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转] 合格的拜功

[转] 合格的拜功

Rate this post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现世物质的贪求及远离教门和疏忽学习《古兰经》与圣训.有人开始忽视礼拜、放弃礼拜;清高的安拉乎太阿俩说:“在他们去世之后,有不肖的后裔继承他们,那些后裔废弃拜功,顺从嗜欲,他们将遇迷误的果报。”(一九:59)
也有些人开始应付礼拜、机械性地礼拜,只做到拜功的表面而未注重拜功的内涵;这样的拜功会被安拉接受吗?礼拜之人能受到拜功的益处吗?礼拜之后能彻底改变自我吗?“拜功的确能防止丑事和罪恶”(二九:45)
安拉乎太阿俩所喜爱的拜功是:
1.按时的拜功;清高的安拉说:“拜功对于信士,确是定时的义务。”(四:103)

2.繁忙中的拜功;清高的安拉说:“商业不能使他们疏忽而不记念真主、谨守拜功和完纳天课,他们畏惧那心乱眼花的日子。以便真主以他们的行为的善报赏赐他们,并以他的恩惠加赐他们。真主无量地供给他所意欲者。”(二四:37–38)
3.虔诚敬意、尽力排除干扰的拜功;清高的安拉说:“信士们确已成功了;他们在拜中是虔恭的。”(二三:1-2)设若我们礼拜三心二意、懒懒散散、拖拖拉拉我们能够达标吗?不仅不合格而且也沾染了伪信的标志,并且已经受到了安拉乎的警告。
清高的安拉说:“伪信者,的确想欺骗真主,他将以他们的欺骗回报他们。当他们站起来去礼拜的时候,他们懒洋洋地站起来,他们沽名钓誉,他们只稍稍记念真主。”(四:142)清高的安拉又说:“伤哉!礼拜的人们 , 他们是忽视拜功的 ,”(一0七:4–5)
当圣门弟子在礼拜时心中只要稍微走意分神就会立刻尽力排除这种因素。艾布·塔勒哈(-)在果园里礼拜时,他留神了一个来回飞动而无法飞出密叶的小鸟。一时他盯住小鸟而忘记了拜数。因这个分心,他很伤心。他直接去找至圣(*)并说:“安拉的使者(*)啊!这个果园是我在拜功中分心的原因。我把它施舍于安拉之道,你留着用它吧。”
在欧斯曼时代,一个辅士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形。他在果园里礼拜,树枝被成熟的密枣压变了腰,丰硕的果实吸引住了他,他非常得意,这使他忘记了拜数。他如此伤心以至于决定施舍这个使他分心拜功的果园。他找欧斯曼并把这个果园转交给他以便用于安拉之道。欧斯曼把这个果园卖了五万迪纳尔。这说明了圣门弟子的信仰观:艾布·塔勒哈会抛弃他的价值五万迪纳尔的果园,仅因它干扰了他的拜功。
4.集体的拜功;清高的真主说:“如果你在他们里,你当带着他们举行拜功,教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同着你举行拜功。”(《古兰经》四:102)欧麦尔的传述:穆圣说:“真主喜悦大众集体的拜功。”(艾哈迈德)
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一个人参加合众礼拜,所获得的报酬,要超过他在家中或在店铺里礼拜二十五倍的报酬。原因是:他先把小净做完善,然后专心致志地到寺里去礼拜,他每走一步,真主就给他升高一个品级,勾销一个偏差。他礼了拜,只要守住拜所,不说闲话,天使便永远给他祝福说:‘主啊!你慈悯他吧,你恕饶他吧。’故你们永远等着礼拜,就能永远蒙到回赐。”伊本欧玛的传述:穆圣说:“集体礼拜胜过个人礼拜二十七个品级。” 欧斯曼的传述:穆圣说:“谁同众礼了晚拜,就等于谁礼了半夜拜。谁同众礼了晨拜,就等于谁礼了整夜拜。”克俄卜的儿子吴班耶的传述:穆圣说:“同一个人礼拜,胜过独自礼拜。同两个人礼拜,胜过同一个人礼拜。人越多,真主越喜欢。”
