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穆罕默德先知的麦地那宪章与多元化

穆罕默德先知的麦地那宪章与多元化

Rate this post

麦地那宪章为解决争端提供了范例,不是通过军事手段或别有用心的方式,而是通过尊重、接受及对战争的谴责,获取和平、多元化……

在整个历史进程中,似乎不同文明、文化、部落、宗教之间的冲突很普遍。同时,历史也揭示了解决制造敌意的紧张局势、分裂局面的方法——斡旋、外交、对话。不管是领土、宗教争端还是种族歧视,许多冲突非常复杂,甚至很难就一点达成共识。那么在被经济、自然资源、种族和宗教意识形态推动的当代世界,什么是最好的斡旋事态的方法呢?麦地那宪章为此提供了范例,不是通过军事手段或别有用心的方式,而是通过尊重、接受及对战争的谴责(这反映了穆罕默德先知*倡导的部分基本教义),获取和平、多元化。通过细读麦地那宪章,我将展示多元化是如何在麦地那得到推动和确立的,以及这个宪章为什么能够避免造成当今世界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之间分歧和误解的思想、言辞、媒介。

原始的麦地那宪章文件已不存在,但流传最广的该宪法版本是伊本•伊沙克(Ibn Ishaq)在《真主使者的生平》(Sirah Rasul Allah)中所记录的。英文翻译请见wikisource。

当先知被迫迁徙麦地那的时候,当地人是个“混合体”(akhlat),由不同的部落构成(主要是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彼此之间的征战已持续近一个世纪,造成“内乱”,因此先知来到这里(Peters1994,4)。麦地那(被称为叶斯里布)的部落战争及缺乏管理,意味着在很多情况下,争端是通过“刀剑”来解决的,这加剧了分裂和冲突。卡尔恩•阿姆斯特朗(Karen Armstrong)巧妙地解释了在被战争蹂躏的阿拉伯盛行的精神力和部落体系,先知要在这里努力获取和平(Armstrong 2006,19)。“部落是至高的,而不是某个神。部落成员要使自己的个人需要和愿望服从部落的福祉。如有必要,要为部落的存在奋斗到死。”(Armstrong 2006,24)从政治的角度讲,这样的体系说明,在叶斯里布的部落间几乎没有合作可言。该地区由缺乏策略的势力统治着,他们重视武器和军事力量,相信只有来自外部的可信任的人才能完成斡旋,这个人应该与事件或部落没有关联。先知不仅符合这些条件,而且真主派遣他的任务之一就是传播和平和统一;以伊斯兰之名,通过教导古兰经的教义,构建由不同群体组成的社区或者说稳麦(ummah)。

古兰经讲,真主“曾教人用笔写字”(古兰经96:1-5)。这暗示了麦地那宪章,因为该宪章反映了这段经文,表明真主通过论述教育人们,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在麦地那宪章这一故事中,讨论带来了和平;通过沉思,达成一致意见,各部落均感到,宪章为他们带来了益处,没有侵犯他们的地位;造成过去争端的对立不存在了。“伊斯兰的许多宗教仪式、哲学、学说、经文的[不同解释]、圣地,是对伊斯兰社会政治事件不断感到苦闷,进行自我批判后的结果。”(Armstrong 2006,14)。伊斯兰非常重视理性——对宇宙、人生以及宗教的理性。安萨里(Al-Ghazzali,1058-1111)说:“疑问帮助找到真理。没有疑问的人,没有思考。没有思考的人,不能找到真理。”尽管这句话是讲伊斯兰哲学的,但始自理性的核心——伊斯兰的重要部分。耶特金•耶尔底里姆(Yetkin Yildirim)写出了如何利用个人的知识和绝对理性的方法。如果具体答案不在古兰经和圣训中,那么就需要个人的理性(ijtihad)(Yildirim 2006,109-117)。先知通过麦地那宪章,以实际行动实践了伊斯兰。通过理性、讨论、沉思,一个和平协议产生了。

