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谢赫·尤素福·格尔达威演讲集-婚姻路上的坎坷

谢赫·尤素福·格尔达威演讲集-婚姻路上的坎坷

Rate this post

婚姻路上的坎坷

——译自谢赫·尤素福·格尔达威演讲集

各位穆斯林兄弟姐妹们:

们一直在谈论着一些有关男女青年们的话题,以及困惑着他们这代人的一些问题。这些人,真主在赐予了他们许多恩典的同时,也注定让他们遭受很多磨难。

在我们对这代人所关注的众多问题中有一些是关于婚姻方面的问题。

婚姻——由于人们将其纳入复杂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正成为人们头上的一个负担。真主使其容易,而人们却让它变得困难;教法使其简便,而社会却让它变得复杂;造物主使其无比宽大,而被造物却使它十分狭隘。

伊斯兰主张,结婚是一件善功、一项法令,也是一件近乎主命的圣行:

安拉将婚姻制定为一项法律,他在伊斯兰中没有制定僧侣制,所以在这个宗教中没有出家制,也不允许过脱离现实、与世隔绝、独身主义的生活,并且认为这是恶魔的行径,正如在别的一些宗教中男人视女人为龌龊的,即使是他的姐妹甚至他的母亲,都避而远之,就像中世纪欧洲僧侣们的行为一样,这在伊斯兰教中是所没有的。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结过婚,他的众弟子们都结过婚,甚至他们中有人说:“假若我的生命只留下十天的时间,我一定会结婚而不以单身去见安拉。”

结婚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人类不能够过单身的生活,安拉创造了阿丹以后还为他创造了一位妻子,并且对他说:“你和你的妻子同住乐园吧。”(《古兰》2:35)所以,当男人没有一个依恋他的伴侣,那么,他的生活将毫无意义。因此,安拉为阿丹创造了一位依恋他的妻子。

结婚是宇宙所有万物的一个天性,那里所有的东西,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甚至是矿物(非生命物),无不没有配偶。我们都知道,在电子甚至原子中都有正负极之分,现代科学告诉我们:原子是这个宇宙组建的最小单位,它也有正负极之分,伟大的安拉在《古兰》经中说:“我将每种动物造成配偶,以便你们觉悟。”(《古兰》51:49)

如果说这是宇宙的规律,万物的天性的话,那么人类也不该脱离这种宇宙的规律和自然的天性,而他应该去寻找他的另一半、他的伴侣、他的配偶。

阿拉伯和尊贵的《古兰》经中有一种有趣的表达方式,即:当一个女人和男人结为夫妻时就被称为“زوج”,阿拉伯文单词“زوج”表示为“两个”、“一双”的意思,正如他们两个人的心里面互相装着对方一样,表面上他们分别是一个人,实际上他们是“一对”。

婚姻生活是人类的天性,也是宇宙的天性。因此,为了让这种形式得以延续,人类的生活体系以这种神圣的形式得到发展和持续,伊斯兰教鼓励人们结婚,正如清高的安拉所意欲的那样:“安拉以你们的同类做你们的妻子,并为你们从妻子创造儿孙。”(《古兰》16:72)据艾奈斯(愿主喜悦他)的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曾命令我们结婚,他曾严厉地禁止我们过独身生活。”穆圣还说:“你们当娶一个你们爱慕的、善生孩子的女子为妻,因为在复生日我将以你们胜过其他圣人。”

结婚是延续生命、传宗接代的因素:生命的延续是靠婚姻的形式来维持的,除了婚姻之外,决无其它途径。因此,伊斯兰不主张那些个别哲学家悲观的主张。部分宗教认为,人活着是一种不幸,这个世界是充满痛苦和悲哀的,人们应该通过断绝生育而从这个世界上得到解脱,所以他们不会结婚,就算是结了婚他们也不会生儿育女。

