说导师是属於我们的,我们可以告诉导师要怎麽做,我们可以说,导师我不同意,我想你错了,我想你是对的。 我想,我想,我想。这就是我们进入教团的原因?但是人们知道要怎麽讲教团,教法,真实。在谈那前,不要太兴奋,先停一下。

从人类的程度讲,谦虚的讲,要知道说那个人是导师,不是我们。我们应该要说我们听从与服从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告别演说里,最後的主麻教导,告别教导。在这些日子里,他们也把这部分剪掉了。那些背叛他们的导师的人,仔细听好,那些离开并背叛与製造混乱的人,并离开正道的人,那些在相信後,又不信的人,他们是不会得到说情的,阿拉是不会原谅他们的。去查看看,他们剪掉那部分,但是那还在那里的。特别是土耳其人,他们很清楚。

所以你是如何背叛你的导师的?这是一个我们应该要问的大问题。我们是如何背叛我们对阿拉的承诺?我们是如何背叛我们对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承诺?因为我们想要重新发明这个教团?没有许可。这不是我们的道路。这条道路不属於我们,这是属於他的,这条道路,这个集会是属於剑之主,他在这里。他到处都是,现在他是到处都是。剑在这里,剑已经不在剑鞘里,已经出鞘了。所以再稍微继续傲慢与顽固一会。剑已经出鞘了。他在给你一些时间。7天过去了,没有醒过来。40天过去了,没有醒过来。 70天会来临的,100天会来临的。每个标记,每个里程碑,都会带来更沉重的代价与承担与更沉重的力量。

相信我,现在人们会来到路上,你在道路上行走著,但是你想要偏离,你想要分离,因为什麽?我不喜欢,这条路太难了。为什麽?因为我受伤了。有人拿走我的权利。有人对我说一些事,我不喜欢。人也不协商,却说,你知道吗,这些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这不对。到处在说话,不询问,你在路上行走著,走到一个叉路你要往那个方向走?没有人说这条道路会是轻松的。但是,不要去说教法,教团,教法,教团,真实。只讲谦虚,伴随著信仰与理智的谦虚,那种谦虚说,我是谁?我是谁?我的地位是什麽?在厕所里,在粪坑上,这就是我的地位。

我的地位是什麽?我是试著要做个僕人。我也不是好的僕人。我的地位是什麽?我是试著要做个弟子,我也不是一个好的弟子。我的地位是什麽?把你自己摆低,不要把你自己排高。对你自己说,你是驴,我是驴。对你自己说,我应当得到更坏的结果,但是阿拉与祂的慈悲,还有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与我们的导师,给予了我一切。如果你真的相信你的自我比魔鬼还坏。不是只有理论上说说而已,而是相信说。你的自我比阿布贾西尔,比阿布拉哈布还坏,比年木鲁得,比法老王还坏,那时你就会接受,谦虚就会使你说,即使这样的事发生,是因为我的导师,让我有耐心的等待著。

之後会有机缘打开的。如果你是错的,你的地位会提升的。为什麽?因为你有耐心的等。如果你是对的,因为你有耐心的等待著,你的地位会提升的更高,所以在这条路上走到一个分叉,你会往那个地方走?正道是一条路,不是两条。你是要试著重新发明?还是说我们在紧抓著那条路?那条路是公开的。你也许会不喜欢,你也许有不同的差异,所以呢?团结并不代表说每个人都是相同的。那是共产主义。团结是说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奇蹟是他们聚在一起。在一个领导下,在阿拉与祂的先知所指派的领袖下,不是在自我下。你会愿意吞嚥,并询问,并有耐心的等待著吗?

身为一个信者,这是种义务。身为信者,我们跟随著阿里,他说,阿拉的信使啊,即使有人对你做了什麽事。先知问他说,如果有人对你做坏事你会原谅吗?他说是的。那如果在那之後,他再对你做错事,你会原谅他吗?他说是的。他说,在那之後你会再次的原谅他吗?他说是的。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阿里啊,如果他再次这样做,你会怎麽做?阿里说,就你所知的,阿拉的信使啊,即使他对我做错事後,我也会善待他的,一直到审判日。我会持续的原谅他与帮助他的。这就是我们的模範,这就是我们的导师。不是说有人对我做了什麽错事,我受伤害了。这不是一个穆斯林该有的行为,也不是一个信者,或是弟子该有的行为。弟子有权利吗?僕人,弟子有权利吗?

