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致书各国

致书各国

Rate this post
一 , 穆圣在阿拉伯半岛内部传布伊斯兰教的年代中,半岛以外的西亚和东南欧地域并存有两大强国,这就是亚洲西部伊朗高原上的波斯帝国和欧洲东南部亚平宁半岛和巴尔干半岛上的罗马帝国。两国为了各自扩张自己的势力,曾长时期地发生过多次的拉锯战争。不过当时罗马帝国是一个处于鼎盛时期的国家,国力非常雄厚,对外扩张侵略的战斗力也很强盛,在拜占庭王朝当政期间,皇帝希拉克略曾发兵侵占亚洲的巴勒斯坦地方,把曾被波斯帝国占据的大片土地据为已有。而古老的波斯帝国在这次争夺战中失败了,被迫退出曾经统治了多年的上述地区。可是波斯帝国不甘心失败,一直在积蓄力量,准备夺回自己的失地。而罗马帝国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却乘胜直进,打到了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同时又出兵侵略位于红海西岸的非洲埃及地区。他这种分兵行动,在战略上是一个失算,给波斯帝国夺回失地的准备工作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可是波斯国王科斯鲁却慑于罗马帝国当时的军事力量,还不敢;冒然发动战争,这便形成了两雄对峙的局面。四周围一些小的国家,则被两强的威力所左右。靠近罗马帝国的北非、西亚等地区的小国,听从罗马帝国的调遣;亚洲美索不达米亚南北的小国,则仰仗波斯帝国的鼻息。只有阿拉伯半岛,虽处于两强交锋的中间地带,但是因为地理环境特殊,半岛上各部族也都有各自的雄厚势力,所以两强交锋的战火,还没有波及到半岛上来。     自从穆圣在麦加城开始传布伊斯兰教以来,由于古来什族人的商队来往于南北各地,于是,很快就把穆圣和伊斯兰教的各种信息,辗转传播到很多国家和地区去,各国领导人对于这样的新兴势力,还搞不清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究竟要做些什么事情。他们也都考虑到这种新兴势力是否会影响自己的利益。同时也都想要进一步了解伊斯兰教的内部情况,以作为本国今后如何对待他们的根据。不过在当时复杂纷繁的军事行动中,还没有来得及进行侦察工作。这时,附近各国都收到了穆圣派人送来的书信。           二, 穆圣自从和麦加城古来什族签定胡达比亚协定,回到美地那城以后,随即考虑到今后要进一步做好的两件事:一是在半岛南半部开始安定之后,美地那伊斯兰教政权现在最大的威胁是半岛北部的犹太族人的敌对势力,必须要彻底平定。二是对半岛边缘地带的各个小国以及半岛以外的罗马和波斯两大帝国,要采取什么样的外交手段以使美地那伊斯兰政权不致受他们的侵扰,从而进一步扩大伊斯兰教的传布范围。穆圣和核心干部商议后决定,先办外交,后平内患。于是穆圣就开始给半岛边缘和附近的各国包括罗马和波斯两大帝国.在内,发出了宣传伊斯兰教和讲明美地那政权准备和各国建立友好关系的信件。     当时穆圣安排发往各国的书信和使臣列表于下:     发给罗马帝国国王希拉克略的信由哈蒂什送往;     发给波斯帝国国王科斯鲁的信由赛海米送往;     发给阿曼国王的信由阿慕尔送往;     发给耶马迈国王的信由萨里特送往;     发给也门国王哈利斯的信由穆海吉尔送往;     发给希赖国王哈利斯的信由苏杰阿送往;     发给埃及国王穆高格斯的信由哈特布送往;     发给阿比西尼亚国王尼加西的信由达木利送往。     书信分别发出之后,陆续得到不同内容的回音:     罗马帝国国王希拉克略收到信并接见了穆圣派去的使臣,详细询问了穆罕默德和伊斯兰教的情况。他感谢穆罕默德给他的信件并请采使回去转告穆罕默德,可以安心在阿拉伯半岛上传布他的伊斯兰教,治理他的国家,罗马帝国不会去侵扰他们。