伊斯兰是反对这种悲观的主张的。它认为,人的生命是美好的,安拉意欲使它长久、持续,因此,人们应该结婚,而且娶一个令他爱慕的、善生孩子的女子为妻。

同样,婚姻是组建家庭的基础,那里滋生着良好的礼仪,人类高尚的爱心:父母的爱、子女的爱、姊妹的爱、骨肉的爱,还有互爱、互助、互敬、仁慈和疼爱之情,所有的这些礼仪都在家庭的绿荫下形成,而形成家庭的因素就是婚姻:“众人啊!你们当敬畏你们的养主,他从一个人创造你们,他把那个人的配偶造成与他同类的,并且从他们俩创造许多男人和女人。你们当敬畏安拉——你们常假借他的名义,而要求相互的权利的主——当尊重血亲。(《古兰》4:1)

在家庭的绿荫下还有宁静、爱和仁慈:“他的一种迹象是:他从你们的同类中为你们创造配偶,以便你们依恋他们,并且使你们互相爱悦,互相怜恤。”(《古兰》30:21)这是安拉的一种迹象,就像创造天地一样,而在这个宇宙中最大的迹象就是男人拥有女人,女人拥有男人,并且这个社会的第一个细胞由他俩而产生。

然后,这个友谊和爱情以及互助互利的范围因亲戚关系在不断地扩大:“他就是用水创造人,使人成为血族和姻亲的,你的主是全能的。”(《古兰》25:54)

同样,婚姻也是为了保护人类本能的缺陷,安拉给人类赋予了一种天性,作为驱使某种形式持久的鞭策,这种天性是属于真主的睿智,并非是伊斯兰偶然所带来的。所以,伊斯兰也没有提倡消灭这种天性,而是引导、教育它,并且完善它,使其得到升华。

因此,被剥夺了这种天性的那些人没有行使和支配它,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秽行,是属于魔鬼的行径,他们鄙视它、禁锢它,正如那些野蛮人的行为一样,他们认为,人和动物是一样的,对他们来讲,没有合法与非法事物之分,而伊斯兰只站了一个中间的立场,所以它禁止人们淫乱,而使结婚变成合法。在此,它制定结婚为行使这个天性的合法途径,人类在安拉允许的范围内无妨去享受这个天性。“她们是你们的衣服,你们是她们的衣服。”(《古兰》2:187)“你们的妻子好比是你们的田地,你们可以随意耕种。”(《古兰》2:223)在这方面,人类大可以随便。

教法在这方面并没有使其狭隘,而是使它宽大。先知(愿主福安之)呼吁众青年说:“年青人们啊!你们中谁能够成家者就让他结婚吧,因为结婚更能够使他降低视线、防止淫乱;不能够结婚者就让他封斋吧,因为封斋可控制其性欲。”

结婚更能降低视线、防止淫乱:伊斯兰教就这样要求人们结婚,而我们的先辈们也同样积极响应这个号召,并且使其变得容易,为其提供方便,而结婚也就变成了一件容易的事,但自从那以后,特别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把真主使其容易的事情变得困难,把真主使其宽大的事物变为狭隘,他们把困难强加于自己,实际上真主没有使他们勉为其难,甚至我们看到许多独身的男青年和“老姑娘”们到了三十多岁仍然没有结婚。也许以后当人们说:“她延误了列车”的时候她还不结婚,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一直有许多男人和女人、小伙子和姑娘,为什么这些人互相不结婚呢?

我在大学给女生上课时看到相当一部分不结婚的女孩,她们并不乏姿色和门弟,也不失有礼,而且还有教门和文化,为什么这些女孩不结婚?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问题的呢?

