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美国原天主教徒克莉丝汀

美国原天主教徒克莉丝汀

Rate this post

我在15、16 岁上中学时就开始学习和研究宗教。一开始我同一帮原以为是朋友的人们学习研究,但不久我发现这些人是些不成事的,他们的生活目标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低 级”。我不希望这些人对我未来的成功产生任何影响,因此我完全断绝了同他们的一切来往。由于没有朋友,我独自一人学习,起初非常困难。我只有凭借自己的所 能苦苦寻觅自己的未来。自然地,我转向了寻求上帝,但找到真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什么是真理?这是我开始寻找宗教的最初的一个问题。

 

我们家经历过多次宗教信仰的转变,全家有犹太教徒、基督教徒。而今,艾里哈目杜林俩嘿(Alhumdulilah,一切赞颂归于安拉),又有了穆斯林。

 

我的父亲和母亲当年结婚时,他们就决定以后由孩子们自己选择信仰什么宗教。当时,他们在天主教堂举行了婚礼,所以就选择了天主教(我们镇只有600人 归信),我和妹妹也是伴随着天主教信仰长大的。回顾我们家不同信仰间的转换过程,可以看出全家人的信仰自由程度。但我认为他们都没有真正找到信仰上的归 宿,他们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应付宗教。在经过了这些变化后,宗教信仰对我的家庭,包括对我的母亲、父亲、妹妹和我已没有那么重要了。在圣诞节和复活节期 间,教堂似乎变成了我们的家,但我总感觉到宗教与我的生活严重脱节,因为只有在每周一次赴教堂祷告时,我才感觉到宗教的存在。换句话说,我不是有意识地去 信仰上帝和依照他的教诲去生活。

 

我无法接受以下的一些天主教信条:

 

1. 向牧师忏悔:我想为什么不直接向上帝忏悔而非要通过一个凡人呢?

 

2. “完美教皇”(罗马主教:罗马主教及世界上所有罗马天主教教堂的领导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又不是先知,怎么可能是完美的?

 

3. 崇拜圣徒:这不是同《十诫》[①] 的第一诫相违背吗?甚至在14岁后被强制 性参加主日学校(星期日学校,基督教教会为了向儿童灌输宗教思想,在星期天开办儿童班对儿童进行宗教教育的学校——译者注)后,我又接受类似的教育:“你 必须有信心!”我的信仰还需他人来指示吗?!我想,信仰的基础应当是真理,合乎逻辑,这样,我才有兴趣去追寻。

 

我不想了解我的父母、朋友,或任何人在信仰上的真实情况,我只想了解上帝的真理。我想拥有真正独立的思想意识,因为只有它才是我的心和魂的全部。我决定,假如我一旦看到方向,将义无反顾地朝着这个方向追寻。为此,我开始阅读……

 

我决定,不再信仰基督教。这绝不是因为我与任何基督教徒的个人原因,而是我发现基督教本身存在着许多矛盾,尤其是在《圣经》当中。在阅读《圣经》时,我总是把诸多的矛盾跳越而过,但仍感到非常的麻烦。而这之前,即便我注意到了这些矛盾,也不会质疑。

 

自从我家人信仰了犹太教后,我便开始研究犹太 教。我心想,在这里或许可以找到正确的答案。大约一年后,我对犹太教已有了深入的研究。我每天都努力阅读和学习关于犹太教的一些书籍(我仍旧知道有关保守 犹太教的清规戒律)。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整天泡在图书馆里查阅有关犹太教的书籍。我打开犹太教网站,同犹太人探讨《讨拉特》(即《旧约全书·律法》) 和《塔木德》(即《犹太法典》)。甚至有些来自以色列的犹太朋友来拜访我。我原以为,我已经找到了我所寻觅的真理。然而,那天我本想去犹太教堂会见拉比 (犹太人的学者)正式宣誓,但我又放弃了。我确实不知道那天究竟是什么阻止了我。我刚进门,又出来了。我感到犹如在梦境之中,我想一蹴而就,但所有的事情 却步履缓慢。我知道拉比就在那里等我,但我却没有去见拉比,拉比也没有叫我。有些事情就这样蹊跷……

 

在学习了犹太教而无果后,我想(这之后给我的父 母增加了更多压力)应给予基督教更多的钻研才是。我具有曾在主日学校学习过的良好背景,然后又在原有的基础上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什么是最美,哪儿更安全, 以及我怎样去接受它的逻辑?我知道,如果我严肃地考虑基督教的话,则天主教会就难以立足。我去了我们镇的所有基督教堂、路德教会、五旬节教会(或圣灵降临 节教会)、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摩门教会),以及一些非正统教会。我都没有找到我想要的解答。没有一个在我看来是好的环境。不同教派之间的矛盾和差异总是让 我迷惑。我相信会有一个正确的道路,可是我怎样才能靠近这一“正确”的道路呢?至仁至慈的主难道要抛弃我吗?我迷失了……

