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美国原天主教徒黛恩·查尔斯·布里斯林

美国原天主教徒黛恩·查尔斯·布里斯林

Rate this post

人们问我怎么成为穆斯林的,我回答说我本来就信仰上帝,但是信仰上帝的真切感受是在了解了伊斯兰、了解了《古兰经》之后才有的。首先我从我个人的经历说起,我是爱尔兰裔美国人,出生在具有的浓郁天主教氛围的家庭。

 

我原是一名天主教徒

 

我的父亲曾在教堂从事培训天主教传教士的工作,历时三年之久。他是13个 兄妹中的老大,他们弟妹都是在波士顿地区长大成人的。我父亲的两个妹妹是修女,一个弟弟也曾在教堂服务九年之久。我的祖母每天早早起床,穿戴整齐,爬上一 座小山,到本地教堂做早晨“弥撒”,其余时间在家睡觉休息。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严厉、善良、公平、强壮的妇女。在那个时代她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我敢 肯定她从未听说过“伊斯兰”这么一个宗教。但愿上帝依她的虔诚信仰为她做出判决,因为那些从未了解过伊斯兰的人用他们的本能祈祷着独一的上帝,虽然他们从 祖先那里继承了标签不同宗教。

 

四岁的时候,我在天主教会办的幼儿学校上学。在以后的12年 里,我就生活在强行灌输天主教信条的环境中。到处是十字架,修女们身带十字架,教室的墙上挂有十字架,教堂的每个房间里都有十字架,更不用说那些雕像、圣 哲画像——到处都有婴儿耶稣和圣母玛丽亚的画像——有些画像表现着他们喜悦,有些画像表现着他们的哀伤,画像上的人物明显具有白人、盎格鲁人的特点。在不 同节日,大人们还给我们观看各种各样的天使和圣哲的画像。

 

记得小时候我常从屋后的山谷里摘来丁香和百合花,扎成小花束。我的卧室在楼上,我卧室旁边是大厅,大 厅里有一座很大的圣母玛丽亚雕像,我就把这些小花束放在圣母玛丽亚雕像的底座上,然后跪在雕像下面向圣母祈祷,同时享受鲜花淡淡的芳香,静静地想着玛丽亚 鲜花一般的、栗色的柔发多么漂亮。但我清楚地知道我从未向她祈祷什么,也没有感到她有什么力量能帮我的忙。夜晚我在床上念玫瑰经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我 按教规恳求天父、呼喊圣母、赞美圣父、圣子和圣灵,内心仰慕他们,虔诚地说:“只有你,万能的主。”我只能说这些话,我学的就是这些话。

 

我12岁 的时候,母亲给了我一本《圣经》。天主教除了允许教徒学习《巴尔蒂姆教义问答》以外,不鼓励教徒阅读其他的东西。如果人们需要阅读其他材料,需要得到梵蒂 冈教廷的准许,任何人的自我反省都会遭到天主教的否认与贬低。我专心地阅读《圣经》,知道了《圣经》里面是一些关于上帝的故事,我很迷茫。很明显《圣经》 是人的作品,内容庞杂,难以掌握。但那时我能获得的资料也就只有这些。

 

我十几岁的时候,去教堂的次数大大减少了。这种现象是我们那一代人身上常有的事。到二十多岁的时候, 我基本上已不信什么宗教了。我读了大量的关于佛教、印度教的书籍,甚至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研究本地洗礼教的一些情况,它们都不足以引起我的注意。佛教充满 异国情调,而印度教太守旧。虽然多年没有正式的宗教实践,但是我没有一天不谈“神”,特别是睡觉的时候,我总会说为我的幸运感谢神,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也 在冥冥中寻求神的帮助。这个“神”就是我祷告的“唯一的神”,他能听到我祷告,我对他充满信心,没人向我讲解过这个“神”的情况,我纯洁的本能意识到这样 一位“神”的存在。


 

“其他人”

 

我在准备我的硕士论文的时候,第一次听说《古兰 经》。迄今为止,我与许多美国人一样,只听说过“阿拉伯人”,他们像漆黑的夜晚出来捕食的神秘动物一样,劫掠我们的文明。我从未从正面听到人们讲过伊斯 兰,人们一再津津乐道的便是肮脏的阿拉伯人、沙漠中的骆驼、帐篷等等。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在宗教课上,对谁是“其他人”感到好奇。耶稣生活在迦南、 加里里、拿撒勒,他怎么会长着蓝眼睛?“其他人”是谁?我曾有一种感觉,感觉我们与某个地方丢失了一种联系。1967年阿拉伯——以色列战争中,我第一次第一眼看到“其他人”,“其他人”就是被我们明确视为敌人的人,但我喜欢他们,可是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他们。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解释不了喜欢他们的原因。不过我知道了一个事实:他们是我的穆斯林兄弟。