他说因为罗马人一贯信奉基督教,所以不能皈信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随后又写了一封很客气的回信交由哈蒂什带回美地那。     波斯帝国国王科斯鲁看到穆圣的来信后,勃然大怒,当场撕毁了信件并要斩杀来使。经过臣下的劝阻,他才对来使赛海米说:我饶了你的命,你回去告诉穆罕默德,我不信什么伊斯兰教。别看我打不过罗马人,但是我要发兵侵占阿拉伯半岛,消灭你们伊斯兰教,可不费吹灰之力。叫穆罕默德小心点儿,不久我就派人去杀了他的头,看他还传布什么伊斯兰教!?     赛海米在他手下人的保护下才平安回到美地那。见了穆圣,他把波斯国王科斯鲁发怒、撕信,要杀来使并且要派人来刺杀穆圣的情况都对穆圣说了。穆圣说:科斯鲁的怒气不是向我们发的。他是因为几次被罗马帝国打败,而且丧失了他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许多地方和城市,他无法对付强大的罗马帝国,因而把怒气迁到我们身上。我看他这样行事,简直不够一个国王的气度,有失君主的身份。由此看来不但他伤害不了我们,恐怕他的王位也要保持不住了。赛海米和各位干部听了穆圣的说法,都说:听您这么一谈,我们都放心了。穆圣说:不然,他现在是困兽犹斗,决不能小看他,他既然说要派人来杀我的头,可能他要有所行动,我们大家都要提高警惕,注意事态的发展。     过了几天,穆圣派往也门去送信的穆海吉尔偕同也门王的使者一同来见穆圣。也门王的使者亲自交给穆圣一封也门王的回信。信的内容大意是说:也门现在受着波斯帝国的控制,他们在也门国内驻有大批军队,因此我国的一切事情都受到他们的管辖。接到您的来信后,我很想立即皈顺伊斯兰教,听从您的教导。但是波斯国王不许我这样做。为此,我请求您设法打败波斯帝国,恢复我们也门国的自由,那时我就皈顺伊斯兰教,接受您的领导等语。穆圣看完信,就和来使谈话,从谈话中了解到波斯帝国在也门驻有重兵,统帅名叫巴赞,是一位比较开明的人。他对于本国国王的独断专行也有些不满情绪。尤其是在多次和罗马帝国交战中,都打了败仗,失去了很多地方,所以军心也有些个不稳。穆圣掌握了这种情况。经过考虑决定,首先说服巴赞,使他脱离波斯帝国,做穆斯林政权在阿拉伯半岛南部沿海一带的有力管理人员,然后通过他,再向东发展,进而战胜波斯帝国。于是穆圣写了一封给巴赞的信,信中说了现在美地那的穆斯林政权的雄厚力量和发展的前途,同时分析了波斯帝国的危机和如果不改变施政方针会自取灭亡的道理。还规劝他认清形势,赶快弃暗投明,皈顺伊斯兰教,并委派他为阿拉伯半岛南部的总督,为美地那穆斯林政权效力,这才是他光明的前途等语。穆圣当即委派也飞来使,做为自己的使者,回去把书信交给巴赞,并告诉也门国王,如果巴赞皈顺了伊斯兰教,也门国也就一同加入了美地那穆斯林政权,做为伊斯兰教在半岛南部沿海一带的发展实力。     使者回去把穆圣的书信交给巴赞,并觐见了也门国王,把他在美地那和来往途中见到伊斯兰教和穆圣的高尚而有力的表现都向也门国王详细地做了汇报,于是也门国王也向巴赞提出现在我们最好是加入穆斯林政权,皈顺伊斯兰教,才是我们今后的出路。正当巴赞举棋不定的时候,传来了波斯国王科斯鲁因失去民心,被推翻退位,新王西鲁维登基亲政的消息。巴赞立刻回国祝贺新王就位,并领受了新的施政方针。总的精神是维持现状,对外尽量与各国友好;派往各地的总督,可以相机行事,只要不损害本国的利益就可以相机办理一切事务。巴赞本着这种方针,回到也门立即通知穆圣,表明他愿意皈顺伊斯兰教,同时也门国王也宣布正式加入美地那穆斯林政权,国王本人皈顺伊斯兰教,实现了穆圣对他们的希望和要求。穆圣也表示美地那穆斯林政权在现阶段决不侵扰波斯帝国。随后,穆圣就委任巴赞做为管理也门的总督。从此,波斯势力在阿拉伯半岛南部逐渐减弱,而巴赞和也门地区却得到了美地那新生力量的支持和保护,而这新生的力事又不向他索取什么。