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道乘的真正解释(三)

道乘的真正解释(三)

Rate this post
幼儿阿语丛书
谢赫•穆罕默德•哈比布尔里米
第三门解明全人的情况,解明他们的心态和特点,全人就是全德之人,上进之人,升腾之人,被提拔之人,就是遵从了我们圣人的圣训,我们圣人说:一个人,他两天一个样,他就是亏折之人。所以全人他两天不会是一个样子。他是每天都是上紧之人,全人是有显迹的,如果真正的是有道乘之人,他就是全人,真正是全德之人,他就是全人,他表现在四点上:
一、 说好话。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只说善言,什么是善言呢?就是对他人有好处的话。
二、 他实行苦干,他真心实意的在修行,而且在苦干。
三、 他具有真主的一些德行的显现,就是真主的调养品的这些尊名德性在他上有所表现。
四、 他是具有修见的,他不光是在修行,而且还有见识,有这方面的知识和遵行之人,他就达到了完美之人。
这就是完美之人的四个特征,四个显迹。真正的行道乘之人,真正的全人,他就显现了这四件事,谁要是显现了这四个特征,他就是真正的行道乘之人了。他就是全人的品级了。因为有了全人的品级,他就会显现出各种显迹。但是人的品级和位分各不相同,有层次的分别,称呼不同,他的品级和位分就有所不同。因为圣人说:在我之后,再没有圣人了,但有许多继承我的事业的人,一直到世尽,所以每个时代,都有当代的师表出现,就是真乘的学者和道乘的道长,
真主说:你们服从真主,服从圣人,服从你们中间发口唤的人,古兰经中的发口唤的人,就是指这两等人。这两等人就是全人,就是真主赐给人类发口唤和司命令的人。伊斯兰教的长老,伊玛目,和得道的外哩,都是属于这个发口唤的范畴之内。真乘的学者,他是明知之人,他认识了真主,以为他认识真主,万物都认识他,因为他驯服真主,那万物都驯服于他。这类人,他认识真主,是认识了真主的独一,认识了真主的尊大,认识了真主的权柄,当他认识了真主的德性和真主的本然以后,他就可能显示万物的内里的道理,能够显示万事的规律,得到了全知的位分,使他自己的品级升到了万人之上,他就忙于成全自己,也忙于成全别人,所以全人就是全己全人的人。这就是圣门弟子所显现的德性,圣门弟子的第一个德性就是首先想到别人,首先成全别人,在成全自己的同时,他首先是忙于成全别人,他所显现出来的特征有四个:
一、 说善言;二、他对别人尽忠,他为穆斯林领袖尽忠,为穆斯林大众尽忠,三、他对人进行劝化,他的劝化能使人得到两世的恩德,使人能够登荣脱辱,而且能在今生的虚幻虚假恶果上得到了脱离,四、引领别人,他在实行我们圣人的教道时,使人学习效仿他,成为人们所效仿所学习的榜样。即使一个人,动了一点恻隐之心,他也可能入在我差遣你,只是为了慈悯全世界的人这段真言中,这样作的人,他就是体圣行道,就是体验圣人行道乘的滋味。
体圣行道的人,他也有四个表现,一、能够醒示别人,能够使沉睡的人醒过来。二、能够医治心灵,医治心病,医治心灵上的病症。三、慈悯普世,对穆斯林慈悯,对每个生命他都以普慈的心态来进行安顿和处理。四、代理治世,他代理治理世界是全人的显迹里面的一个重要的特征,具有这些特征的全美之人,他的尊大的显迹也就能够显现出来。他的全美和尊大不是到达于全人的品级里面。而是只是显示了真主的全美,真主的全能,真主的尊大,全人他只是一个显现处,而不是他本人具有这些能力。只有在两海汇聚的时候,才能够显现出这些特征,就是当一个全人,他有了穆勒迪,有了跟随者以后,他的望想就不单是他自己,而且要成全跟随之人。这种人,他才是两海汇聚,就是显现和品级两海汇聚以后,他就成为全人。私德和公德合在一起显现以后,他就是两海汇聚,当礼乘和道乘汇聚以后,真乘自然就显现,这时也是两海汇聚的时候。圣人说:灾难首先降临圣人和外哩,人生在世,不论谁都会有灾难,都会有难心之处,都会有不如意的地方,都会有逆境,而且有病痛和其他的一些意想不到的灾难。如果能在事与愿违的情况下,事事长不随心的情况下,能够求乞真主,直到与光明,得明师,能够坚守安分守己,而且以和平合法的度日,他就在知行上,在德性上,已经接近于完美了。这时他是朝着全人的方向被提拔和升腾。