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请以真主的启示判决

请以真主的启示判决

Rate this post

一切赞颂全归独一的真主。愿主祝福真主的使者、家属、圣门弟子及所有追随者。

一切赞颂全归独一的真主。愿主祝福真主的使者、家属、圣门弟子及所有追随者。

伟大的真主派遣了众先知,为他们降示了真理的经典,以便经典成为人间的判断标准。因此,真主命令人们服从先知,遵循经典:“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服从真主,应当服从使者。”(4:59)。真主将服从先知作为信仰的标志和证明:“指你的主发誓,他们不信道,直到他们请你判决他们之间的纷争,而他们的心里对于你的判决毫无芥蒂,并且他们完全顺服。”(4:65)。

真主在古兰经中阐述信仰真主和先知与接受天启之外的判断标准是水火不容的:“难道你没有看见吗?自称确信降示你的经典和在你之前降示的经典的人,欲向恶魔起诉——同时他们已奉令不要信仰他——而恶魔欲使他们深入迷误中。”(4:60)

真主告诉我们,人们的欲求与天启的真理背道而驰:“假若真理顺从他们的私欲,天地万物,必然毁坏。不然,我已把他们的教诲昭示他们。”(23:71:),“依据从主降示的明证者,与那为自己的恶行所迷惑,而且顺从私欲者是一样的吗?”(47:14)。

真主认为,追随私欲就是与真理分庭抗礼。“我确已任命你为大地的代治者,你当替人民秉公判决,不要顺从私欲,以免私欲使你叛离真主的大道。”(38:26)。

一个人不能成为真正的信士,直到他将真主制定的沙里亚作为判断事物的标准,并对其心悦诚服。

在本文中,我们将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信仰的这一重要原则——以启示作为判断标准。

以真主制定的沙里亚为判断标准是信仰的原则,也是穆斯林最重要的责任之一

以启示为判断标准是伊斯兰的重要规定之一。真主将其作为降示经典的目的。“我确已降示你包含真理的经典,以便你据真主所昭示你的(律例),而替众人判决。”(4:105)。

伊斯兰信仰的原则认为,判断事物的性质及制定法律是真主的特权。正如真主所说:“一切判决,只归真主;他依理而判决,他是最公正的判决者。”(6:57)。

伟大的真主说:“指你的主发誓,他们不信道,直到他们请你判决他们之间的纷争,而他们的心里对于你的判决毫无芥蒂,并且他们完全顺服。”(4:65)。

经文中的严厉警告令人胆战心惊。真主首先以自己的名义起誓,以否定的形式强调这些人不是信士,否定了他们的信仰——真主善仆的资本,除非他们做到让先知来裁决。然后,又补充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心中不能对先知的裁决存在不满,仅仅接受先知的裁决是不够的,还要做到心甘情愿,心悦诚服。经文中提到的“完全顺服”指表里如一的接受。一个人只有接受先知的判决,对其心悦诚服,毫不犹豫地顺服真主的命令,才能证明自己的信仰。

以启示之外的东西作为判断标准是伪信士的属性。真主说:“他们说:我们已信仰真主和使者,我们已顺从了。此后,他们中有一伙人违背正道;这等人,绝不是信士。”(24:47),“有人对他们说:你们来向真主和使者起诉吧」,你会看到伪信者回避你。”(4:61)。

诸如此类的经文说明,凡故意背离真主与先知判决的人,尤其是在宣传和提醒之后,就是一个伪信士,他所谓的信仰伊斯兰是不成立的。

凡认为“以启示作为判断标准不是伊斯兰的规定和要”或“人们有权对沙里亚进行取舍”的人,他已经违背了断然的经典依据。伊本•泰米叶说:“无疑,凡不认同以经典作为判断标准的必然性者,就是一个否认者;凡认为可以背离经典,以自己觉得公正的东西在人间判决者,也是一个否认者。任何一个民族都要求秉公判决。也许这种公平就是这个民族中的有权有势者所规定的。许多自称穆斯林的人,往往以真主并未认可的习俗作为判断标准。如祖先的传统,统治者的命令等。他们认为这是判断的当然标准,而放弃古兰经和圣训。实际上,这是一种悖信的意识。”

总之,以启示作为判断标准是伊斯兰的一项要求,这是众所周知的。如果人们对于执行沙里亚有选择权的话,真主为何会降示包含一切教律的经典,并在其中命令人们服从经典,要求众先知将其传授于人呢?这一切都属于穆斯林公认的信条,只有狂妄自大的人才会否认它。