这对巴赞来说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因此,他就真心实意地为美地那穆斯林政权服务。这就为伊斯兰教和美地那政权在阿拉伯半岛南部奠定了一块牢固而有力的基石。     穆圣发给埃及国王穆高格斯的信件是由哈特布送去的。这位国王看到穆圣的书信后,立即盛情招待了穆圣派来的使节,并写了回信,随信送给穆圣一些当时比较贵重的礼物。他在回信中表示了对伊斯兰教和穆圣本人及一些随从他的人的崇敬心情。但是又说明,埃及现在仍处在罗马帝国的控制之下,在没有得到罗马国王的指示下,暂时还不能和美地那穆斯林政权建立正式的友好关系。也不能表示皈顺伊斯兰教等语。穆圣收下了他的礼物。回信告诉他:只要现阶段和美地那政权保持友好就很满意,致于皈顺伊斯兰教等情,等以后条件成熟时再进行商谈也可。     穆圣发给阿比西尼亚国王尼加西的信是由达木利送去的。前面我们提到,穆圣开始在麦加传布伊斯兰教受到顽固派的迫害时,曾动员一些皈顺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为了求得安全,暂时渡过红海到阿比西尼亚去居住。当时阿比西尼亚很热情地接待了迁去的许多穆斯林。长时期以来,他们在那里生活得很好。后采穆圣在美地那建立了穆斯林政权、而且几次战胜了麦加顽固派的侵袭。政权逐步巩固起来的信息,由来往的商队传给了居住在阿比西尼亚的众穆斯林。他们都渴望着能够早日回到阿拉伯半岛、美地那城,跟随穆圣去建设穆斯林自己的国家。正在他们多年来望眼欲穿的时候,穆圣的使节到了阿比西尼亚。 这次穆圣写给阿比西尼亚国王尼加西的信件共是两封。一封是正式的国书,希望两国继续保持友好关系并进一步希望尼加西国王率领阿比西尼亚人共同皈信伊斯兰教。另一封是委托尼加西国王,把早些时候移居过去的阿拉伯穆斯林全部送回美地那城,参加穆斯林政权。     尼加西看了来信很是高兴,热情地招待了来使达木利,并在寄居的穆斯林群众中公布了这个消息,当时众穆斯林欢声雷动,一致赞主赞圣。国王尼加西叫他们做好回阿拉伯家乡的准备,随即给穆圣写了回信,一方面声明国王本人皈顺伊斯兰教,以后再动员全国人民入教;一方面说明已为寄居的阿拉伯穆斯林准备了两条大船,除了来使达木利之外,尼加西又派遣了专使贾法尔负责护送全体穆斯林渡过红海来到美地那。当他们安全来到时,穆圣和美地那的众穆斯林举行盛大的欢迎会,感赞真主的襄助,感谢阿比西尼亚国王及特使贾法尔,以及阿比西尼亚全国人民,同时接受尼加西国王皈顺伊斯兰教。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一件事,就是从阿比西尼亚回来的众穆斯林中有一位妇女名叫伍姆·海比拜,她是麦加顽固派头领阿卜·苏福扬的女儿。原来,穆圣在麦加开始传布伊斯兰教后不久,她和她的丈夫就秘密皈顺了伊斯兰教。后来为了躲避阿卜·苏福扬的迫害,她夫妻就随同迁往阿比西尼亚的众穆斯林一起去避难。在迁居期间,她丈夫去世。这次她以新寡之身来到美地那,穆圣很重视她,想通过她进一步加强对阿卜·苏福扬的争取工作,以保证胡代比亚协定的实施,并为将来解放麦加城做好准备工作。穆圣和她结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穆圣派往其它各国的使节,也都先后回到美地那,带回来不同的结果,有的愿意皈顺伊斯兰教,建立友好关系;有的不皈顺伊斯兰教,但表示不侵犯穆斯林政权等等。总起来说,穆圣这次致书邻近各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使各邻国对美地那穆斯林政权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进一步扩大了伊斯兰教的影响,保证了穆斯林政权的巩固和安全,可以放手整顿阿拉伯半岛内部的各项政务而无外顾之忧,初步建立了和平安定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