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胡达比亚行动

胡达比亚行动

Rate this post
一 , 穆圣领导的穆斯林军队和麦加城的顽固军队之间所进行的白德尔、吴侯德两次大的战役和几次规模较小、时间较短的战争(包括舌战)都以穆斯林军队的胜利而告终。从此,穆斯林军队在阿拉伯半岛上威风大振,所有其它各部族以及犹太人等对美地那的穆斯林军队和伊斯兰教以及他们的各种权力组织都表示信服和敬仰。有的率领全部族的群众来归服并公开信仰伊斯兰教,有的派人持信来美地那城表示愿意和穆斯林组织联盟或听从指挥。穆圣也制定了几项适合各部族需要的政策和措施,如对各地商队的来往都给以协助或帮他们进行整顿和改进。因为穆圣是以办理商队而起家的,对于商队的组织、货物的交易、以及旅途应注意的事项等,都非常清楚,所以他所制定的政策和所采取的措施都得到各族人的商队的拥护和执行。 美地那穆斯林的声望在半岛上越来越大,实力越来越强,而他们所传布和遵行的伊斯兰教也得到了广泛的传布和争取到大多数人的信仰。在历史上,这是伊斯兰教中兴的时期,也是穆圣亲手谛造的穆斯林国家开始巩固和健康成长的时期。     相反,麦加城的顽固派,经过几次大小战争的失败教训,有一些人已经开始转变。他们想到过去在麦加城受到压制、欺侮和伤害长达十三年之久的穆罕默德及皈顺他的伊斯兰教的人,转移到美地那以后短短三四年就发展壮大起来。我们虽然想尽了种种办法去打击他们,削弱他们并想最后彻底打败他们,结果全遭到失败。看来越往后不但越对付不了他们还有可能被他们消灭。与其以后被他们消灭,倒不如现在就改变我们的态度和方法,总要想一个两全之策才好。可是,在顽固派的上层统治者中有少数人仍抱着死硬的态度,认为败给穆罕默德是耻辱,败给穆斯林军队是丢尽了脸面。更不要说他们还杀死了我们好多人,抢走了我们很多的财物。我们岂能善罢甘休呢?别瞧我们暂时失败,总有一天要把他们全部消灭,以继续保持祖先传留下来的信仰和规章制度。这种顽固思想表面看来好像很坚决,很有力量,其实他们的心理却是很空虚,很软弱。因为经过这几次大小的战争,消耗了他们很多的实力,也使他们失去了很多的人心。尤其严重的是,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商队停止了活动,减少了很多的收入。所以他们虽然嘴上说要报仇、要雪恨,而内心却也有些胆怯。因而一段较长的时间里没有再提出侵略穆斯林事业的计划和行动。     在这些顽固派的头头中,艾卜·苏福扬还是头脑比较清醒、看问题有些远见的一个。他想,现在自己是失败了,是受到很大创伤的。群众思想起了很大的波动,不用说再动员他们去打仗,就是在宣传动员方面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更使他忧虑的是这几年商路断绝,贸易停顿,麦加城内就等于坐吃山空,往后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他翻来复去地思考,怎么能够找一种即能够打通商路、恢复贸易,又能够保持麦加人的脸面的好办法,在我们的暂时利益和长远利益方面都能够得到保证?正当他百思无路的时候,忽听有人来报:穆罕默德带领一千多穆斯林还有好几十头牲畜,从美地那出发,浩浩荡荡杀向我们麦加来了。     二, 原来,美地那城的穆斯林在穆圣的领导下,经过几次大的战争和几次小的争斗,克服’了很多的艰难困苦,取得了最后胜利,不但保卫了穆斯林在美地那城的根据地,而且还进一步增大了伊斯兰政、教组织的力量。扩大了伊斯兰的范围,增强了实力。在阿拉伯半岛北部地区各部族人民当中,穆圣的威信也越来越高。在这样比较安定的环境中,一些跟随穆圣从麦加城转移来的迁士们,逐渐地产生了思乡之情。经过在战争中几次赎取战俘的交往,他们不断地接触过一些从麦加城采的人士。