 

我第一次读到《古兰经》的时候,我已经35岁了。当时,我漫不经心地打开《古兰经》浏览,目的是了解居住在中东地区居民的宗教,为我的硕士论文寻找资料。真是安拉的安排,我恰好打开《信士章》52-54节经文:

 

“这个确是你们的统一的民族,我是你们的主,故你们应当敬畏我。但他们为教义而分裂成许多宗派,各派都因自己的教义而沾沾自喜。你让他们暂时沉浸在自己的困境之中吧。”(《古兰经》23:52-54)

 

从第一次读《古兰经》开始,我就感觉到《古兰 经》是真理——它明显的、强有力的揭示了人类生存的意义。人类的悲剧在于人类拒绝了真理,特别是他们的无休止的、徒劳的竞争富庶,使他们忽视了人类生存的 目的。所有这一切概括在:国家、民族、语言——这些使我们引以自豪的、所谓显示我们身份的东西,实际上掩盖了我们应该共同分享的信仰——即崇拜独一的主宰 ——创造了万物、创造了我们及我们所自拥有的一切的主宰。

 

依然热爱耶稣和玛丽亚

 

孩提时代,我常说这几句话:“圣母玛丽亚,天主 之母,我们是罪人,所以我们为死亡来临而向您祷告,阿门。”在祈祷中还有“万福玛丽亚”的话语。现在我终于明白,人们错误地把玛丽亚当作了神的母亲,这是 她遭受的多大的毁谤啊!事实上,我们应当这样来看待她:她是上帝所选拔的异乎寻常的女人,她以处女之身生育了伟大的先知耶稣。我的母亲经常为玛丽亚辩护, 长期祈求玛丽亚的帮助,并解释说玛丽亚是母亲,她最理解母亲的痛苦。我母亲和象我母亲一样的人应该明白,纯洁的玛丽亚被犹太人诋毁,用卑劣的罪行(私通) 指控她。明白了这些她们才会真正认识玛丽亚。玛丽亚承受了这些指控,但她知道全能的安拉会为她作出公正的判决,安拉给了她承受诽谤的力量。

 

只要相信玛丽亚得到了安拉的特慈,就意味着承认 了她在妇女中的崇高地位,同时也破除了她被称为“天主之母”的错误认识和恶毒攻击。确实,这种称呼对她来说,比她活着时犹太人对她的指控更恶劣。作为穆斯 林你可以爱戴玛丽亚和耶稣,但在这之前更应该热爱安拉,因为他能使你进入乐园,所以你必须顺从独一安拉的律法,在报应日清算之时,安拉将对你进行判决。犹 如安拉造化了先知穆罕默德一样,造化了你,造化了耶稣,也造化了他吉祥的母亲。有人已经死了,将会有人死去,但安拉是永活的。

 

耶稣(在阿拉伯语中是“尔撒”)从来没有说过他 是神之子,相反他反复声明他是被派遣的使者。我想起年轻的时候经历的混乱思想,那种混乱源于教会的说法,教会赋予耶稣比他自己所宣称的更伟大的属性——神 性,教会的神父们构思了这样一条信条:三位一体的信仰观。正是对《旧约》和《新约》(降示给摩西和耶稣的经典)的篡改导致三位一体信仰的产生。

 

坦率地讲,说耶稣是先知足够令人满足了。是的, 他是独一的安拉派遣的使者,如果我们这样看待耶稣(愿安拉赐赐福于他),我们也很容易接受穆罕默德(愿安拉赐福于他)作为他的兄弟履行同样的使命——呼吁 人们崇拜独一的主,万有的造化者,我们都将回到他那里——的事实。人们为他们的外貌特征展开争论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阿拉伯人、犹太人、高加索人或者蓝 眼睛、棕色眼睛……所有这一切都与他们作为承担者承担的使命无直接关联。了解了伊斯兰之后,无论什么时候想起耶稣,我都会产生这样的联想,在一个幸福的家 庭里,人人都有信仰,耶稣是一个“穆斯林”,是一个顺从安拉的人。

 

《十戒书》的第一部分是这样讲的:

 

1、我是你的主宰,你不可以虚假的神灵为我伴。

 

2、你不得以你养育主的尊名徒劳地呼叫假神灵。

 