当我为寻求正路而开始学习和研究时,我却有一种困惑和失意感。我举起双臂呼喊上帝:“我现在怎么办呀?”我不是犹太教徒,也不是基督徒,我只是一位信仰上帝独一的人。我想放弃被人所篡改的信仰,我只向往真理,不管它来自哪一部天经,哪一个宗教。

 

有一天,我上网累了,决定休息一会儿,无意识地 打开了一个聊天室——“宗教聊天室”。我对这类话题很感兴趣,所以就在上面点击了一下,然后我看到里面有一个房间叫“穆斯林聊天”。我该不该进入看看呢? 但愿没有任何恐怖分子会盗窃我的电子邮箱,或者发送病毒。我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一个巨大的穿着黑色长袍并流着大胡子的人影。(你能告诉我我对伊斯兰有多少 了解——零!)但随即我想,这仅仅是一个聊天室,或许没那么可怕。我决定进入。我注意到,到这个聊天室的人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事实上,他们大都彼此 以“兄弟”或“姐妹”相称,即使遇见你也一样。我给他们打招呼,并告诉他们我对伊斯兰一无所知——我想填补我对伊斯兰基本知识匮乏的空白。他们热情地向我 介绍了很多,我对此很感兴趣。有人还给我发送了一些书籍。(顺便说一下,没有人给我发送过病毒或挑逗之类的信件。)

 

退出聊天室后,我直接去了图书馆,去查阅有关伊 斯兰的书籍,正如我曾投入犹太教时那样。现在,我有兴趣去阅读和学习更多的东西。我家里堆了一大堆书籍,或许我能从中找到我的索求。这确是一个转折点。通 过一番搜索,发现这些书籍中我所需要的东西并不多,一些是学术性著作,还有一些是披着纱巾的妇女和清真寺的图片。幸好,我又查到了一本《古兰经》。我随意 地打开《古兰经》,读了起来。《古兰经》的语言深深地触动了我,我感到是一个权威在跟我说话,而不像其它“天经”经文如凡人在谈话。读到有一段(不幸的是 我知道的太少了)讲到安拉只希望你们处理好今世的生活,并依照他的命令而生活。它谕示了安拉是至仁的、至慈的和宽恕的主,他将依照我们的所为回报我们。不 知不觉地,我听到我的泪水一滴一滴打在我正阅读的书页上的声音。我躲在图书馆的一角哭泣,因为我终于发现了我所寻觅的真理——伊斯兰。我知道《古兰经》是 唯一的,在我所阅读过的所有宗教文献中,没有一本文献如此深刻地触动过我。现在我能够看到上帝的智慧,在此之前我探究了犹太教和基督教对上帝的智慧的认 识,所以我可以对它们进行比较,在伊斯兰面前它们显得一无是处。

 

从此,我便开始研究伊斯兰。我在《古兰经》中试 图找出曾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经典中所出现的矛盾,但一无所获;我翻阅《古兰经》,以寻找其中的差异,时至今日,也没有找出任何矛盾和差异之处。我很喜欢《古 兰经》对任何质疑的解答。它告诉我,如果《古兰经》不是来自于安拉的启示,其中必会出现很多矛盾。伊斯兰教中不但不存在任何矛盾,而且还可以解答我们所遇 到的任何问题。

 

三个月后,我决定响应伊斯兰的号召,认真诵念“舍哈德”(Shahadah, 做证词)皈依伊斯兰。然而,我不得不说,我是同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伊玛目(清真寺教长、领拜师)通过电话的方式宣读作证词的。当时在我周围(方圆六个小时 路程范围内)没有穆斯林,也没有清真寺。皈依伊斯兰后,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选择而遗憾或懊悔过。由于我的生活圈内没有穆斯林,我不得不主动地自学,但从 没有厌倦过,因为我学习的是真知。接受伊斯兰似乎唤醒了我的灵魂、我的精神,以及我对世界的看法。

而此前我所看到的人们总是为宗教阶层而斗争,不能平静地专注研究,而只是一味地相争。应当给予他们一副清晰而能距焦的眼镜。这就是我的归信伊斯兰之路:就像获得了一副这样的眼镜,使我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人生,清晰而透明

 

http://www.yisilanzhilu.com/%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E5%A5%B3%E4%BA%BA%E4%BB%AC%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1044-%E7%BE%8E%E5%9B%BD%E5%8E%9F%E5%A4%A9%E4%B8%BB%E6%95%99%E5%BE%92%E5%85%8B%E8%8E%89%E4%B8%9D%E6%B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