不过,在作战时期还顾不得叙述乡情,现在环境开始安定,他们对于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就不免思念起来。大家在言语交谈中,把这种思乡的情感都深浅不同地吐露出来。一些原来生长在美地那城的辅士们,也时常听到迁士们谈论麦加城的情况,尤其是对于麦加城中的古迹——开尔白天房,更是非常向往。觉得自己虽然皈信了伊斯兰教,每天按时礼拜,但是还没有亲自到麦加城去朝觐天房,终究是一项缺憾。因此,他们也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跟随穆圣和各位迁士一同到麦加城朝拜真主的天房。     迁士们思乡的心情和辅士们向往的意愿,穆圣已经得到报告并曾亲自听过他们交谈。穆圣觉得大家这些思想都是正确和适时的,应该设法创造条件,谋求办法来满足大家的心愿。现在麦加城的顽固派既然败回原地,而且受到严重的损失。既便还有报仇雪恨的心思,恐怕短时期内也难以行动。或许他们的头领中有比较明智、想和我们穆斯林寻求和平投城途径的人士,我们应该利用这种有利的时机,因势利导,把我们伊斯兰教的势力向南发展,打通进入麦加城的道路,扩展我们的政权组织;同时也满足迁士们思乡的心愿和辅士们的向往心情。想到这里,穆圣就同几位亲信的弟子、核心小组的人在一起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和缜密的布署。最后一致决定:采取和平的手段,同时做好武力防备,举行一次声势浩大的去麦加城朝觐开尔白天房的行动。     当把这样的安排向穆斯林全体公布的时候,大家一致赞佩和拥护,争着参加去麦加城朝觐天房的队伍。穆圣告诉大家:我们这次去麦加朝觐,只是一次“小朝”,还不是每年十二月的“大朝”,所以去的人不宜过多。而且,还不知道麦加城的顽固派准许不准许我们进麦加城去朝觐。大家不要忘记,我们双方还是在战争状态中,他们虽然被迫退回麦加城,谁知他们是不是心怀仇恨,正在想方设法要找我们报仇雪恨呢?所以我们这次去麦加举行朝觐天房的行动,虽然主要是用和平协商的态度去进行,但也不排除使用武力的可能性。前去的人要带好历来朝觐时许可佩带的短剑,而且要装入鞘内,以防万一。大家听了,都觉得穆圣讲得有道理,全都认真做好两手准备。     本来这次去麦加朝觐,穆圣还准备动员美地那城内和附近非穆斯林的阿拉伯其它各部族人士一起参加,因为朝觐天房是阿拉伯半岛上各部族多年来的传统活动。这种行动是纪念全体阿拉伯人先祖伊卜拉欣和伊斯玛尔来的隆重仪式。尽管后来阿拉伯各族人民的宗教信仰有各种差异,但是大家对于古圣先贤为叩拜真主安拉所建造的“开尔白天房”还是一致崇敬和向往顶礼的。朝觐的仪式有每年一次的“大朝”,还有随时可行的“小朝”,也称“副朝”o穆圣传布的伊斯兰教也规定每年要举行“大朝”一次,“小朝”可以不定期举行,这次穆圣带领各穆斯林去麦加进行“小朝”,因为事先没有和麦加顽固派取得联系,恐怕发生不愉快不圆满的事情,所以只是表面上向麦地那其它各部族通知了一下。各部族人士也了解当时美地那和麦加双方对峙的情况。担心随同穆罕默德前往麦加会发生意外,所以都一致表示这次暂不随同穆圣前往。但是他们对于穆圣这种肯于联系各部族群众,团结友好的高尚精神,还是非常钦佩的。     穆圣在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安排好美地那城的留守人员后,就带:领约一千四百位身带入鞘的小宝剑的穆斯林,前面驱赶着70多头准备在朝觐时献祭的牲畜,分成几路纵队,一齐往南向麦加城行进。     三,麦加城的顽固派首领们接到穆圣带领众人向麦加行进的报告,大惊失色,认为这是众穆斯林向麦加城进攻来了。他们万万没想到穆罕默德会这么快就发兵来攻打麦加城·乙他们在经过几次和穆斯林交锋失败的教训中,对于美地那城的穆斯林军队是心有余悸的。这次又听到穆罕默德率领队伍向麦加进犯,他们怎能不惊慌失措呢?正当他们慌乱不知怎么办好的时刻,又得到报告说“穆罕默德这次前来并没有带领军队和武,器,一律是便装佩剑,而且在队伍前面还驱赶着好几十头牲畜,不像是来进攻的样子。