5.完美要素的拜功;麦斯欧德之子阿布顿拉的传述:穆圣说:“仆民若礼拜不完美拜功的谦恭、鞠躬、叩头等仪式,真主就不接受他的拜功。”(图埃布拉泥)又说:“最可恶的贼就是偷拜贼。”
6.随时随地的拜功;现在有很多人对于拜功不怎么坚定,在家时礼,出外时不礼、健康时礼拜,得了病时就不礼、空闲没事时礼拜,稍忙一点就不礼,反正有一点儿不舒服、不方便时就放弃拜功。其实拜功是随时随地的、简而易行的,站着、坐着、躺着可礼;在家、出外、乘车可礼;田地、山坡都可礼。清高的安拉说:“你们当谨守许多拜功,和最贵的拜功,你们当为真主而顺服地立正。如果你们有所畏惧,那末,可以步行著或骑乘著(做礼拜)。你们安全的时候,当依真主所教你们的礼仪而记念他。”(二:238–239)又说:“他们站着,坐着,躺着记念真主,并思维天地的创造”(三:191)
7.为仆的拜功;当我们有需求或有困难时,我们要以礼拜祈求安拉乎解决我们的需求,这也是在让每一个仆人知道自己是无能的、羸弱的,而安拉乎是伟大的全能的。清高的安拉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以坚忍和拜功求相助,安拉确是与坚忍者同在的。”(二:153)
8.念词达意、全神贯注、忘我的拜功;穆圣说:“你崇拜真主犹如见主,如果你没有看见他,而他却看见你。”在这方面圣门弟子无疑又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至圣(*)在远征归途中,夜间在某地中驿休息,他问:“谁今夜放哨?”
迁士安玛尔· 本·亚斯尔(-)和辅士安巴代·本·毕士尔(-)自告奋勇。他俩就奉命到一个山岗放哨,以防敌人夜间袭击。
安巴代对安玛尔说:“我俩轮换着放哨,我前半夜放哨你休息,你后半夜放哨我休息,你看怎样?”
安玛尔同意了,并开始休息。安巴代开始礼拜,这时一个敌军侦察员看到了人影,就向他射箭。看到这个目标一动不动,敌兵又射了第二和第三根箭。安巴代中箭后就拨掉,最后叫醒了他的同伴,敌人看到他俩在一起时,害怕还有其他人便逃之夭夭了。安玛尔看到安巴代三处流血,就说:“苏布哈难拉黑!你为何不早点叫醒我?”
安巴代答复: “我在拜功中念苏莱卡合夫,我不愿意缩短拜功,但是当我中第三支箭后,我想到我的死亡会危机到至圣(*)的安全。因此我结束了拜功并叫醒了你。假若没有这种担心,即使我被杀了,也不会在念完这个苏莱之前鞠躬。”
看看圣门弟子怎样专心于拜功。安巴代尽管被接二连三地射准并大量失血,也不准备放弃在拜功中诵读古兰经的欣喜。再看看我们,虫蚊的侵就足以使我们分心拜功。再如:
阿布顿拉· 本·阿巴斯(-)患白内障,大夫告诉他:“假若你预防,此眼病是可以治愈的,在五天内,你不能在地面上叩头。然而,你可以在木板上叩头。”

他说:“这怎么可能?我不能这样礼拜。我听至圣(*)说:故意放弃一番拜功的人,在清算日将受到安拉的指责。” 虽然按照大夫建议的办法礼拜也是很合法的、没有直接违反安拉的法律。然而由于他对拜功的极其专注和毫无保留地预防至圣(*)的警告,他宁可失明也不愿意修正至圣(*)的礼拜办法。实际上,圣门弟子会因拜功而放弃整个世界,我们或许称这些专注者为“狂热分子”或加以评头论足。但是在后世中的定论,无疑将证明只有他们才真正敬畏和爱戴主宰。
看看圣门弟子 再看看我们 应该严谨地反省 祈求安拉乎看守我们的拜功并使它全美 阿米乃!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9716&extra=page%3D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