希望穆斯林不要实施沙里亚是否认真理者的意图

真主以最清晰的方式阐述了这一点。否认真理者不希望穆斯林实践自己的宗教。“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绝不喜欢你,直到你顺从他们的宗教。”(2:120)。“有人对他们宣读我的明显的迹象的时候,那些不希望会见我的人说:请你另拿一部《古兰经》来,或者请你修改这部《古兰经》。你说:我不至于擅自修改它。我只能遵从我所受的启示。如果我违抗我的主,我的确畏惧重大日的刑罚。”(10:15)。“他们确已使你几乎违背我所启示的教训,以便你假借我的名义,而捏造其它的教训。那么他们就会把你当朋友。”(17:73)。

塞吉夫的一个代表团来见先知,要求先知为他们免除伊斯兰的部分教律。他们说:关于奸淫,我们无法接受,我们离不开它。先知说,它对你们是非法的。真主说:“你们不要接近私通,因为私通确是下流的事,这行径真恶劣!”(17:32)。他们又说:关于利息,它就是我们的所有财产。先知说:你们只拥有你们的资本。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如果你们真是信士,那末,你们当敬畏真主,当放弃余欠的利息。”(2:278)。他们又说:关于酒,我们无法放弃。先知说:真主已规定饮酒为非法事物。然后,他们要求先知免除礼拜。先知说:一个没有礼拜的宗教是乏善可陈的。他们要求先知让他们再崇奉“拉特”神三年,先知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同样,关于吃自死物和非诵真主之名而宰杀的动物,多神教徒与先知进行了辩论。古兰经针对他们降示了:“你们不要吃那未诵真主之名而宰的,那确是犯罪。恶魔必定讽示他们的朋友,以便他们和你们争论;如果你们顺从他们,那末,你们必是以物配主的人。”(6:121)。

这节经文解明,穆斯林服从多神教徒就会变成多神教徒。这种以物配主表现在服从和追随非伊斯兰的律法,它正是古兰经中提到的“崇拜恶魔。” 

多神教徒的目的在于让穆斯林放弃诵念真主之名,以蒙蔽和欺骗穆斯林。他们以“诵念真主之名与不诵念真主之名没有区别”为由对伊斯兰的教律提出质疑,使穆斯林陷入以物配主的误区,尽管穆斯林口头上并没有以物配主。

这节古兰经也能作为证据。“你当依真主所降示的经典而替他们判决,你不要顺从他们的私欲,你当谨防他们引诱你违背真主所降示你的一部分经典。”(5:49)。

伊斯兰敌人的意图在于让穆斯林放弃以古兰经判决事物。这会导致穆斯林衰弱、互相背弃和敌对。伊本•泰米叶说:“当掌权者偏离了它时,他们就会舍弃古兰经而以其它东西来判决,穆斯林之间就会发生战争。”

先知说:“只要一伙民众舍弃古兰经而以其它东西判决,他们之间就会发生战争。”在另一传述中说:“贫困就会在他们中蔓延。这是导致国家政权更迭的主要因素之一。正如我们这个时代与古代多次发生的那样。真主欲使谁幸福,就让他吸取别人的教训,遵循真主襄助者的道路。”

兰德公司在2007年曾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试图制定美国应对各种事件的政治计划,提倡建立“温和”穆斯林网络。它所谓的温和穆斯林的标准是:不希望实施伊斯兰法的穆斯林;而认为希望实施伊斯兰法的穆斯林是激进分子。

阿拉伯世界中的支持这一计划者极力使穆斯林放弃实施教法,这是不足为奇的。真主实现他的光明,即使以物配主者不愿意。

沙里亚包含着对人类的利益,它与人类的私欲是相反的

无疑,伊斯兰法的宗旨是为了人类今后两世的利益。伊斯兰法的所有要求,都是善和利益;伊斯兰法的所有禁令,都是恶和危害。但是,也许有些人不明白这些利益,因为它与后世有关,或它与某些危害纠缠在一起。这要么是由于心灵的病态,要么是由于知识的浅薄或其它原因而无法理解这些利益。

正如人往往被私欲所左右。故他或许理解什么是利益,但由于私欲作祟,无法重视利益。违背私欲对他来说很困难,他很难摆脱私欲的摆布。所以,那些私欲作祟者往往会帮伊斯兰敌人的忙。人们对待先知的态度足以说明问题。有的人热爱先知,而多神教徒和有经人等顽固不化的人则反对先知。他们不惜以生命和财产来与先知为敌,却不愿意违背自己的私欲。真主说:“你告诉我吧!以私欲为主宰的人,真主使他明知故违地迷误”(45:23)。沙里亚的目的在于让人摆脱私欲的奴役,成为真主的仆人。

无疑,追随私欲与真理格格不入。因此真主说:“达五德啊!我确已任命你为大地的代治者,你当替人民秉公判决,不要顺从私欲,以免私欲使你叛离真主的大道;叛离真主的大道者,将因忘却清算之日而受严厉的刑罚。”(38:26)。