艾卜·苏福扬和几个头人当时商定,不管他们是采取何种形式前来,我们都要严加防备,要知道他们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既然是有组织有准备的前来,必定是要和我们交锋,要战败我们,达到他们的目的。所以,麦加顽固派当即下令派出马队和弓箭手,赶快出城将几处通往麦加的大道路口,严密封锁起来,不许任何人通行。如果穆斯林军队敢于闯行夺路,就彻底消灭他们。同时还准备好第二、第三接应的队伍,城内也宣布戒严,处于紧急状态之中。     不久,顽固派又得到消息,说是穆圣率领的穆斯林队伍行到侯来法地点时,一齐举行了剃头发、剪短胡须的行动,看样子他们是准备到麦加采朝觐天房而不是来和我们作战的。这个消息传来,又使顽固派首领们闹得疑惑不定,始终弄不清美地那的穆斯林到底为什么要到麦加城来。最后决定:不管他们来干什么,一定要加强戒备和防守,决不能使穆罕默德有隙可乘而使我们再遭袭击和失败。他们觉得这样坚决地防御,一定能保住麦加城的安全,也可以使穆罕默德和他的队伍徒劳无功,毫无所获地退回美地那城去。如果真能达到这样的目的,那么一定可以使麦加城的古来什部族的威望大大提高,而使穆罕默德和穆斯林的名声扫地乙更重要的是今后通往叙利亚的商路很快就会籍此而得到恢复。这才是最大的希望呢!正当这些顽固派头领们踌躇满志的时候,忽然得到报告说:穆罕默德和众穆斯林队伍已经避免了与我们的防守军队正面冲突而是改道向西走上了山坡小道了。    四,穆圣率领的朝觐队伍,在举行了受戒仪式后,继续向麦加方向前进。途中得到情报说:麦加城的顽固派听说我们要到麦加去朝觐天房,认为我们是使用阴谋手段,名为朝觐,实际是想侵略麦加城,所以他们已经派了二百多名骑兵和弓箭手,把守在通往麦加城的要路口上,准备用武力阻止我们前进。穆圣闻听后,即下令不要往前冲,另寻别路前往。当时有人不愿这样做,准备和他们交锋。穆圣说:我们这次来麦加城,目的是举行“小朝”仪式,并不是和他们进行战争,如果我们用武力冲过去,一来违背了我们的本意,二来给顽固派抓住了把柄,证实了他们的疑虑。这对我们今后的一切正义行动都会产生不良的影响。所以我决定避免和他们交锋而改道行进。穆圣从幼年、青年直到中年,很长时期生活在麦加城和附近地区,对麦加城的地形和道路非常熟悉,况且在公元622年迁出麦加城时也是黑夜中从弯曲小路通过的。所以这次他知道还有曲折小径可以通到麦加城去,因此才下令不和敌人的防守马·队交锋,而是设法绕道而行。同时,在穆斯林队伍中有很多人是分批从麦加城外的小路迁往美地那的。这次他们接受了穆圣的指示和大家一起以隐蔽的形式离开了大路,转向崎岖小路向西,绕过麦加城的西北角转向西南,在一处山前小平原名叫胡达比亚的地方驻扎下来,准备稍稍休息后再转向麦加城西门前进。     穆圣正在休息时,忽听报告说,有几个胡扎阿人来求见。穆圣知道胡扎阿人是阿拉伯南方一个部族,他们和麦加城的古来什人素有往来,这次他们来人,可能是接受了顽固派的派遣前来探听虚实的。原采,麦加城的顽固派听到前方骑兵的报告,了解到穆斯林群队没直接向麦加城进攻,而是暗地里改变了路线,转到西南方向去了。他们感到莫明其妙,如果穆罕默德是来进攻麦加,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冲锋反而改道西去呢?他们这里边有什么阴谋手段吗?必须要探听明白,好做下一步的打算。于是,他们一面通知北方的防守骑兵仍须紧密防守,不许随便离开阵地,以防万一;一面通知和他们友好的胡扎阿人从城西寻找穆斯林的队伍。从侧面了解他们来麦加的目的和使命。经过几次寻探,胡扎阿人的头领布代嘞领着一些本族人找到胡达比亚地方的穆斯林驻地。     穆圣接见了胡扎阿人和他们的头领。穆圣很诚恳地向他们说明:这次前来麦加,不是作战也不是攻城,而是虔诚敬意地前来朝拜真主的天房——开尔白,同时也使我们这些原来在麦加城生活过多年的人探望一下自己的家乡和久别的亲人及邻居,除此另Ij无他意。