凡是知道“la ilaha ill-Allah”(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主)的人会马上承认相似的见证词。然后拿来圣人们的真实故事,结束对圣人们的百般歪曲。

 

“他们说:‘至仁主收养儿子。’你们确已犯了一件重大罪行。天几乎要破,地几乎要裂,山几乎要崩。”(《古兰经》19:88-90)

走向伊斯兰

 

在我成为一名穆斯林之前,我整整花了三年时间学 习和研究了《古兰经》,当然改变我原有的服饰和习惯,我的确有点担心,例如要改变我喜欢约会和饮酒的习惯,确实是个问题。另外,欣赏音乐和参加舞会是我生 活的主要部分,比基尼泳装和超短裙是我的爱好,而要改变这些,谈何容易?那时侯我没有机会遇见任何穆斯林,驱车一小时去本州唯一一座清真寺礼拜,遇到的总 是一些不会讲英语的穆斯林移民,而我居住的区没有穆斯林。我去参加聚礼日的祈祷,想验证我正在思考的问题是否正确,而清真寺里人们往往很不安打量着我,好 像把我看成作秘密侦探的间谍。我去参加一些穆斯林集会,也遇到这种情况。我得不到任何一位美国穆斯林的帮助,所有的移民穆斯林对我非常冷淡,不愿意和我说 哪怕一句话。

 

此时我的父亲因身患癌症刚刚去世,在他的病床旁 边我见证了天使取走他灵魂的情况。当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时,恐惧笼罩在他的脸上。他生前过着奢侈的生活,拥有游艇、乡间别墅、豪华小轿车等。我父母亲平 日里关心的只是他们的收入,当他闭上双眼时,他所留恋的一切都与他远去了。

 

我突然有一种想尽快加入伊斯兰的冲动,觉得我还 来得及改变我的生活方式,再不能浑浑噩噩地继续我以前的那种所谓的美满生活了。不久,我来到埃及,开始学习阿拉伯语。学习阿拉伯语言的过程,就像长途跋涉 的旅途,充满奇迹。我终于发现了纯洁的真理:安拉是独一的,是人类永恒的归宿,他不生人又不被人生,万物不似像他。

 

伊斯兰最吸引我的就是它强调所有的人是平等的, 先知说人类好像木梳的齿子——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最优秀的人便是最虔诚的人。虔诚意味着热爱安拉、敬畏安拉。但成为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之前,首先要知道谁 是安拉。认识安拉意味着热爱安拉。这样我学习了阿拉伯语,用安拉下降的语言学习安拉的语言。

 

学习《古兰经》已经改变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我 不再希望享受奢侈的生活、豪华的轿车、时髦的服装、快乐的旅行……,所有这些人间享受不再诱惑我。我非常喜欢有信仰的生活,恰如他们说信仰就在心灵,不在 手头。我不怕失去亲朋好友,但安拉要求我接近他们,我就接近他们。我知道安拉给我的正是我所需要的,不多也不少。我不再有任何焦虑或者忧愁的感觉,我也不 再对过去的事感到遗憾,因为安拉在关照我——独一的安拉,我过去一直认识到有安拉,但不知道安拉的尊名。

 

为美国祈祷

 

我祈求独一的、万能的安拉给美国人一个机会,让 他们听到独一主的讯息——用简明、直观的语言表达的讯息。过去他们的侧重在政治方面,集中于人的事迹。现在该到了把重点放在众先知方面的时候了,众先知领 导人类离开重重黑暗,指导人类走向光明。毫无含糊,今天黑暗笼罩着美国大地,其程度无法描述,其形式难以捉摸。真理之光属于我们每一个人,不管人们愿意与 否,都应该遵循伊斯兰的道路。如果有人妨碍人们遵从伊斯兰的大道,将会导致不幸的后果。我十分关心我祖国的未来,我相信对伊斯兰了解的越多,我的希望实现 的机会就越多。

 

http://www.yisilanzhilu.com/%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E5%A5%B3%E4%BA%BA%E4%BB%AC%E5%BD%92%E4%BF%A1%E4%BC%8A%E6%96%AF%E5%85%B0/1039-%E7%BE%8E%E5%9B%BD%E5%8E%9F%E5%A4%A9%E4%B8%BB%E6%95%99%E5%BE%92%E9%BB%9B%E6%81%A9%C2%B7%E6%9F%A5%E5%B0%94%E6%96%AF%C2%B7%E5%B8%83%E9%87%8C%E6%96%AF%E6%9E%97%EF%BC%883-3%EF%BC%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