宪章及其和平的形式就是种巨大的成就,宪章的内容更是反映了这种成就。通过尊重和彼此接受,一个稳麦形成了,多元化形成了;这向我们展示了先知抗争蒙昧时代(jahiliyyah)或者说愚昧(正是愚昧造成了暴力和恐怖)的一种方式(Armstrong 2006,19)。细看宪章条文,也反映了先知如何成功地创造并领导一种持久的和平。第一条:“他们是一个稳麦(ummah)。”(Sajoo 2009,94)这描述了宪章其余部分的最终讯息和目的,标志着一个稳麦的建立。宪章是统一这座拥有不同群体、文化、宗教、语言的城市的文件。先知带着宽容之心(这是伊斯兰在管理外域时的基本方式)来到麦地那。“因为这种伊斯兰的宽容之心,穆斯林尊重被征服土地上人们的宗教;他们不干扰当地人的信仰,也不涉足他们的教堂。”(Can 2005,172)第25条显示了宪章的宽容程度,也是实践伊斯兰的例证。“犹太人……和信士们是一个稳麦(ummah)。犹太人信仰自己的宗教(din),穆斯林信仰自己的宗教。”(Sajoo 2009,96)这段宪章与古兰经的一段经文相一致:“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古兰经2:256马坚版)在真主那里,正如古兰经所说:“信道者、犹太教徒、基督教徒、拜星教徒,凡信真主和末日,并且行善的,将来在主那里必得享受自己的报酬,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古兰经2:62马坚版)

麦地那的库巴(Quba)清真寺。被认为是伊斯兰的第一座清真寺。照片拍摄日期不详。

麦地那宪章以历史文件的形式从内容上反映了多元化。F•E•彼得斯(F.E.Peters)解释说“尽管协议各方不都信仰伊斯兰,但均认可先知的权威,接受他作为社区领袖,遵守他的政治判断”(Peters 1994,199)。先知是在各部落的提议下来到麦地那的,历史书上亦没有起义的记录,所以我们知道,在那里他从未被否定过。因为先知引入的法律,各部落显然没有为他的到来或管理感到威胁。社会是多元的,没有压迫。先知——如第25条所示——从未将伊斯兰信仰强加给麦地那的民众,就是说他们仍可以实践自己的宗教和习俗,而不受压制,这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他没有谴责所有其他方式的生活,唯伊斯兰为是,以此来构建稳麦;相反,他将该城所有的居民团结到一面道德生活和伦理思想的旗帜下,实现所有人、所有宗教的平等。

先知将团结、尊重、宽容、爱相结合,构建了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宪章第40条写道:“只要不伤害你,不背叛你,‘受保护的邻居’(jar)如你自己一样”(Sajoo2009,97)。人们是安全的、受尊重的,可以自由地实践自己的信仰,信仰是受保护的。同时,这种对信仰的保护是理性的,并不保护错误行为和背信弃义者。

麦地那宪章可被认为是第一步将宗教和政治相结合的宪法(Yildirim 2006,109-117)。尽管自这部宪法之后,地区政治已经发生变化(近来更是恶化),但伊斯兰的价值在穆斯林世界保存下来,并仍在继续传播。虽然有些政府仍把持着他们的民众,但透过人们的生活方式、交流内容及对人生的态度,伊斯兰仍闪耀着她的光芒。我想谈谈自己的亲身经历。2009年1月,我到伊朗、土耳其和伊拉克北部去,和完全陌生的主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尽管媒体对这里的人们有着各种报道,我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热情。政府更迭,而穆罕默德先知一直活在人们中间。我所带有的传统引起人们的好奇,也受到他们的尊重——如同先知在麦地那各部落之间所实现的一样。我受到真诚的欢迎,感觉自己是群体的一份子——如同先知在麦地那各部落之间所实现的一样。我出现在伊斯兰为主流的社会中,这个社会是我们在西方很少听闻的——因为不公正地将伊斯兰和极端主义相混淆。我看见了宽容的穆斯林,他们视我为渴望和平和尊重的另一个人——而不是背信弃义者。这也是先知在麦地那所实现的——一个构建在团结和信任基础上的社会,而不是以宗教或种族为基础的社会。一个构建在宽容基础上的社会。一个构建在和平基础上的社会。先知似乎知道,精神和信仰是不能强制的,因此,他反对部落之间、信仰之间的歧视,寻求团结和尊重。

在当代分析麦地那宪章可以使我们洞察伊斯兰和宗教的多元化(Sachedina 2001)。伊斯兰在麦地那首先实现了多种宗教和多种族群的共存,反映了古兰经中“推演出来的宗教多元化及包容理论”(Sachedina2001,26)。古兰经是毋庸置疑的,是绝对的;因此,她是理解伊斯兰宗教多元化的关键。在麦地那宪章第39章中写道:“叶斯里布谷对于文件中的民众来说是神圣的”(Sajoo 2009,97)。而对全人类来说,宇宙也是神圣的。古兰经写道“世人原是一个民族……”(古兰经2:213马坚版)。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在宇宙中是一个民族,那么无论是哪种宗教,都是真主的仁慈,是这仁慈拯救了我们。宗教的差别,让我们忽略了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向一个更高的存在祈祷。我们都是真主创造的,团结是必须的,也是可行的。