胡扎队人回到麦加城如实地将穆圣的来意讲给顽固派的头领听。不料,顽固派的头领听了很不客气地训斥了胡扎阿人和他们的头领,说他们受了穆斯林的蒙蔽和欺骗,听信了穆罕默德的花言巧语,要不就是胆小怕事,说得胡扎阿人很生气,他们觉得:我们费了很大的事找到了穆斯林的驻地而且探听到他们的意图,你们反倒说我们受了蒙蔽,胆小怕事,这太不讲人情道理了。所以,没等顽固派的头领把话说完,他们就一齐甩手走了。这时顽固派头领也感觉到自己太鲁莽,太不礼貌了。本想向胡扎阿人赔礼道歉,可是他们已经走了,只好留待以后见面再说,顽固派头领又派出了自己的几个比较能干的人去胡达比亚穆斯林驻地探听消息。这几个人到了外面一商议,认为我们的客人胡扎阿人回来说了真情,还遭到咱们的头领的训斥;如果咱们也像他们一样把穆斯林的真实情况回来汇报,肯定会受到更严厉的责罚的。咱们别自找这个苦吃,咱们不如出城去遛一圈,回来就说没找到穆斯林的驻地,更没有探听到什么情况。这样,顶多挨两句骂,说我们无能而已,你们看怎么样?这几个人就这么做了,回来照编好的谎言一说,只是挨了几句骂,而没有受到责罚。顽固派首领又商议了一下,决定请他们的盟友、艾哈比希族的头领侯来斯去见穆罕默德。当侯来斯到了胡达比亚附近,看到穆斯林们正在牧放朝觐用的祭礼牲畜,又看到各位穆斯林们都已剃发、剪须完成了“受戒”的仪式,他的宗教思想油然而生。他认为穆斯林这次到麦加来就是为了朝觐而来,别无他意。于是他,没有见到穆圣就回到麦加,把自己看到的和想到的都如实地向顽固派首领谈了出来。不料也受到顽固派的反对和嘲笑,说他们办不了大事。侯来斯也很不满意顽固派的态度,他生气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这次如果你们一意孤行、不许穆斯林进麦加城朝觐的话,那我就带领人马退出联盟,不和你们一块儿干了。顽固派见此情况,担心像上一次那样得罪了胡扎阿人再使自己失去一个有力的盟友,那损失可就大了。于是他们赶快向侯来斯陪笑脸,说好话,请他不要生气,这件事容我们好好商议一下再定。     接着顽固派又选派了本族中一位比较聪明能干的中年人,命他去到胡达比亚穆斯林驻地去探听消息。这人名叫欧尔玛。他对顽固派头领说:你们前两次派别族的人去打探穆斯林的情况,结果都受到你们的斥责。这次如果你们还是以这种态度来对待我,那我根本就不接受你们的派遣。顽固派头人连忙说:这次请你去胡达比亚,不管你探听到什么样的消息,我们都不会像前两次对待别族人的态度来对待你,而且我们早已向那两族人进行了赔礼和道歉,这恐怕你也都知道了。欧尔玛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说:您能这样待我,使我很高兴,我实话对你们说吧,我这次奉命去胡达比亚,一定能够直闯穆斯林驻地,面见穆罕默德。而且有办法叫他赶快率领穆斯林队伍退回美地那城去,你们看怎么样?顽固派头领说:你有把握吗?他满怀信心地说:你们还不知道,在穆罕默德手下有一个很能干的人,他的言行很得穆罕默德的赏识。我这次去找他,跟他一说,他就能使穆罕默德采纳我们的意见,退回美地那城去。顽固派头领问: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呢?他能够听你的意见吗?欧尔玛说:穆罕默德手下这个人叫穆额拉,过去他在麦加时曾因打抱不平杀死了一个欺人的恶霸,是我替他辩明是非,替他交纳了赎金,使他得到无罪释放,恢复自由。后来他皈顺了穆罕默德传布的伊斯兰教,并跟随穆罕默德迁往美地那。因为他心地正直,精明强干,所以很受穆罕默德的赏识。这次我以有恩于他的身份劝他,通过他说服穆罕默德不是易如反掌吗!顽固派头领听了忙说:很好!但愿你这次前去能够达到我们的意愿。     欧尔玛带领几个人一直走到胡达比亚地方,对穆斯林的人员说:你快把穆额拉叫出来,说有人前来找他。穆斯林的人员一看来的是麦加人,又是这种傲慢的态度,准是不怀好意前来挑衅的。