其实,这些问题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究其原因,我们发现,人们在婚姻的路上设置了重重的障碍。

这些障碍中有物质方面的,也有社会方面的,还有个人方面的。

物质方面的障碍:年青人们不能够结婚,除非他是个有钱人,而且要有很多钱,而对于一个刚刚毕业且站在人生第一阶段的年青人来讲,他不可能完全具备他和许多人所追求的一切东西,是谁造就了这么多教法所没有做出的规定?事实上他的确需要支付聘礼,但人们却在不断地提升其价位,他们以此获得争荣、斗富和社会的虚名:某人的女儿被赠予了若干彩礼,这是某人给她赠予的,这似乎已经成了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或进天堂的标准。实际上这有何价值呢?尊贵的圣训曰:“最好的彩礼是其最便宜的。”“谁能为向女人求婚、赐予她的彩礼和对她的怜悯打开方便之门?”欧麦尔·本·罕塔布有一天向一位圣门弟子求婚时说:“你们不要提升给女人们的彩礼的价位,你们不要提升给女人们的彩礼的价位,因为假如这是一件今世中值得尊重的事情的话,那么,先知(愿主福安之)比你们更应该送彩礼的。事实上,安拉的使者并没有给他的任何一位女人送过彩礼,也未曾给他的任何一个女儿送过比二十个欧基亚更多的彩礼。”(1欧基亚=40迪尔汗)

是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许配他的女儿们时没要过太多的东西。法图麦: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女儿、全世界妇女的领袖,她嫁人时有什么?她只有一件阿里·本·艾布塔里布送给她的盔甲!法图麦拿这个盔甲有什么用?难道她穿着它去打仗吗?这只是一件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

赛义德·本·穆赛也布:先知众门徒的领袖、他们中最精通伊斯兰教法的人——如艾哈迈德·本·罕白里所说,她曾宁可拒绝把他的女儿嫁给一位哈里发的儿子,而情愿许配给圈内的一名学生,还对他说:“孩子啊,你手头上有什么东西?”他说:“以安拉发誓,我只有一枚迪尔汗。”他说:“那我就凭一个迪尔汗把我的女儿嫁给你。”

是的,他就凭一枚迪尔汗把女儿嫁给了一名穷学生,因为他要给他的女儿找一个如今的人们并不以此为荣的廉洁的男人。这是为了什么?

但愿事情在昂贵的彩礼前就此停止,它需要的是礼物,一些金银首饰。

有些地方流行订婚礼物或嫁妆,有些地方流行金银首饰,但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不能穿戴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是一些体积笨重、式样陈旧,不适合现代人的口味的东西,甚至关于这些首饰的相关问题也很多,比如它到底出不出天课?因为女人们仅仅是为了争荣斗艳,而并非是为了穿戴,但她却以结婚时给她送了如此之多的东西而为荣,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对待自己是如此狭隘和严厉?

为婚礼以及婚前和婚后举行盛大的婚宴,其中所宰的牲畜只有很少的部分被吃掉,大多数则被扔到垃圾箱,而有一些地区却因得不到一口食物而遭受着饥饿的折磨,这又是为了什么?人们对自己总是勉为其难。你看他们为订婚举行一个典礼,为结婚又举行一个典礼,安拉的仆民们啊!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随之而来的是购房、布置家具,而且要么是陈设着现代化家具的套房,要么就是别墅。

结婚以后人们又创造了新的异端,还美曰其名为“蜜月”,即旅行度蜜月——人们所添加的又一项新的负担,它最终将会马为他们脖子上的桎梏和枷锁以及他们人生路上的羁绊。

所有这些都使事情复杂化,增加了其难度,事实上安拉没有对我们要求这些,教法也未曾责成给我们这些,是我们自己勉为其难。因此,年青人们都在等待,直到攒够他们所追求的,也许他会因此而债台高筑,别人的债务使他终日寝食不安,或许他向银行付利息货款,从而自他结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向安拉和他的使者公然宣布对抗。这是为什么?都是我们为自己设下的障碍——毫无意义的物质上的障碍。

社会方面的障碍:这里有多令人们值得考虑的问题,当年青人们一提出来就遭到人们的拒绝,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来自一个不门当户对的家庭和下层的阶级或诸如此类的因素,都是一些安拉未曾加以证实的标准。