先知在麦地那的作为,激励我们利用自己的理智来看待世界上广泛而不同的信仰——从欧洲到亚洲,从北美、中美、南美到非洲,一切一切的地方;激励我们理解“其他宗教中显示出来的古兰经精神”(Sachedina 2001,23)。这种理解显示了伊斯兰是种认主独一的宗教,尊重其他信仰的权利(Stewart 1994,207)。与任何其他时期不同,在全球化的社会里通讯交流非常发达,相互之间的理解、对各自信仰的理解很重要,可以帮助实现和平和稳定。在全球化的世界里,站在当代的角度看麦地那宪章非常有必要。先知在麦地那进行了宗教间的讨论,博厄斯(Boase)写道,基督教徒在拜访先知并与之会面后,在清真寺里做了祈祷(Boase 2005,252)。我们可以了解到,一个稳麦是如何通过有效的方式来构建一个多元化的国家的。麦地那宪章融合了世界上所有宗教的特点:和平、爱、自由、信任、宽容——这些带来了稳定。
  麦地那收获了和平,不是通过武力,也不是通过财富,而是通过坚定不移地实践伊斯兰——宽容、爱、理性、信仰主——不管是圣经中的主、古兰经中的主,还是讨拉特中的主。麦地那宪章可以被认为是第一部表明伊斯兰否认宗教强制的宪章。数世纪的实践表明,调解、斡旋是解决冲突最有效的方式。针对目前的各种冲突,应该把麦地那宪章作为先例,对其进行探讨。建立一个稳麦,实现个人的多元化。判断人们的标准不该是他们的信仰,而是他们的行动。迫害使局势紧张,理智和宽容是和平的核心。如同在麦地那各个街道曾经实现的那样,通过宽容和尊重,有一天,我们也将拥有一个全球性的稳麦。每个基督徒会对身边的穆斯林说:“祝你平安。”而穆斯林也会回应道:“也祝你平安。”

作者:肖恩•威廉姆•怀特(Sean William White)毕业于墨尔本莫纳什(Monash)大学。

参考文献:

• Armstrong, Karen. 2006. Muhammad: A Prophet for Our Time, New York: HarperCollins.

• Can, Sefik. 2005. Fundamentals of Rumi’s Thought, New Jersey: The Light, Inc.

• Lecker, Michael. “Waqidi’s Account on the Status of the Jews of Medina: A Study of a Combined Report,” in Uri Rubin (ed), The Life of Muhammad, Great Yarmouth, 1998.

• Peters, F. E. 1994. Muhammad and the Origins of Islam, New York: SUNY.

• Ramadan, Tariq. 2007. The Messenger: The Meanings of the Life of Muhammad, London: Allen Lane.

• Boase, Roger. Ecumenical Islam: A Muslim Response to Religious Pluralism, in Roger Boase (ed.). 2005.

• Islam and Global Dialogue, England, Ashgate.

• Sachedina, Abdulaziz. 2001. The Islamic Roots of Democratic Pluralism, New York: OUP.

• Saeed, Abdullah. 2006. Islamic Thought: An Introduction, UK: Routledge.

• Sajoo, Amyn B. 2009. Muslim Ethics: Emerging Vistas, London: Institute for Ismaili Studies.

• Stewart, P. J. Unfolding Islam, Lebanon, 1994.

• Yildirim, Yetkin. “Peace and Conflict Resolution in the Medina Charter,” Peace Review, UK: Routledge, Vol. 18, Issue 1. January 2006.

注:

1. Muhammad B. Waqidi, ‘Umar al-Waqidi. Kitab al maghazi. Ed. M. Jones. London, 1966, as taken from: Michael Lecker, ‘Waqidi’s Account on the Status of the Jews of Medina: A Study of a Com- bined Report’, in Uri Rubin (ed), The Life of Mu-hammad, Great Yarmouth, 1998, p. 23.

2. www.ghazali.org

*愿真主赐他平安与吉庆

来源:http://www.islamicity.com/Articles/articles.asp?ref=IC1102-4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