我们应该问问。我们对我们的主,对我们的先知的承诺,就如待在这条路上是我们对我们的导师的承诺。我们对他的承诺就是继续下去他的道路。要团结,我们会有差异,但是要团结。所有人都要做事,团结一起做些事。团结不是坐著吃喝玩乐。有该做的工作。有很重大的工作要做。他把工作留给我们并对我们说,你们谁会继续这份工作,即使会杀了你?你们有谁会继续做这份工作,即使你的财富与你的家属被拿走。你的一切都被拿走了。圣门子弟也这样做了。还是我们会说,不对,我喜欢做这份工作,但是我不喜欢这个人,我不喜欢这些人,你不喜欢,你还没有脱离那个阶段吗?你是什麽?

那就是我们对我们的导师的承诺,这就是我们对他的宣誓,在今生与来世。我们不能破坏我们对他的宣誓。如果我们那样做,我们就会进入到那个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在告别教导时所讲的归类。不要背叛你的导师,无论发生什麽事,都不要背叛他。不要背叛那些被指派给你们的人,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是这样说的。不要背叛你的哈里发,不要背叛你的领袖。不要背叛,即使是一个奴隶被指派来代理领导,也不要背叛他。即使他的鼻子是垮的也不要背叛他。即使他把你背上的皮剥下来也不要背叛他。那时,我们在今生与来世都找不到庇护。你没有慎重的看待你的先知的话?那样的话你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

所以检查我们自己,我需要检查我自己。你们每个人,我们每个人,我们需要检查我们自己,看看我们是如何背叛了我们的导师与他的工作。这也不是依照每个人的解读,他们就是这样来重新发明伊斯兰的,这是根据後续者有指派什麽样的事,什麽是主要的工作,主群体是怎麽行动的。那时即使我们持续著,我们也会把我们不了解与不喜欢的事情,给吞嚥下去的。这就是教团的事实。我们进入教团不是因为我们爱所有的人。每个人都跟我们一样。不是的。那时就没有味道,导师会把你放在与你完全相反的人的旁边,让你们能互相摩擦,让你能够被琢磨成为一个钻石,我对你们与我自己的话,只有一条路,对於我们导师的弟子来说只有一条路,没有两条。在前面有工作要做。

是的,我们必须要团结,因为在我们内部的敌人是永远都不会睡著的。日夜都在工作。谁是那个敌人?我们的自我永远都不会睡著的,我们的魔鬼也永远不会睡著的。我们在心中所装著的俗世与欲望是永远都不会睡著的。他们都在等待门打开,让敌人从外面进入,并破坏一切。我们已经快到了比赛的尽头了,不要被你的自我给欺骗了。吞嚥下去,提升到愤怒之上。踩在愤怒上,成为人类,并耐心的等待著。那时,阿拉会为你打开一扇门,让你上升到更高的地位。

我们所寻求的唯一地位就是能看到我们的导师的地位。这是唯一的地位,让他对我们微笑著,因沙阿拉说”Aferen”。我们是为此而活,为此而死的。没有别的。取悦他,就是取悦圣徒之王,取悦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取悦阿拉。保持我们对阿拉在承诺之日上所做出的承诺,并保护好我们的宣誓与清真言。不然,我们会输,我们会亏损非常的大,我们会哭的很悽惨的。那些没有保护清真言与宣誓的人,与跟随的人,他们要对每个人负责任,他们会背负著他们的重担,那会压垮他们,迹象已经出来了。有些事已经不对劲了,有些人已经被压垮了,医生说你没有什麽问题,但是你知道说你有出了些事情,因为生病的是灵魂,不是身体。
Astaghfirullahal Azeem wa Atubu Ilayh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08703&extra=page%3D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