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美国医学博士劳伦斯·布朗皈依伊斯兰

美国医学博士劳伦斯·布朗皈依伊斯兰

Rate this post

我以前曾多次讲述过我的皈依历程,这次我把它以文字的形式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但是我觉得皈依伊斯兰的故事并没有什么价值,而真正有价值的是我皈依历程中获得的一些经验与教训。我就从这些经验教训谈起吧。

毫无疑问,每个人的皈依都有原因,每个人的皈依 过程中都有感人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涉及到一些巨大的、改变命运的事件,足以触动生活在唯物世界的人,关注自己的精神生活。而经历如此戏剧性变化的人们, 开始第一次面对人生中的重大问题,而这些问题又迫使他们提出许多关于生活的目的之类的疑问,例如“是谁创造了我们?”、“我们为什么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等。但除此以外,大多数皈依故事都是相似的,或相近的,比如谦卑地双膝跪地,真诚地向主祈祷。当回头来看时,发现那确是他们生活中第一次真诚地祈祷。我一 直对这些共同点很好奇,从中总结出了一些重要的经验与教训。首先,我要说的是大部分皈依者经历的是从自我审问到直接向主祈祷的过程,这中间没有任何媒介介 入,因而也就没有任何困惑阻挠。例如,具有三位一体信仰背景的人,当面对灾难时,就会本能地、下意识地直接向上帝祈祷,而从不会向三位中的另外两位祈祷。

 

让我以一个故事为例。有一位很流行的电视女福音 传播者讲述她的“再生”及回归基督信仰的故事。她曾遇到一起可怕的沉船事件,而她是唯一的一位幸存者。这位女士叙述,在求生的那些日日夜夜里,她漂泊在广 阔的海洋上,是上帝召唤着她,指引着她,保护着她。你可以想象,她在讲述那惊心动魄的故事的五到十分钟里,说到上帝如何这样做,如何那样做,而她又是怎样 寻求他的喜悦、怎样向上帝祈祷、怎样崇拜独一的上帝云云。然而,当她得救时(她描述了她得救的那一刹那)她登上甲板升高双手向天空呼喊:“感谢你,耶 稣。”

 

这里有一个教训,关系到“忠诚”的问题。在恐慌 和危险面前,人会本能地直接向上帝求助,而当感觉到自身的安全有了保障时,往往又回到原来的信仰上,很多人(尽管不是大多数)往往在此迷误。现在,我们都 知道,许多基督教徒将耶稣等同于上帝,想对这一点进行探讨的人,我建议他们阅读一下我就这一主题所写的《十诫始末》(Amana出 版社)一书。此外,我还要说的一个问题就是“谁是真正被拯救者?”几乎所有宗教信仰者都在讲述上帝或他信仰的宗教是如何拯救人的问题,而且所有的宗教信仰 者都坚持认为自己的信仰才是真理。但上帝只有一个,因此正教也只有一个,正道只有一条,除此以外的都是迷误。他们的个人奇迹只证明他们不得正信,而不证明 他们得到了真理。安拉在《古兰经》中教导我们说:

 

“不信道的人们说:‘怎么没有一种迹象从他的主降临他呢?’你说:‘安拉必定使他所意欲者误入迷途,必定使归依他的人走上正路。”(《古兰经》13:27)

 

还说:

 

“至于确信安拉,而且坚持其天经的人,他将使他们入在从他发出的慈恩和恩惠中,并指示他们向主的正路。(《古兰经》4:175)

 

不信道者误入迷途,那只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但有正信的人,即使受到误导,也不会动摇。有谁 有像我一般的皈依伊斯兰的经历呢?每个人的皈依历程都不同,但愿穆斯林兄弟们能从我的皈依故事中获得一点启发,不要对“三位一体”——神父、圣子、圣灵的 信仰者和祷告者叹息和绝望。如果有人舍弃安拉而向人或物祈祷时,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怎样甄别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而步入迷途?还有那些以导人于迷误为 目的的人,我们该如何应对?

 

关于这些问题的调查和解答,我在《十诫始末》一书中做了详细论述,而在此,我只讲讲我的皈依故事。

1990年冬季,我的第二个女儿出生了。随着女 儿的呱呱坠地,一个噩耗也随之降在我的身上,冲走了盼望已久的喜悦。女儿被查出是先天性主动脉缩窄。这意味着,女儿从心脏开始的大部分血管萎缩,她的身体 从胸部到脚趾呈青铜色,得不到充足的血液供应,生命危在旦夕。得知这一诊断时,我悲痛欲绝。作为医生,我知道患有这种病的婴儿成活的几率微乎其微。一位在 华盛顿特区儿童医院工作的胸外科顾问,见我情绪激动,便要求我离开重症监护病房。在如此大难面前,我没有同伴,感觉很无助,一个人不安地在外面等候这位顾 问的检查结果。焦躁不安的我去了医院的祷告室,双膝跪地。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诚地向上帝祈祷和许愿。我曾是一位无神论者,而此时此刻我从某种程度上承 认了上帝。通过这次恐慌,我一下子从一个完全不信仰造物主的人,成为一个造物主的信仰者,尽管对他还是半信半疑。我说如果上帝救了我的女儿,我将会寻求和 遵从他的正教,将一心追求他的喜悦。大约十到十五分钟后,我回到新生儿监护病房,那位顾问告诉我女儿已无大碍,我异常震惊。按照顾问的估计,两天后女儿再 无需任何医疗和药物。之后,女儿康复,完全像正常孩子一样。

