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斯林疏远信仰是自我毁灭

穆斯林疏远信仰是自我毁灭

Rate this post

全世界的穆斯林属于一个民族“稳麦”﹐以其优秀的行为成为世人的榜样﹐内部的凝聚力来自坚定的信仰:认主独一,穆斯林的言行均以遵循真主的许可和禁止为规范。 全世界的穆斯林﹐都如此荣幸﹐心灵有归依﹐言行有准则﹐犹如众星围绕着太阳旋转﹐每个人有他自己的轨道 ——事业与善功。 天下穆民是一家﹔五方四处的信士﹐互相心连着心﹐心心相应﹐形成世界一个特殊的人群﹐

《古兰经》说﹕“信士们确已成功了﹔他们在拜中是恭顺的﹐他们是远离谬论的﹐他们是完纳天课的﹐他们是保持贞操的 —— 除非对他们的妻子或从属﹐因为他们的心不是受谴责的﹔此外﹐谁再有所求﹐谁是超越法度的 ——他们是尊重自己所受的信托和自己所缔的盟约的﹐他们是谨守拜功的﹔这等人﹐才是继承者。”(23﹕1-11)

这段经文﹐归纳了一名真诚信士(穆斯林)的重大责任﹐首先他谨守拜功﹐在崇拜中向真主表现恭顺﹐然后是他对家庭和社会的各种责任和义务。 凡是穆斯林都应当这样﹐没有贵贱之分﹐人人都应对如此行动﹔在向真主表现恭顺的前提下﹐互相之间结合成关系密切的情义网络﹐形成了一个社会团体 ——穆斯林稳麦。 曾经有弟子向先知穆圣求教﹐怎样生活﹐他回答说“艾德-丁﹐安-纳斯哈”(Ad-Din An-Nasiha) ﹐意思是说﹕“做任何事﹐都必须真诚。” 不论是信仰的功修或日常行为﹐都应当严肃认真和真心诚意地把事情做好。

《古兰经》说﹕“你们当崇拜真主﹐不要以任何物配他﹐当孝敬父母﹐当优待亲戚﹐当怜悯孤儿﹐当救济贫民﹐当亲爱近邻﹑远邻和伴侣﹐当款待旅客﹐当宽待仆人。 真主的确不喜爱傲慢的﹑矜夸的人。”(4﹕36)

每个人都曾经做过一些好事﹑善事﹑对社会奉献的事。 作为穆斯林﹐不能满足于“曾经”或“偶尔”做一些好事﹐而必须事事成功﹐有善意﹐有诚意﹐有实干精神。 因为﹐穆斯林把做好事看作是对真主的崇拜﹐向真主的承诺﹐执行真主的命令。 这些好事﹐不是可做或不做﹐而是必须做﹐毫不犹豫﹐不考虑个人得失﹐不需要别人报答,也不是为了扬名立万﹐只为取悦于真主﹐向真主表示敬畏﹐所以好事出于真心﹐出于信仰﹐出于敬畏真主的愿望。 这些善功﹐根源在于“崇拜真主”﹐是真诚信仰精神盛开的鲜艳花朵。 这样的精神表现在每个穆斯林身上﹐表现在穆斯林的家庭和社会中﹐形成了穆斯林的脾气﹑性格和风尚。

先知穆圣说﹕“(什么是信仰﹖) 信仰可以有七十个分支﹐其中至高无上者是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而其中最低限度者﹐是从人们行走的道路上清除伤害。”《阿布‧达伍德圣训集》 “七十”可能是一个比喻的数字﹐概括了各种行为和活动﹐都是信仰的表示。 由此可见﹐伊斯兰没有把信仰只局限在礼拜的殿堂之中﹐而是扩大到日常生活领域的各方面﹐每个行动都表现了虔诚的信仰精神。 这就是穆斯林对信仰应有的理解和执行﹐把崇拜真主和日常生活的道德﹑品行和追求结合成一体﹐自我创造成一个完美的人﹐有道德的人﹐对社会有益的人。

正道信仰的纲领是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提纲挈领制约所有信仰的分支﹐对人的思想和行为连接成一个精神整体。 个人所有的思想和行为﹐都是对生命价值的认识﹑理解和行动﹐把个人置于全社会之中﹐发挥个人功能﹐成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分子。 根据穆斯林的观念﹐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人﹐是顶起穆斯林稳麦大厦的一块砖石。 假如穆斯林只承认信仰独一无二的真主﹐而于社会无功﹐他没有真正实现信仰﹐因为空话不是信仰﹐信仰是实际行动。 我们可以想一想﹐伊斯兰的各项功修﹐都有社会化的教育意义﹐训导穆斯林必须把个人行为同社会利益保持一致。