的确每个时代都有其一些标准,部分法学家表明,这些标准就是在出身、门弟和职业方面的平等,但也有人反对这种说法,他们说:“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者是你们中最敬畏者。”(《古兰》49:13)标准就是信仰和道德。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如果你们遇到中意其道德和信仰之人,那么你们就当把女儿嫁给他,否则,大地上将会滋生迫害和大乱。”他们还说:“如果你要嫁女儿,就把她嫁给一个有教门的人,如果他爱她,就必会善待她;如果生气了,则也不会虐待她,因为他会因此而害怕安拉,所以他会善待体贴她,或者优礼地和她分手,他不要忘记以前的恩爱。

这就是真正有信仰的人,也是应该值得珍惜的人。

至于那些发表平等说的法学家们则说:学者跟君王的女儿所门当户对,因为知识能提高其主人的等级,并且会擢升尊重知识的人的地位,因为当事情受到出身和门弟的制约时,则意味着我们之间的阶级会成为像印度人之间的阶级那样,任何人不可能从一个阶层升到另一个阶层,伊斯兰反对这种做法。

在穆斯林社会中人类以它的知识和操行能够上升到一个最高的阶层,而这是我们自从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时代就所看到的。

法学家、再传弟子艾塔·本·艾布热巴赫是一个肤色黝黑、狮鼻跛脚、身材矮小的人,但他在朝觐期间却和苏来曼·阿布都勒麦力克毗邻而坐,给人们讲解有关朝觐方面的教律,人们都说:是知识提升了他的地位。

是知识让他和哈里发并肩齐驱:

知识能竖起无梁之房 愚昧可摧毁荣誉之家

我们当重新审视我们的标准,重要的是我们的子女们能得到幸福,我们不要墨守成规,时代在变化,生活在发展,人们的观念也随之而变化。清高的安拉说:“你们中未婚的男女和你们的善良的奴婢,你们应当使他们互相配合(结婚),如果他们是贫穷的,那末,真主要以他的恩惠使他们富足。真主是富裕的,是全知的。(《古兰》24:32)

我们一定要具备这种观念,好让这些所谓的标准和规则不要成为子女们幸福的生活道路上的绊脚石。

还有部分男女青年自身存在的一些因素:一部分青年在描述着做为他们理想妻子的女人应该是完美无暇的,事实上这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有的。

生活中很少有绝对的完美,一个女人拥有美丽,另一个女人却拥有财富,而另一个女人则拥有门弟,至于集这些因素全部为一身的则凤毛麟角。

因此,先知(愿主福安之)叮嘱我们说:“你当为四件事娶妻:为她的财富、为她的门弟、为她的美貌以及为她的教门,你得到一位有教门的女人便已足矣。”“今世全部是享受,而其中最大的享受,则莫过于有一清廉娴惠的女人。”“一个有教门的女人,如果你看着她,她就会让你开心;如果你有任何吩咐,她就会满足你;如果你不在,她就会守候你,她会因为敬畏安拉而保护你的名誉、你的孩子以及你的财产。”“贤淑的女子是服从的,是借真主的保佑而保守隐微的”(《古兰》4:34)

许多抱有这些幻想和对象的人,往往很少实现他们所追求的愿望。我有一位亲戚,他曾很想娶一名非常漂亮、非常富有而且还要身出名门,并且有知识有文化的女人为妻,但很可惜,当他结婚的时候,还在深深的遗憾之中,因为他娶了一个并不具备他所说的任何一个条件的女人,虽然他在寻找他的理想爱人中生活了好多年。

对于这些幻想和夸张没有一点因素和动机:

年青人应当寻找一个有教门的守候他爱护他并且能与他过幸福生活的贤惠的女人,因为富有的美德既使是经济上的穷困也不会使他烦恼。传自于阿依舍(愿主喜悦她)的圣训:“你们当和女人们结婚,她们会给你们带来财富的。”

