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罕默德·安萨里名言选

穆罕默德·安萨里名言选

Rate this post

他的言辞犹如霹雳,震撼着那些制造谎言的人。他一生都在宣扬真理,抨击那些洋洋自得的虚伪者。人们看到,从他的口中和笔端流出的高贵言辞,是那么的犀利、坚决、崇高。

他的言辞犹如霹雳,震撼着那些制造谎言的人。他一生都在宣扬真理,抨击那些洋洋自得的虚伪者。人们看到,从他的口中和笔端流出的高贵言辞,是那么的犀利、坚决、崇高。谢赫穆罕默德·安萨里(1917——1996)不仅是战士、思想家、作家和宣教家,更重要的,他是穆斯林乌玛的良心。他胸怀天下,在最危急的历史关头,他承受着整个乌玛的痛苦,肩负着整个乌玛的希望。他反对宗教中的极端,揭穿“虚假虔信”的伪装。他对二十世纪的伊斯兰宣教历程产生了显著的影响。

·虚假的名目,掩饰不了丑恶的事实。

·如果你们赞同我的观点,那么,其他人有权赞同相反的观点。

·莫让昨日的阴云,遮挡今日的阳光。

·人们若不因真理而团结,就会因谬误而分裂。

·忍耐与希望是今天和明天的装备。

·喜爱先贤是正信,厌恶先贤是伪信。

·恶之本质在于:始于暴力,终于愤怒。

·安逸舒适的生活会扼杀天赋,埋没才华。

·信仰只有征服人心,才能征服人。

·贫穷与富裕在成为现实处境之前,首先是一种精神状态。

·消极不能造就英雄,因为英雄意味着奉献和苦难。

·完美就是只要一息尚存,就竭力追求完美。

·伟人不会伤害小人,但傻子往往会误解。

·一个被人们同仇敌忾,不被公平对待的人,我认为他不是被压迫者。

·暴力是无理者的武器,无法以理服人时,便匆忙地操起了棍子。

·一种思想,若不能让人的灵魂发生转变,不能变成人间的某种活生生的东西,那它就没有生命力。

·安宁、健康和一日的生活所需,足以让智慧的头脑冷静思考,也许这种思考会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

·艰难与痛苦是培育英雄的土壤,伟人的才华都是在困境和努力中迸发出来的。

·一个人在希望时说出的“我”,与他在恐惧时喊出的“我”是不一样的,两者有天壤之别。

·强者应该把人们的事放在一边,用自己独特的力量去开辟实现目标的道路。

·信仰者的品行是最佳的宣传方式。美德具有神奇的魔力,它能吸引心灵,让人们汇聚在它周围。

·如果说,闪电是由不同的云朵碰撞而产生的,那么,真理之光则是由不同观点的碰撞而彰显的。

·每当自私的念头在心中涌起时,忠诚之火就会慢慢熄灭。

·当你穿上偷来的军服时,你绝不会成为一名军人。军人靠的是学问与智慧,而不是所穿的衣服。

·一个寡廉鲜耻,人格低下的人,哪怕他穿着名贵衣服,走在国王的行列里,也是没有力量的。

·在生活中,因逃避而死亡的人,远远多于冒险而死亡的人。

·忽视宗教义务和重大责任所带来的快乐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世界上的人真奇怪!真主的定然一丝不苟,他们却玩世不恭,忘记了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要受到清算。

·即使我们夜以继日的工作,没有真主的眷顾,我们的劳累所能收获的只是毁灭。

·拖延是无能者和消沉者的自欺。无法掌控今天的人,更无法掌控明天。

·敬畏真主是一种情感,它证明人性的高贵,心灵的敏锐及危难时刻的镇定。

谢赫穆罕默德·安萨里(求主怜悯他)将生命奉献给了穆斯林乌玛。他美好的一生都在革新对伊斯兰的理解,肩负伊斯兰的使命,宣扬伊斯兰的文明,捍卫伊斯兰的尊严。他用剑与伊斯兰的敌人和破坏者作斗争。他的剑就是他的笔和口。

