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请善意地猜测他人

请善意地猜测他人

Rate this post

对他人的恶意歹猜是偏执与极端思潮的伴生现象和必然产物之一。这种以阴暗的眼光看待他人的方式,在掩盖了他人优点和善举的同时,也夸大了他人的缺点和不足。事实上,极端与偏执其实就是对他人的指责和指控,而对他人的指控就是对他人的轻蔑和藐视,有违伊斯兰教法和法律所确立的对他人尊重的原则——无罪推定。

极端和偏执者常常因为简单的缘由便轻率地歹猜和妄断他人,不管不顾他人或有情可原之处,甚至公开检举他人的缺点和不足,并把一些错误上纲上线,借以炒作自身;把一些小过小失夸大为十恶不赦的大罪;把大罪夸大为不信与叛教!

如果某种言行同时兼具两种可能性——有可能导致善与正道的一面和有可能导致恶与堕落的一面——时,偏执与极端者更倾向于选择有可能导致恶与堕落的一面,而这与伊斯兰民族的学者们所传承的原则相违背,该项原则视穆斯林为向善或可善之人,并力所能及地来校正穆斯林的言论和行为。

曾有一些赛莱菲先贤说:我的确逐一为我的兄弟找寻七十个理由,然后我说:或许他还有一个我所不知道的理由!

依据这些偏执和极端者的观点,凡是在观点和行为上与他们相违背者,要么都被指责为在教门上违背主道;要么被指控创持异端,或者轻视穆圣的“逊奈”等等恶意的猜疑与断语。

例如,假若你在持手杖或食用大地上的食物方面,有违这些人的“逊奈方式”,那你将被指责为对“逊奈”的亵渎和不尊重,或者指责为缺乏对穆圣的热爱。这是怎样的私欲和无知啊!这些人,他们对其他人的恶意与歹猜还不仅限于对普通信众的指控,而是把矛头直指学者和精英学者阶层,以至于几乎没有哪一位伊斯兰的法学家、宣教师和思想家能够幸免于这些的人言辞的指责和指控。

假若有教法学家给世人颁布了一条简易的教法判令,为世人排忧解难,那这位法学家在他们眼中就是对宗教玩忽职守;假若有伊斯兰的宣教师,以契合时代的风格和当代人的语言来阐扬伊斯兰,那他就要担负起在西方和西方文明面前,迷失自我的罪名。

这些偏执和极端者的指责和指控不仅限于活人,而且还把矛头指向那些已经不能为自身辩诉的死者。于是,没有哪位历史上著名的人物能够幸免于对他们的指控。要么说这位是共济会成员;要么说哪位是杰赫米亚派;要么就是穆尔泰齐赖派,就连为后代学人所遵循,对伊斯兰民族有着卓越贡献,在历代均享有崇高地位的学派伊玛目和领袖们也难逃他们指责的言辞和恶意的歹猜。

不然,整部伊斯兰民族的历史,包括其中的学术、文化和文明都被这些偏执和极端者指指点点。对于当下学术和文化,以及文明来说,被指责的就更多了。因为,对于他们中一些群体来说,伊斯兰民族史就是围绕政权展开的冲突和动乱史,而对于他们中的另外一部分来说,伊斯兰民族史就是一部蒙昧主义和叛离正信的历史,以至于他们中有人妄言:伊历四世纪之后,整个伊斯兰民族都叛离了伊斯兰的正信和正道!

过去,这些人中曾有位长者在发誓之后评说先知穆圣:我这个誓言并非为取悦于真主!穆罕默德,请你公正,你的确没有处事公正!

这些人,他们迷恋毁坏而不在乎建设;醉心于过去和自身的喜好而批评他人;自称清白且要超越世俗。而真主说:“所以你们不要自称清白,他是全知敬畏者的。”(星宿章:32)

这些人所患之病是:浸透到他们内心深处的对他人的恶意歹猜。假若他们查看古兰经和圣训的话,必定会发现,其中包含有在穆斯林内心培植对他人善意猜测的经训明文。这些经训明文说,当有人犯下过错,凡遮掩他的过错者,真主也遮掩他在今生后世的过错;有人行善时,当宣扬并传播;看到穆斯林身上的不足和缺点时,也不要忘记他身上的其他优点,以及为人所知和所不知的善的一面。

是的,伊斯兰对于以下两种性格给予了非常严厉的警告。

第一:对真主和对世人的恶意猜测。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应当远离许多猜疑;有些猜疑,确是罪过。”(寝室章:12)先知穆圣说:“你们千万不要猜疑他人:猜疑确是最与事实相违背的谎言。”(布哈里和穆斯林传述)

其实,所有这些起因于自负与骄狂,以及对他人的轻蔑与藐视。基于此,世界上第一位违抗真主者正是易卜劣斯,其违抗的基础正是:骄傲与自大——“我比他优越。”(高处章:12)

从这方面,我们来理解先知在一段健全圣训中的警告:“如果你们听一个人说:求主毁灭世人时,那他就是最先毁灭者。”(穆斯林传述)

他的毁灭源于他的自负与骄狂,以及对他人无理的指控。

自负是导致道德毁灭的因素之一。这被我们的学者称为:内心对真主的违抗。这也正是以下圣训所警告的内容。先知穆圣说:“导致毁灭的三件事事:吝啬小气、追随私欲、骄傲矜夸。”(穆斯林传述)

因此,穆斯林不以自身的善功而沾沾自喜,骄傲自负,所担心的就是,自身的善功在不知不觉中出现缺陷,而得不到真主的承领。古兰经形容那些积极行善的信士们,称他们是“有所施舍、但因为将归于主而心怀恐怖者”。(信士章:60)

有圣训表明,这节经文针对的是力行了善功之人,他担心其善功不为真主所悦纳。对此,伊本·阿塔判断说:或许真主给你开启了顺主之门,但是并未给你开启善功受主悦纳之门。或许冥冥中注定你将违抗你的养主,于是,这不过是一个借以完成的因,而结出卑微与毁灭的背主之举要远远优于结出这自负与狂妄的善功!

其实,这正是来自伊玛目阿里的智慧——他说:缺点与不足远远好过你沾沾自喜的善功。

伊本·麦斯欧迪也说:两件事情导致毁灭:沾沾自喜和绝望。这是因为:幸福只有去追求才会获取。而沾沾自喜者是不会去追求的,因为他早已抵达喜境。失望者这也不会去追求,因为在失望者看来,追求已没有任何的意义。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