忙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找我们的穆额拉有什么事?欧尔玛说,这你们不用管,你们只管去叫穆额拉出来。他这么一嚷,穆额拉听见了,急忙走出来问:是什么人找我呀?”欧尔玛说:“你连我都不认得了,我是欧尔玛!”穆额拉说:“原来是你呀!你到此何事?”欧尔玛傲然摆头说:“我要见见穆罕默德,有要紧的话对他说,你快去通报,叫他出来迎我!”穆额拉说:“穆罕默德乃是真主的使者,是我们全体穆斯林最崇敬的圣人,你到此应该顶礼虔敬,然后我引你去见他,现在你这副傲慢不恭的样子,我们不能叫你进去见他,更不用说叫他出来迎接你了!”欧尔玛听了怒气满面,用手指着穆额拉大声说:“你怎么对我这样说话,你可别忘了是我救了你的命,恢复了你的名誉,你真是忘恩负义之人呀!”穆额拉说:你对我的恩德我是终身不忘,但是今天我已经皈顺了伊斯兰教,服从了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我早已把我的身心全交给了他。现在我的心中只有认主独一,尊敬穆圣,其余别的都是次要的事了。你是从麦加城内来的,已经是我们的敌人,早就应该把你轰回去。不过我念你曾有恩于我,我才出来和你答话。你若是规规矩矩有礼貌很谦恭地求见真主的使者,我还可以给你点儿面子,引你前去见他。可是现在像你这样盛气凌人的态度,不但不能引你去见真主的使者,若不是看在你过去对我的恩情,恐怕你会遭到我们穆斯林群众的无礼对待,那时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啦!”说着,过来很多穆斯林,看样子是要对他不客气了,欧尔玛一看这种情况,心想:穆罕默德的力量真不小哇,怎么人一皈顺了他,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真心实意地服从他,把自己的救命恩人都放在次要的地位了呢?我要慎重一些,别自讨无趣,如果我真被他们轰了回去,不但我的脸面无光,而且没有办成麦加各位头领对我重托的工作,怎么见他们呢!想到此,他觉得还是委曲求全一点吧!只要能见到穆罕默德,回去我就有话说了。于是他比较缓和地,对穆额拉说:“好好!我听你的,我规规矩矩地请你带我去见你们的圣人穆罕默德吧!”说罢,他回头命跟他来的几个人退到远远的道边上去等候。穆额拉说:“你这样做就对了!你在此等着,我去给你通报;两旁围看的众穆斯林纷纷对欧尔玛说:“看你刚才来时的那样子,我们真想对你拳打脚踢,把你轰回麦加城去。不过看在穆额拉的面上对你还是宽容了,现在你转变了态度,这才是正理,你在此等着罢!说完,大家各人干各人的事去了。     不多时,穆额拉出来引领欧尔玛进驻地内见了穆圣。欧尔玛刚要拿出傲慢的态度,看到穆额拉对他怒目而视,赶快表现了谦恭有礼的样子,对穆圣说明他是奉麦加城的头领的命令来打听这次穆斯林到麦加来的真正意图。穆圣很耐心地对他说明,这次率领众穆斯林到麦加城来一不是来打仗,二不是来侵占麦加城。这次是为了举行我们阿拉伯人传统的宗教仪式,也是我们伊斯兰教最近规定的朝拜真主的天房、古圣的遗迹而来举行“小朝”功课。我们都已受戒剃头剪须而且准备了献礼的牲畜,因此请你回去对麦加头领说明此意,放我们进城。只做朝觐功课,不做其它的事情,只需10天我们就全部退回美地那,以后的事情,另行商议。欧尔玛听罢,忙说,就这样吧,我回去一定把您和众穆斯林的意愿向麦加头领说清楚,至于是否准许您们进麦加城,那要看他们的决定了。穆圣说:“很好,只要你能够如实地向他们说明我们的意愿,就算你为我们穆斯林立了一功。”说罢,穆圣请穆额拉恭送欧尔玛离开胡达比亚回麦加城去。       欧尔玛回城见到顽固派头领,把自己所遇和所听到的,原原本本地向他们做了汇报。并说:他曾见过很多有地位有权势的人,可是谁也没有像穆罕默德那样平易近人,说话有力量。