·信仰是一种神奇的力量。一旦它深入人心时,就会使不可能变为可能。

·恶魔的武器是被封锁的,要摆脱它很容易。若有人被恶魔控制,则无能为力。因为法律无法保护疏忽大意者。

·当敌人们和睦相处,而穆斯林兄弟却兵戎相见时,宣礼塔就坍塌了,酒鬼们就成为伊玛目了。

·无所事事的个人和没有使命感的乌玛,是滋生最严重的精神疾病的温床。

·对于企图压迫你,诱惑你,侮辱你的尊严,亵渎你的宗教的人软弱是一种堕落。

·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而活的人,会为了自己的追求而遏制物欲。他们精神境界会使他们忘记最诱人的享受。

·伟人往往将其才华隐藏在重重幕后。直到紧要关头,人们才开始了解他们,犹如乌云过后圆月显现一般。

·有些人饱腹终日,忙忙碌碌,不知道对真主的义务,他们与那些吃饱喝足的牲畜没有什么两样。

·当你身陷困境,不知所措时,向真主求助吧,祈求真主为你指点迷津。真主是临近你的,你为何放弃他呢?

·诵念“奉真主之名”的人很多,但效果很少;谦恭记念真主的人太少,世界多么需要记念真主啊!

·艰苦奋斗者要比坐享其成者高贵。前者有一颗纯洁敬畏的心灵,后者只知道满足口腹之欲。

·对于信士而言,生活是一条永远延伸的线,它不会被死亡割断。

·“家庭主妇”是世界上最光荣的职责。只有具备最高尚品德,最纯洁思想的人才能胜任它。

·认为家庭主妇无所事事是对家庭含义的无知;认为家庭主妇只需要掌握烹饪与服务,是许多民族在文明崩溃和整体水平降低之后的动物式的观念。

·自私自利的人真可悲,他只注重自己的利益,只在乎自己的辛劳,只接近对他有利之人,而疏远他认为无用之人。

·成功的管理有两个简单的特性:开阔的视野与内在的激情。这两个特性是信仰的必然产物。它能使人直面生活,勇往直前。

·我们既不能固执己见,也不能轻易接受他人的观点,而应当探寻真理,努力去获得真理,当我们掌握了真理,就会知道怎样对待人。无论是敌是友,都要根据真理来判断。

·人要不断的激发希望,克制骄傲。人如果失去了希望,就会自暴自弃;如果安于现状,就会不思进取。

·人类的价值不在于他所掌握的真理和高尚的思想,而在于这些崇高的思想成为他的灵魂与行为,成为他的生活。

·当生活偏离轨道时,宗教就是对它的修正,它能指导人去认识真主,敬畏真主。

·两件事情不可能并存:贪图安逸与追求荣耀,顺服私欲与顺服真主。

·只有借助那些赤胆忠心者,一切信仰才会获得成功。他们在场时,不为人知;他们不在时,无人察觉。

·当富有原则的人坚持真理、坚忍不拔,不懈奋斗时,伟大的理想往往能够实现。

·如果人与真主的关系没有建立起来,那么,精彩绝伦的演讲,高明巧妙的著作,激情洋溢的群众,都一文不值。

他的言辞散发着信仰的激情,当我们阅读他的文字时,似乎能从字里行间听到那慷慨激昂的声音,看到他口中和笔端流淌出的真理……

·如果宗教不需要真主,不追求与真主同在,不希望真主的宏恩,不追求造福世界与人类,那么,宗教意味着什么?!

