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米兰偷师学艺

米兰偷师学艺

Rate this post
福尔斯塑胶花有限公司,设在米兰市东郊的马其顿大道168号。  李嘉诚进厂报名后才知道,这家公司原来是几天前他曾经探访过的维斯孔蒂塑胶厂的分公司,专门生产新式的塑胶花朵。不久前他在香港一家餐馆里的画…
  福尔斯塑胶花有限公司,设在米兰市东郊的马其顿大道168号。
李嘉诚进厂报名后才知道,这家公司原来是几天前他曾经探访过的“维斯孔蒂”塑胶厂的分公司,专门生产新式的塑胶花朵。不久前他在香港一家餐馆里的画册上所见到的那些艳丽无比的塑胶花,就是这家公司生产的。李嘉诚没有想到世间之事有时竟然如此奇妙,一个在香港已有近百名工人的塑胶厂老板,如今到了米兰,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打工仔。
即便是想在这里当一个打工仔,对李嘉诚也不容易,他必须要经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才能如愿以偿。因为该公司招工启事中虽然说外国人也可以进公司打工,可是,李嘉诚所持的护照,毕竟是只有短短三个月期限的旅行护照,按照“福尔斯”公司的招聘条款,像李嘉诚这类旅行者,一般应聘肯定是要遭到拒绝的。所以当他递上香港的护照时,招聘官员马上就沉下脸来,说:“不行,这位先生根本就不具备应聘的条件,你不能被录用。”
李嘉诚对此早有所料,他不急不恼,只是苦苦地向那位大胡子招聘官哀求说:“先生,我确实没有想来贵公司打工,我本想利用学校的假期,对贵国进行一次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的旅行。米兰也并不是我的最后归宿,我是想到美丽的威尼斯水城好好观光的。可是,我的运气不好,就在抵达米兰的当天晚上,我随身携带的所有旅费都在一家旅馆失窃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如果不打工的话,那么吃饭都成问题。我是一个穷学生,如今在意大利举目无亲,希望贵公司从爱护外国青年出发,让我这里进行短期的打工吧,只要我把回香港的旅费赚到手,我马上就可以离开贵公司的。”
大胡子听了心中虽然有些同情,可他仍然不肯收留李嘉诚,他大手一挥说:“对不起,先生,我们是一家公司,并不是临时收容站,这里又怎么能为你解决回香港的费用呢?你最好还是到其他机关去想一想办法吧?”
李嘉诚今天清早为了进这家塑胶公司应聘,也曾做过各种周到细致的准备。为了能让招聘官同情自己,他甚至脱下了从香港来时穿的那套笔挺西装,特意从旧货市场上买了一套破旧的衣服。他又取下了领带和皮鞋,换上了一双破旧的布鞋,浑身上下打扮成一个前来欧洲旅行的穷学生模样。李嘉诚知道如果在大胡子这里卡住,那就等于他白白花钱跑了一次意大利,成了地地道道的赴意旅游者了。而就李嘉诚此时的急迫心情而言,意大利即便有再让人神往的山山水水,也难以吸引他的兴趣。没有什么能比他进公司亲眼看看如何生产塑胶花朵更为迫切的事了。
李嘉诚被大胡子拒之门外以后,不肯马上离去,一个人神情郁郁地坐在门前椅子上,愁锁双眉,长吁短叹。他没有想到刚才自己与大胡子的一番对话,已被一位匆匆经过的女人看在眼里。那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穿一套深蓝色的工作服,显得几分富态。李嘉诚遇事和霭的态度,遭受挫折以后不卑不亢的气度,都让这位路过招聘室的中年女人产生了格外的好感。“喂,香港青年,你真想到我们公司打工吗?”这个女人凝视着双手抱头的李嘉诚,问道:“你不知道我们招聘的工人都要吃苦吗?你一个学生怎么能够受得了呢?”
李嘉诚那时还不了解女人的身份,所以对她的询问漫不经心地答道:“什么辛苦我都不怕,只求能进公司的车间参加劳动就好。”
女人托起李嘉诚的手掌瞟了一眼,意外地怔了一下:“咦,你一个学生的手掌为什么会有这么厚的茧子呀?看来你在香港就打过工吧?”
李嘉诚苦笑:“是的,我的家境比较穷,从小就靠自己的勤工俭学维持学业,所以进贵公司打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大事。”
女人从心里已经理解和接受了温文尔雅的李嘉诚,可是她仍然不停地追问:“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你称自己的家境贫苦,为什么你能从香港乘飞机到我们意大利来旅行呢?据我所知,从东方来到西方旅游的人,一般都是富裕人家的子弟,你不觉得自己的言行与你的自述南辕北辙吗?”
“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必要在任何人面前说假话。”李嘉诚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并冲着女人笑了笑,说:“至于您问我为什么会有钱到你们意大利来旅游,这有什么奇怪呢?我的贫穷可以体现在我的衣食住行上,然而我从来不肯因为贫穷而让我的精神世界空虚。我只要有一点钱,就会去旅行。旅行就是我最大的精神追求,我省吃俭用来看米兰的博罗梅奥大教堂、埃马努埃尔国王的王宫,寻觅拿破伦在1796年统兵进犯米兰时的遗迹,因为这是我最大的享受啊。夫人您说,我这样情愿饿肚子也要一饱眼福的做法有什么不当吗?”
“好,小伙子,你说的很好。”女人充满狐疑的目光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她甚至被李嘉诚一番颇谙意大利历史的谈吐惊呆了。她觉得面前站着的香港青年,正是她公司所需要招聘的工人。于是女人以断然的语气说道:“我现在荣幸地通知您,香港小伙子,你已经被我们公司录取了。如果你真想实现你通过打工赚回香港的路费,那么我们可以为您提供这个条件。只是你从现在开始恐怕要付出一定的气力作为代价了。