我们通过经验与习惯可以得知,宗教与世俗的利益都不可能以放纵私欲和追求功利的方式来实现。甚至我们之前那些没有天启法律的民族也在克制私欲,因为私欲与利益是势不两立的。这一点不言而喻,无需论证。

因此,谁也不能妄称沙里亚完全符合人的私欲和目的。沙里亚往往与人的私欲和目的是相冲突的。赞美真主,他说:“假若真理顺从他们的私欲,天地万物,必然毁坏。”(23:71)。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确立一些原则。凡是以私欲而行的工作,都是虚妄的,因为它违背真理;追随私欲是走向堕落的途径,也是导致沙里亚的命令和禁令被废黜的原因。

由此可见,阻止人们实施伊斯兰法,倡导追随私欲,首先是破坏真主的立法权,其次是在摧毁伊斯兰。因为,天启与私欲之间不可能一致。如若一致,必定是虚妄的。那样的话,就不是追随沙里亚,而是追随私欲。

沙里亚的法典化是对伊斯兰教律表达方式的简易化

对于提倡法典化的人来说,法典化指的是,使必须执行的教律对于穆斯林变得确定。它更能在人们中实现公正和简易。这些教律都来自古兰经、圣训和法学典籍,所以,不能说这是以非伊斯兰法为判决标准。

反对法典化者的理由是,要求以法典化的教律作为判决标准,意味着让执法者以自己的观点进行判决,对法律进行修正,根据私欲和个人看法选择其中的一些观点,而不依据沙里亚的权衡方式。它会导致以非天启的东西进行判决。

倡导伊斯兰教律法典化者与其反对者之间的分歧,不在于实施沙里亚与否,而在于选择某些侧重的方面,让法官处理分歧问题时有所依凭。同时,大家的共识是,侧重时的依据本身应该出自启示。

对这一问题的分歧是在实施伊斯兰法的框架内的分歧。

出于被迫、无能或阻力而偏离伊斯兰的某些规定并不等于放弃实施伊斯兰法。

众所周知,利害也许是难解难分的,要实现某种利,无法避免某种害,反之亦然。面对这种冲突,伊斯兰的原则是:对利害两者进行权衡。

伊本•泰米叶用很多实际的例子说明了这一原则。一个统治者或掌权者所做的善或放弃的恶,其回赐大于他所放弃的当然之事或禁止之事的惩罚。这种情况下,就是善大于恶。由此可以引申出,如果他无法做某种善事,除非同时要犯惩罚较轻的罪恶,而且除此别无它法——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种罪恶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实现当然的途径也是当然。许多人都会意识到某种行为的罪恶,但看不到相反的需要——借助它善功的回赐远远超过了罪恶的危害。所以,在一些情况下,允许放弃哈里发们的行为,同时也可以放弃一些当然之事,出于必要做一些被禁止的事。前提是无能为力或没有办法。对于当权者来说,应该做的就是其危害较小的事。

如果不犯罪也可以行善,但有一定的困难,如力所不逮,或本性厌恶,也就是必然会触犯一些禁令,那么,这是对善行与罪恶的混淆,个人能力不能成为行为的借口。但是,应该命令他们行善,尽管知道他们在行善的同时会做一些小的罪恶。这种情况就像:如果止恶会造成更大的危害时,应该放弃它;还有被迫时的作法。真主说:“除为势所迫外,你们所当戒除的,真主已为你们阐明了。”(6:119),以及量力而行:“你们当量力地敬畏真主。”(64:16)。

因此,塔西尔•本•阿舒尔说:“在考察整体情况时,不应忽视的问题是:暂时的、普遍的必要,当整个群体或其中的大部分人遭到被迫时,需要许可被禁止的事项,以实现教法的宗旨。如:乌玛的平安,这一点比其它方面更应该受到重视。”

谢赫伊本•赛尔德在论述呼德章中舒尔布故事的意义时说:“其中还有,真主通过诸多因素保护信士。人们对此或许知道一部分,或许什么也不知道。真主也许会以部落、异教的家属来保护,如真主以舒尔布的家属为他抵御族人的攻击。这种使伊斯兰和穆斯林得到保护的纽带,追求它是无妨的。甚至是必须的。因为,改革是根据能力而被要求的。

基于此,那些生活在非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为了使穆斯林个体与群体享有自己的宗教与公民权力而追求政治权力,要比屈服于压制和消灭宗教与公民权力的国家更好。是的,如果穆斯林有能力掌握一定的政治权力,这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如果不能到达这一层次,应该优先考虑捍卫和保护宗教信仰。

求主襄助我们,去做主喜欢和满意的事。愿主祝福穆罕默德及其家属和圣门弟子。

作者:哈尼•本•阿卜杜拉博士

原文链接:http://www.albayan.co.uk/MGZarticle.aspx?ID=1813

http://www.islam.net.cn/html/zongjiao/zhenzhu/20120322/4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