·情感丰富的人能够使自己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并对身边的人产生影响。重要的是,要有崇高的使命和优秀的信仰,这样,他们的行动才能让使命广泛传播。

·极端的唯我主义是人类的灾难,是道德的堕落。当这种观念占上风时,人的善就会荡然无存,恶就会无限膨胀,使人生活在狭隘的天地中,自我封闭,只关心自身的利害。至于广袤的世界与成
千上万的同类,只是他实现自身愿望或令他感到恐惧的工具

·肤色、强弱、贫富是不会影响人格,在今后两世也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一颗充满善、谦卑和尊重权利的心,才是值得重视和赏识的。

·我对你的尊重并不意味着对你惟命是从。我指责某人,也并非意味者我永远比他强;美德的本质只有真主至知。或许那些德高望重的领袖会犯错误,但这不会贬低他们用夜间功修、虔诚敬事、忍辱负重及自我牺牲所获得的品级。

·我们为何哀叹恩典的丧失和罪恶的蔓延?忘恩负义乃人之本性。如果我们期待人感恩,那么,我们就会使自己陷入不应该有的“操劳”中。

·要警惕两件事:羽翼尚未丰满时的炫耀;为了得到人们的关注而完善自己的能力。

·伟大的标志之一是:你对某人的思想观念不认同,但内心喜欢他,坚决反对使他为难。

·伟人越是完美,心胸就越宽广,梦想就越绚丽。他会理解人们,宽容他们的过错。当愚者侵犯他,企图使他难堪时,他会从高处俯视他,就像哲学家看着道路上嬉戏的孩童——也许他们在向他投掷石块。

·人性为何羞于表现自己的需求?因为人的天性意识到,超越这些需求才是人性的根基,摆脱其羁绊才是自由,战胜肉体的需要和精神的恐惧也是对人性的肯定

·没有信仰的原则与思想,本质上仅仅是一些空洞的言辞和僵死的概念而已。赋予其生命的乃是源自人类内心的信仰激情。人们绝不会相信冰冷的头脑而非炽热的心灵所产生的原则和思想。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其思想的直接反映。正如一个人通过思想才能行动,从事生产活动;同样一个人也会由于思想而生病和痛苦。

·你以为你所拥有的金银就是你的资本,这是错误的。你最大的资本是真主赋予你的各种才能,如智慧、能力和自由。这些才能中最重要的,也是你最根本的财富的东西是:真主恩赐你的健康体魄,使你从头到脚没有疾病,借助它你才能自由地追求美好生活。

·暴君不可能维持其统治,除非人们被洗脑,思想僵化,并且强制有思想的人只从暴君喜欢的角度看待问题。

·一个被人们同仇敌忾,不被公平对待的人,我认为他不是被压迫者。懂得真理的人何其少!在懂得真理的人中,崇敬真理,为真理而生的人又是何其少!

·你知道如何盗走一个人的生命吗?让他期待明天而忘记今天,直到生命结束,他一事无成。在时间逝去之后,我们才懂得生命的价值在于我们活着,活着的每时每刻。

·展现在你面前的当下,你自身及你所处的或好或坏的环境,就是形成你的未来的基础。故你不要拖延或等待。

·为不幸而痛苦并不可鄙,伊斯兰所反对的是,因不幸而变得低贱。英雄的时代已经失去了。那时的负伤者自己疗伤,然后坚强地重返战场,而不是悲观失望,导致伤势越来越重,最后只能等着别人来救。

·有的人将自己可怜的付出与懒惰者比较,或者将自己浅薄的知识与愚蠢者比较。于是,他认为自己非常了不起。实际上,他非常需要努力完善自我,但他被蒙蔽了。

(来源:《开启辉煌之门——穆罕默德·安萨里提升自我的222个方法》,克里姆·沙兹里编。艾勒法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我所认识的穆罕默德·安萨里》,优素福·格尔达威著。开罗曙光出版社,2000年第一版。)

文章来自:http://www.onislam.net/arabic/fiqh-a-tazkia/faith-reflections/135304-2011-12-29-05-30-32.html

http://www.islam.net.cn/html/yisilanwenhua/yishu/2012/0204/4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