福尔斯塑胶花有限公司,设在米兰市东郊的马其顿大道168号。  李嘉诚进厂报名后才知道,这家公司原来是几天前他曾经探访过的维斯孔蒂塑胶厂的分公司,专门生产新式的塑胶花朵。不久前他在香港一家餐馆里的画…
李嘉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禁把这位穿普通工作服的女人上下打量一番,半晌才说:“您说我被录取了?”“是啊,我确定的事,任何人都是无法反对的,你可以到里面去办理进公司的手续了。”女人说着,向内室招了一下,刚才把李嘉诚拒之门外的大胡子走了出来,他听了女人的话,态度立刻大改,马上对李嘉诚笑着说:“好好,既然公司总经理答应留用,我照办就是!”
李嘉诚就这样被留用当上了一名车间送料工。
福尔斯公司共有三大车间,分别是选料、定型和包装程序。让李嘉诚感到惊讶的是,这座生产塑胶花朵的公司就像它所从事的事业一样,偌大的厂区里几乎就象干净整洁的花园一样,厂区大道两旁栽满了各色艳丽的花朵,有专门管理卫生的工人在不停地洒水和清扫路上的积物,哪怕是一片树叶也不放过。李嘉诚正是通过这些来判定这家企业的管理水平。他把眼前的情景与他在香港宵箕湾的长江厂相对比,意识到两者之间无法相比的差距。
李嘉诚进了选料车间。厂房宽大,四壁几乎都是巨型落地窗,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口投映进来,照亮了每一张选料桌子。工人们就象坐在那里办公,一个个井然有序,默然地在选料桌前挑选原料。服饰艳丽的女工居多,间或也有几个男工在各桌前指导选料。整个一间几千平方米的大车间里在工作时鸦雀无声,李嘉诚首先从这里学到了厂风和厂纪,特别是车间四壁上张贴的宣传口号,更让李嘉诚为之心动:“严明的厂规是保证产品质量的根本。”“纪律和质量是公司的生命。”“没有精良的质量,就没有广泛的信誉。”“用户是上帝,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李嘉诚在开始几天里频繁出入的只能是选料车间,在经过选料桌时也只能走马观花,无法仔细观看女工如何选择塑胶花的原料。当然,他更无法从这里得到他急需的原料配方。至于观看塑胶花的生产过程,那需要他进生产车间,而那些事关重要的车间是不准许无关人员进去的。李嘉诚心里清楚,如若想在管理森严的“福尔斯”公司获得他渴望了解的制作塑胶花的工艺资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他必须要有一定时间,同时还要在工人中间广交朋友。只有通过潜移默化的接触与交流,才可能逐渐获得一些有益的资料。这件事对于李嘉诚来说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也知道以自己端正的人品,是不该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求得生产塑胶花知识的。然而每当他想到自己在香港前期办厂所遇到的挫折时,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压力。他必须要把自己的长江厂办成在香港几百家同类工厂中的佼佼者,如果他想达到这一目标,就必须付出包括给外国公司打工的代价。非此他是绝对不可能在短期生产出独具特色的塑胶花的。
李嘉诚的诚恳态度和苦干精神很快赢得选料车间上下的一致好感。他开始可以在这大车间里自由走动,有时也可以与那些女工们用英语进行悄悄的交谈。李嘉诚看到了各种原料的配比,这些看起来杂乱无章而实则颇有章法的原材料,从桌上的筛选到分门别类地装箱,直到运往下一个车间,其实内含着固定的原料配比。久而久之,他就凭着观察得到了原料比例的估算。李嘉诚看在眼里,记在心间。
一个月后,李嘉诚得以进入定型车间。
这是“福尔斯”的核心车间,厂房并不比选料车间大,可是,内中的布局却更加有条理。车间正中是一座四周全然封闭的定型中心,里面有几台李嘉诚从没见过的新式机器,如果从表面上观察,这些制造塑胶花的器械与他们长江厂的机器截然不同,然而当他仔细一看,机器的功能与他们长江厂的设备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不同的只是这些设备的操作者们在为塑胶花定型的时候,有着与众不同的技巧。李嘉诚有时在车间外静静地观察着,心里也暗暗地记下了技工的操作手势和窍门。在意大利工人操作下生产出来的塑胶花朵,果然别出心裁。不但花瓣的色泽艳丽,而且叶片有弹性。塑胶花经过几次加温最后定型,让本来并不娇嫩的花蕾变得越加光滑和透亮。
李嘉诚如果想学到意大利制造塑胶花的真正技术,当然不能仅靠这种远距离观望,还必须从那些技工口中得到一些相关的技术。他通过与车间工人交友的方式,在平时的闲谈中得到与塑胶花相关的经验。对于所有一切看似随意的只言片语,李嘉诚都牢记心中。如此两个月时间倏忽过去了,李嘉诚该回香港了。在当年5月,他搭上了飞往香港的班机,终于如愿以偿地回到了他的长江塑胶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