例如礼拜。 《古兰经》说﹕“你当谨守拜功﹐拜功的确能防止丑事和罪恶。”(29﹕45)

例如斋戒。 《古兰经》说﹕“信道的人们啊﹗ 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 … 斋戒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知道。”(2﹕183-184) 先知穆圣对守斋戒的人说﹕“如果你们不背离(同真主的)盟约﹐而且忠诚执行﹐否则﹐你们的饥渴全然无益。”《布哈里圣训集》 斋戒是形式﹐通过斋戒加深对真主的敬畏﹐改善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增强怜悯心和仁爱精神﹐这些实际行动才是同真主盟约的内容。

例如天课(则卡特)。 《古兰经》说﹕“你要从他们的财产中征收赈款﹐你借赈款使他们干净﹐并使他们纯洁。 你要为他们祈祷﹔你的祈祷确是对他们的安慰。 真主是全知的﹐是全聪的。”(9﹕103)

例如朝觐。 《古兰经》说﹕“你应当在众人中宣告朝觐﹐他们就从远道或徒步或乘着瘦驼﹐到你这里来﹐以便他们见证他们所有的许多利益。”(22﹕27-28) 先知穆圣教诲他的弟子们﹐朝觐的功修﹐有许多社会条件﹐只有完成了这些条件的朝觐才是有效的功修﹐可以从真主那里获得豁免一切罪过的报赏。 先知穆圣说﹕“凡是去朝觐的人﹐他在路途中没有愚蠢的表现或明知故犯的邪恶﹐他返回后将如同新生婴儿一般纯洁。”《布哈里圣训集》

穆斯林必须遵循的这些信仰功修﹐每一项不是避开人世的孤独或隐居的修炼﹐而都是比平常更加同周围的人保持密切关系﹐展示对社会的责任和义务。 所有的伊斯兰信仰功修都是在锻造信士更纯的社会功德和高尚人性﹐如对他人慈祥﹑仁爱﹑坚忍﹑施舍﹐成为人群中的优秀榜样。 伊斯兰的信仰功修﹐不只是对少数“精英信徒”的要求﹐如道长﹑神父﹑主教或法师什么的﹐而是对所有的信士﹐一律平等﹐每个心愿敬畏真主的人﹐都应接受同样的严格要求﹐完成同样的功修﹐承担同样的社会责任和使命。 所以﹐每个穆斯林都是崇高稳麦大厦的坚强砖石﹐担负着社会重任。

在穆斯林的稳麦之中﹐没有信士阶层的高低﹐伊斯兰不承认通灵的巫师﹑天之骄子或上帝的选民﹐只有真信和伪信的区别。 所谓的真信士和伪信士﹐也绝不是从外部判定的标签﹐而是个人的选择和决心﹐因为每个人信仰终极的成效是由真主判决﹐是个人只对自己负责﹐与别人不相干。 真诚的信仰就是实际行动﹐来不得半点虚假﹐因为在复活日一切善恶行为都将得到明示。《古兰经》说﹕“你曾见否认报应日的人吗﹖ 他就是那个呵斥孤儿﹐且不勉励人赈济贫民的人。”(107﹕1-3)

穆斯林的信仰﹐把个人的功修同社会利益密切相关﹐敬畏真主的真诚只有在善待社会大众中体现出来﹐因此﹐穆斯林社会必然是一个有信仰的社会。 有些地方把穆斯林的概念改换成“民族”﹑“种族”或“家族血统”﹐废除了伊斯兰基础教育﹐坚持信仰功修的人受到歧视和虐待。 这是对伊斯兰信仰文明的严重歪曲﹐偷梁换柱﹐转移目标﹐恶毒地强行把穆斯林社会改造成世俗化﹐把有信仰的人群孤立起来﹐对他们丑化﹑矮化﹑边缘化﹐削弱他们的影响﹐逼迫这些有信仰的人“逐渐消亡”﹐使全体“穆斯林”都变为敌视宗教的无神论者。

本文从伊斯兰信仰的本性上分析了认主独一与日常生活的关系﹐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证明伊斯兰是人类最完美的宗教﹐信仰与生活或者宗教与社会﹐两方面浑然一体﹐不可分割。 假如穆斯林疏忽了信仰﹐疏忽了信仰与生活的密切结合﹐这就是病入膏肓的症状﹐说明实际上是误入歧途﹐陷入了受骗上当的迷误。 穆斯林失去了信仰﹐疏忽了联系实际的功修﹐就是自我否定﹐自我毁灭﹐无异于慢性自杀﹐导致穆斯林社会变成空虚和假象。 一座宏伟的大厦﹐其中的砖石全被腐蚀和风化了﹐它的命运必将是坍塌﹐变成废墟。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