 

作为医生,我知道医学对此的解释。正如那位顾问 解释说,主动脉缩窄是一种独特的疾病,靠氧气化处理康复的几率很低,所以最终要靠自身的抵抗。我能理解,但我不敢相信。因为眼前有不可否认的事实:对于这 种病,儿童护理组的专家都觉得束手无策。至今我还记得,当时他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发呆。最后,还是那位顾问做出了正确的判断:用孩子自己抵抗力。当然最后 我的女儿汉纳像正常孩子一样康复出院了。那次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极度恐慌的那一刻我对上帝的许诺,以及本能地祈求上帝宽恕和解救的事。作为一名无 神论者,我完全可以保持我的无神论思想,完全可以将女儿的痊愈归功于医生的正确判断和处理,而不是造物主。但是,我不能。我们曾在孩子出生前后做过心脏超 声波,检查显示,女儿活不过一天,于是我把未来的事情全托靠给了造物主,事实证明我应验了。即使那件事从医学的角度可以给予解释,但一切都由全能的造物主 掌管着,全凭造物主的前定,是他应答了我的祈祷。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我也不去接受其它的任何解释。

 

以后的几年里,我努力去实践我的诺言,但是我失 败了。我研究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各种教派,但从来没有觉得我找到了真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基督教教会,在罗马天主教会上花费的时间最 多。但是,我从来没有接受基督教信仰。我不能,理由很简单,我无法调和耶稣在《圣经》中的教诲和各基督教派别对《圣经》的解释。最后,我一无所获,回到家 里,呆在家里自己读书。这时候有人给我介绍了《古兰经》和马丁·林斯所撰写的先知穆罕默德的传记《穆罕默德和他的早期生活》。

 

通过几年的学习,我从犹太经典中得知有三位先知 追随过摩西(穆萨),施洗约翰和耶稣基督是两个,第三位在《旧约》中有所预言,在《新约》中耶稣基督也预言了在他之后将有一位使者降临。在我了解到《古兰 经》认主独一的信仰及阅读穆罕默德传记之前,我就依照摩西和耶稣两位使者的教导,认定穆罕默德就是预言中的最后一位使者,这绝不是我阅读了穆罕默德传记之 后才有的认识。而当我确信穆罕默德是最后的使者以后,突然间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意义,一脉相承的众先知、一系列的启示、认主独一的宗旨横贯古今,直至《古兰 经》全美启示,封印万经。就在那个时候,我光荣地加入了伊斯兰,成为了一名穆斯林。

 

我很聪明吗?不,一点也不。如果我认为是我自己 领悟了真理,那么,我将会犯下极大的错误。过去的十年里我获得的深刻教训是,我是籍安拉的眷顾而成为穆斯林的,若非此,世界上比我聪慧的人比比皆是,但他 们都没有领会伊斯兰的真谛。这不是聪慧,而是启迪。安拉已经启示了,但仍有许多的不信道者甘愿迷误,即使他们已被警告否认安拉者将受惩罚,他们也不为所 动。安拉在《古兰经》中谕示:

 

“不信道者,你对他们加以警告与否,这在他们是一样的,他们毕竟不信道。安拉已封闭他们的心和耳,他们的眼上有翳膜;他们将受重大的刑罚。”(《古兰经》2:6-7)

 

但是,另一方面,安拉报喜道:

 

“谁信安拉,他将引导谁的心……。”(《古兰经》64:11)

 

“安拉将他所意欲者招致于正教,将归依他者引导于真理。”(《古兰经》42:13)

 

又说:

 

“……安拉指导他所意欲者走向正路。”(《古兰经》24:46)

 

我感赞安拉引导了我。我将安拉的引导归纳为:认识安拉,崇拜安拉,履行承诺,遵从正教,接受引导,身体力行。

http://www.yisilanzhilu.com/%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E7%94%B7%E4%BA%BA%E4%BB%AC%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1022-%E7%BE%8E%E5%9B%BD%E5%8C%BB%E5%AD%A6%E5%8D%9A%E5%A3%AB%E5%8A%B3%E4%BC%A6%E6%96%AF%C2%B7%E5%B8%83%E6%9C%97%E7%9A%88%E4%BE%9D%E4%BC%8A%E6%96%AF%E5%85%B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