一些跟随他的人也都是真心实意地尊敬他服从他,就连我曾对他施过恩的穆额拉,都把报恩放在次要地位而把尊敬穆罕默德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我看咱们不要再和他们作对了,那样恐怕我们要吃大亏了!”顽固派头领听了他这样的话,心中很不满意,可是又因为派他去胡达比亚时候曾答应他无论回来怎样说都不责备的诺言,所以也就压下了胸中的怒火,叫他回去休息,这里的事不用他管了。欧尔玛走后,这些顽固派头人都说他是吃了穆罕默德的迷魂药了,不然怎么去的时候是那样坚决反对穆斯林的态度,而回来时又是那样地吹捧穆罕默德和赞美跟随他的人呢!在顽固派头领中,只有艾卜·苏福扬头脑比较清醒,他听了欧尔玛回来时说的情况,心中产生了另一种想法,不过他没有对其它头领说。再说穆圣,把欧尔玛送走后他就想:麦加入曾几次派人来打探我们这次来麦加的意图,我们也直接和间接对他们说明我们的来意,可是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有给我们正式的答复呢?可能是几次回去的人都没有把我们的意图说明白。我们不能再等他们了,应该派我们的人去麦加城表示我们的意愿!又想到如果派多人去,必定要引起顽固头领的猜疑,因此只派了一位比较灵活能干的部下,骑着一匹骆驼前往麦加。不料行到麦加附近,被巡逻的顽固兵截住,一看他是从胡达比亚地方来的穆斯林,就把他擒下骆驼来,不容分说,就要杀害。幸亏有一队艾哈比希族人从麦加退出来准备回自己家乡,看到被擒的人是一位穆斯林,他们就上前说服顽固军巡逻队把他放了,但巡逻兵还是把他骑来的骆驼杀死了。这位穆斯林回到穆圣驻地一说,众穆斯林非常气愤,多数人要求用武力打进麦加城去,出出这口恶气。穆圣劝阻了大家的武力行动,准备再派一位得力的亲信干部到麦加城去。     穆圣与核心组织的几位干部商议决定,派四大索哈白核心小组的成员奥斯曼前往。因为奥斯曼这个人头脑比较清楚,办事有决断,有魄力。而且他多年生活在麦加城,城内有很多的亲朋故归。他也曾为大家做过很多好事。自从他追随穆圣迁往美地那城后,麦加城很多人都很想念他,就连顽固派的几位头领对他也是钦佩和崇敬的。因此穆圣准备派他前往麦加城去见顽固派的头领。结果,他很顺利地进入了麦加城,很快见到几位顽固派的头领,就连艾卜·苏福扬也和他见面谈话。奥斯曼就说明这次穆圣带领众穆斯林前来麦加的目的只有一个,朝拜真主的天房,做一次“小朝”活动,礼毕就走,决没有侵占麦加或是在其它方面夺取什么利益的企图。因此,请各位麦加人准许我们这次的要求。几位头领说:你所讲的和我们几次派人去你们驻地探听到的消息完全一样,从你的各种表现上我们也看出来你们这次来,并不是为了打仗和侵略麦加城。本来可以允许你们来做“小朝”的功课,但是我们有几点顾虑,经过我们研究还是拒绝你们进入麦加城为好。奥斯曼忙问:你们有什么顾虑呀?他们说:“第一,我们和你们曾经打过几次战争,结果我们都失败了,麦加入死伤了很多,也损失了很多物资。麦加城的人都对你们抱有很大的仇恨,如果我们放你们进城,恐怕麦加人对你们围截和堵击,若是在主的天房附近发生了伤人流血事件,那咱们双方都要受到真主的惩罚;第二,我们几次作战失利,在整个阿拉伯各部族面前我们丢尽了面子。如果这次准许你们进入麦加城,传说出去,就等于我们向你们彻底认输投降了》我们古来什族还怎么能在麦加立足,更谈不到继承祖业,管理天房的一切事务了;第三,我们认为穆罕默德传布的伊斯兰教是违背了祖先的教门,他规定的各项制度完全损害了我们的利益。所以我们才把他和追随他的人赶出麦加城去。如果这次允许你们进城,朝拜天房,那不就等于我们也皈顺了他的教门了吗!因为这些,所以我们拒绝你们进入麦加城”。     奥斯曼从多方面解释说明他们这几个顾虑都是不必要的:第一,我们这次前来麦加决不是为了打仗和侵略。我们一没带军队,二没带武器,每个人随身携带短剑是历次进行朝觐的各族人民都许可的规定,这一点要请你们解除顾虑。再说我们双方的几次战争,麦加入虽受了很大的损害,但是这几次战争,都是你们头领挑起的,是你们向我们进攻,我们为了保卫自己才被迫应战的,麦加受损害的人,仇恨的正是你们,而不是我们穆斯林。