一部分青年把教法没有严厉要求他的事情强加于自己,例如他说:“我不要有工作的女孩子。”其实女孩子有工作未必是一件坏事情。

女孩子从事合法的工作并无妨害,如担任女子学校中的老师,或者在绝对没有男女混杂的场合里当一名医生,诸如此类的都可以。

为什么部分青年如此过分严厉地对待自己?《古兰》确已为我们表述了穆萨圣人在麦德彦泉边看见的两个姑娘的事迹:“……他说:“你们俩为什么这样呢?”她俩说:“我们要到牧人们使他们的羊离开泉水,才得饮我们的羊,我们的父亲是一位龙钟的老人。”他就替她俩饮羊……”(《古兰》28:23—24)两个女孩牧着羊,并带着它们去泉边,因为她俩的父亲是一位年迈的老人,而一个家庭必须要生活,生活则离不开相互帮助。

还有一部分青年则害怕有文化的女人,他说:我不想跟女大学生结婚,为什么?因为他害怕女大学生无非就是两个因素之一:要么他是一个人格低劣的人,他害怕这个有文化的知识女性会跟他互相学习探讨,而不甘闲待在家里作一个庸碌之才;要么他是一个偏执的人,他要一个不会关注他,也不限制其动静的的女人。

至于一个正直坚强的青年,则决不介意娶一个有知识的女子为妻,而且有知识的女人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是一个会教育子女的贤内助,她能够在他们的学校以及在完成课堂和家庭作业中起到很大帮助的作用。

还有一些男女青年自身存在的问题:

一部分女青年也幻想着能够遇见她们具有非凡气质的梦中王子,然而这很少能够实现,一部分女青年则为她们定下若干条件,她要奔驰轿车,还要别墅,还要许多家具和若干佣人。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女儿法图麦与艾布·塔里布的儿子阿里结婚时,在她的房间里没有电灶,也没有自动洗衣机,更没有吸尘器,她亲自用双手打扫房间,她用自己的双手推磨,因为她们那里没有面粉厂,他们拿上麦子在磨上磨面,直到磨成粗糙的面粉,然后再拿它和面做馍馍,她还经常用肩背水,直至在她的两手上留下痕迹。有一次她随同丈夫去先知(愿主福安之)那里诉苦说,他俩要一个佣人,随即先知(愿主福安之)对他俩说:“我指示给你们一个比佣人更好的事情,好吗?”他俩说:“好呀,安拉的使者!”使者说:“你俩睡觉的时候念:سبحان الله(先颂安拉)三十三遍;念الحمد لله (万赞全归安拉)三十三遍;念الله أكبر (真主至大)三十三遍,这对你俩来说,比佣人更强、更好。”他劝告他俩要借助记念伟大的安拉来面对这种苦难以及感受精神的压力,而并没有给他俩佣人。

为什么穆斯林妇女非得要舒适、娱乐的生活?其实她更应该成为丈夫的贤内助,精心地照顾她的家庭,和他同甘共苦,一直达到最高的境界。

为什么自始至终她非要一个有钱的富翁?安拉至知这些钱是来自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就让她陪同她梦中的青年、她的这个丈夫一步一步地开始过着艰苦奋斗的生活,正如伊斯兰初期的妇女:法图麦·宰赫拉和艾斯玛依等女索哈伯们一样。

穆斯林姐妹们:

这就是我们的宗教,我们的宗教带来了方便,为什么我们却强迫自己找麻烦呢?我们的宗教带来了宽大,而我们为什么却强迫自己窘迫呢?我们的宗教减轻了我们的负担,而我们却为什么让自己勉为其难呢?

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并且让我们的子女们也懂得这一点,好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让男女青年们互结连理,而取代强迫年青人们走上非法的容易犯罪的道路,或取代强迫他们弃本地的以及他们面前的女孩,而和异地女孩结婚。

这就是伊斯兰,如果我们想要所有的福利和完全的幸福,那么我们必须回归到这个宗教上,这个民族的末代人适合其前代人所干的。

我们祈求安拉默助我们干他所喜爱的事,并祈求他教给我们对我们有益的知识,并且使他教给我们的知识有利于我们,他确是全聪的、确是临近的。

我讲此话,并祈求真主宽恕我和你们,你们也向他祈求宽恕吧,他确是至宥的确是至慈的,你们当祈祷他,他会答应你们的。

(阿米乃)

http://www.ayuren.com/?uid-445-action-viewspace-itemid-20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