我们问心无愧,我们觉得麦加的群众在这方面是很清楚的。我们进城后,估计他们不会阻截堵击我们的,如果有少数被蒙蔽的群众胆敢起哄闹事,我们完全能够义正辞严地向他们进行说明和解释,这一点也请你们不要顾虑,至于说我们的伊斯兰教违背祖制和你们的面子问题,那有待于用以后的事实,得出公正的结论。所以我认为你们还是不要巧作文章,变相阻止我们进城为好。 奥斯曼这一段慷慨陈词,说得铿锵有力,直刺顽固派头领的隐私,说得各头领无言对答。最后还是艾卜·苏福扬说:今天我们暂时休会,明日再谈。说完他们给奥斯曼安排了食宿,留他在麦加住下,次日再议。 次日见面后,他们不谈昨天的内容,而是说:如果奥斯曼要单独进行“小朝”他们可以允许他进入天房,要是穆罕默德带领众穆:斯林进城还是坚决不许可。奥斯曼表示如果不是由穆圣带领“小朝”的话,他本人坚决不单独行动。于是谈判发生僵局,暂时中断。而奥斯曼仍然住在麦加城中。      五, 奥斯曼前往麦加已经好几天了,穆圣和众穆斯林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多人认为一定是麦加城的顽固派杀害了奥斯曼,对我们下了毒手。也有的人觉得,奥斯曼是有办法的人,这一定是为了办些别的事情耽搁住了。多数人则一致要求稚圣赶快下令攻打麦加城,严惩顽固派,救出奥斯曼。穆圣很镇定地对大家说:我认为奥斯曼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因为,第一我们向他们宣布我们这次来麦加的目的是正义的。尽管顽固派头子不接受,可是麦加城的广大群众他们是会了解,会接受的。第二,奥斯曼本人过去多年生活在麦加城,他的群众基础好,顽固派头子不会冒然对他下毒手;再说奥斯曼很有办事能力,他也不会毫无抵抗地受顽固派杀害。因此,请大家暂时安心再等一两天,我们会知道真实情况的。大家听了穆圣的话,也认为说得有理,可就是心中一时解不开对麦加顽固派的憎恨心情。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穆圣所料,过了两天。奥斯曼平安地回来了。在胡达比亚所有的穆斯林全都欢呼起来,有的人连忙跑进穆圣的帐篷向穆圣做了报告。穆圣也听到了外面众穆斯林的欢呼声,连忙高声赞颂真主安拉并走出帐篷迎接奥斯曼的平安归来。’奥斯曼向穆圣详细汇报了在麦加城和古来什头人交涉的经过。主要有两点:一是古来什人今年不准许穆圣和同来的穆斯林群众进入麦加城举行进“小朝”活动;二是双方可以派出代表在胡达比亚地方再举行进一步的协商。穆圣经过考虑后,认为这两项建议可以接受,但是要把重点放在双方进一步举行谈判上。     穆圣又和奥斯曼研讨麦加城古来什头人为什么既表示不准许我们进麦加城,可是又要和我们进行再一次谈判的原因。奥斯曼说:古来什头人现在正处在两难的境地,一、因为他们几次进攻美地那都失败了,可是他们在本族中还逞强不承认败于美地那的穆斯林,而且还扬言要再次发兵剿灭美地那的穆斯林,活捉穆罕默德。如果这次准许您和全体穆斯林进入麦加城,那他们就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另一方面他们又怕这次出现双方敌对情势,又要引发战争。说实在的,他们已经无力再和我们交战,而且他们还考虑到如果一旦发生战争,他们往北方贸易的商路又要被切断,他们的经济损失又是很巨大的。居于这种进退维谷的地步,所以他们才提出这两项建议。     奥斯曼秉承穆圣的意旨,通知了麦加城内古来什族的头人古来什族当即委派苏海嘞为谈判代表,来到胡达比亚地方和穆圣见面。经过几番谈判后协定:一、穆圣和众穆斯林今年不进入麦加城,等待来年可以进城驻扎三天。另外双方休战两年。二、古来什人如果私自投奔穆斯林阵营,穆斯林就要把他送回麦加城,如果穆斯林中有人投奔古来什阵营,古来什人可以不必送回穆斯林中。协议签定后,尽管穆斯林群众中有些人认为穆圣这次表现得软弱,签定了对于自己一方不利的协定等等。穆圣对他们说:协议既然签定,不管对方抱什么态度,我们是一定要严格信守的。正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就是当麦加城古来什代表苏海嘞刚要回城的时候,苏海嘞的儿子突然从麦加城内跑了过来,他大声喊着要皈顺伊斯兰教,要听从穆圣的教导和指挥,要参加穆斯林阵营。苏海嘞看到这种情景,立刻抓住他儿子,伸手就打,穆圣和众穆斯林赶忙上前劝阻,并对他儿子说你:愿意皈顺伊斯兰教,这很好,我们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们刚刚签定协议,我们要遵守协议,所以我们暂时不能收留你,只要你信心坚定,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做一个虔诚的穆斯林。请你放心,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从麦加城把你拯救出来的。于是苏海嘞怒气冲冲地拉着他儿子走出穆斯林阵营。苏海嘞的儿子高喊:众穆斯林弟兄!你们就这样忍心看着我被一个外道人抓走吗!众穆斯林要上前解救,却被穆圣拦住。同时穆圣向苏海嘞父子挥手示意,一方面是送苏海嘞回麦加城,一方面是暗示苏海嘞的儿子要暂时忍耐一下。这是穆圣的一种战略措施,他是为不久收复麦加城放进去一个有力的内应。穆圣签署那个协定也是从长远考虑的一种政治手段。 胡达比亚协议签定之后,穆圣和众穆斯林就打消了进入麦加城举行“小朝”的原计划,并开始宰牲、剃发表示“开戒”。虽然一部分穆斯林心中产生了不满的情绪,但看到穆圣和大多数弟兄都精神安静、心平气和地进行回归美地那的准备工作,他们也就随众“开戒”,进行归回的准备。穆圣安排他们在胡达比亚地方稍事休息了几天,就全部退回到美地那城去了。     这次由穆圣和麦加城古来什顽固派签定的胡达比亚协定,是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了传布工作的一项重大胜利。正像前面谈到的,穆圣签署这个协定是从长远考虑的一种政治手段,它对于伊斯兰教和穆圣本人都收到了下列几项具有重大意义的收获:     1.麦加城古来什族的顽固派从内心中承认了穆圣是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对手,他既不是一个用武力侵犯别人的人,也不是一个受他们迫害和欺辱的人。也就是说,穆圣在古来什顽固派的心目中成为一个正直而有地位的人了。     2.麦加城古来什族人和其它氏族的成员从此承认了伊斯兰的政权组织,承认了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上是公开的宗教之一。穆斯林可以在约定的时间内进入麦加城,在“开尔白”天房内举行自己的宗教活动了。     3.协议规定休战两年,这使美地那的伊斯兰教政权对南方已无后顾之忧?使他们不再担心古来什顽固派再来骚扰了。这就为伊斯兰教进一步扩大传播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4.通过协议的签定,显示了过去一直坚决反对穆圣和伊斯兰教的古来什死硬顽固派,已经向穆圣和伊斯兰教低头了。     仅从以上几项意义和收获来谈,胡达比亚协议的签定确实对伊斯兰教的巩固和发展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当年签署这个协议的时候,跟随穆圣前往麦加去的穆斯林只有 1400多人,而两年后,他们再次来麦加时,跟随穆圣的就多达两万多人了。     穆圣回到美地那城不久,就开始给阿拉伯半岛以外的几个国家写去书信,劝谕他们的国王和臣民皈依伊斯兰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