在有权力,在诚心如意的时候,欠缺的人,在他的心境里并不会达到全人的心境,这些人,他虽然没有全人的心境,没有完善的条件,但是他就好像是掌管兵权的将军一样,或者像如同臣宰帝王一样的参悟和体认的人,他的心态也能达到全人的品位,他能够认知人是无能为力的,人是造化在无能之中,权力在人上是极少的,除非是真主的赋予,仆人真实的认知和各方面的参悟体会,他就会见到人的无能为力,人是无能的,人一生失意的事情,多于称意的事情,一些帝王将相所妄想的都是一些朝露晨霜,随时都是可以消失的东西,而且有的东西在今生得到了也未必长久,不会如意,就是在今生来说,即使称心如意,那也是只是暂时的,这样你就体会到在今生中的得失是相随的,全缺是相连的,无论是智者还是愚者,帝王还是将相,他都处在一种无能无奈的状态之下,都不是在称心如意的环境之中,而是在命运或前定中前进和徘徊,这样我们就能够得到一些认知的东西,就是经过一些失散的东西,他就得到了有关对机密的认识,人有一种随机,他在无能之中能够逃脱一种规律,就是在强制的时候,或者在死亡的时候,只要他遇到那种情况,他绝对是无能为力的,只有顺从人世,尽人事,但是也打不到他所预想的目的,作为一个人,他在世界上无论是事情的成功或者是失败,都是在他的前定里面所显现,就是我们说的做事在人,成事在主,就人事,尽力只是一个赛百步,在人生中有了闲暇,有了清闲的时候,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全德之人,所以人生必须是在得失之中,在奔波之中,在各种事物包括顺心的事情,不顺心的事情,幸福的事情,不幸福的事情,灾难的事情等等,在这些里面经过参悟,经过体验以后,他才可能走向于全德善良之人的门下。当他们能够应受,而且觉得很多事情都不是他们所雨所欲为,为所欲为的得到的,很多事情是不可能逃脱强制性的前定的,是不能够摆脱的,甚至认为名利是自己争取来的,衣禄是自己挣来的,这些想法你就会认识到其片面和错误,这样他就能够顺应,而不是强意,也能够摆脱打扰,不受干扰,他就抛弃了名利,就能够在很多事情上正确的处理。
所以在哲合忍耶的教门里的传承之中,有他郎老祖的处世决,就是涉身处世的一些要诀,这些都是提醒人们,怎么样正确的对待今生的各种大小事务,就各种赛百步,达到好的结果,得到一些提拔和升腾,得到一些领会和参悟的机密的一个传承。
在今生能够坚持尽心全力,全为真主,全为正道的时候,他才可能得到圣人的使命,就是真主说:我差遣你,只是为了慈悯全世界。就是达到了这个使命的境界,他就成为今生的师表,或者是今生教门的教领,都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人生在今生的得失,而且已经抛弃了一切非主,一切虚幻的东西,暂存的东西的原因,而得到了提拔,人以随机而成为全人,他除非是得到真主调理的人,要不然,人都是在试验中,在奔波里面,在参悟里面,在各种灾难和幸福的试验里面得到了提拔和成功的。正因为是摆脱了今生的琐事,所以他才高出于凡人,这是真主使他超过了一般的凡人,能够摆脱今生的一切烦恼的人,他就是已经得到真主所施舍的慈爱的人,他摆脱了无益济的事情,就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他就摆脱了忧愁,这样他就会在今生不会空忙,空干,他就不会在空忙之中乱精神,而是得到精神上的闲暇,一种清闲,使他成为了有所见地的人。他们就是慈爱的人,是立于真实之境的人,只有讨真主喜悦的人,他才可以超过大众,拥有超越大众凡俗的情怀,所以一切至诚的人,非常虔诚的人,他取出的是喜爱真主的品级,他所失去的是无利于他后世的或者是今生的一些因缘,一些浮恩。一些假繁华和暂存的东西,他把这些东西丢弃以后,他才能达到喜真的品级,失去无益于后世和今生的假繁华的东西,这是全人的一个表现。
全人的另一个表现,是在他的言行,得失,道德品质,认识知识上他都是全美之人,总结起来就是属于摆脱之人,属于安稳之人,安稳就是不受各种今生的打扰。摆脱这些以后,他就在很多事情上选择了情愿,就是在所有的事情上,他都没有感到烦恼,什么事情他都顺从于真主的意愿,这样他就成了情愿之人,情愿,驯服,关顾世人,这些显现出来以后,他事实上已经达到了外哩的品级的显现,他选择避静,避静不是躲起来,而是不受各种非主的打扰,在他的心境里面要达到避静的位分,在言行等各方面安分守己,不争名利,他在涉身处世上避免了名利,于是真主就赐给他一种恩典,就是出现一些探望他的,出现一些馈赠给他物品的人,这些人就会逐渐的增多,这时他就如同是寒热同行,或者是善恶共路,他每作一件事,即使是出于好心善意,他也不知道这件事的结局是什么,万事的结果是善是恶,人是不可能全部知道的,如果是自己还存有一些隐蔽的不被发觉的沽名钓誉,一些非主的举伴,那么在他自己的心理往往是疏忽大意的,因为圣人说:沽名钓誉就像是在黑夜中的黑石上所爬行的蚂蚁一样难以察觉。这就是全人所要避免的,这就提醒防备一件事情,一念之差,有时候就会得到不同的结果或结局,所以就要坚守一个好的意念,坚守好猜,千万不要歹猜,因为圣人说:凡是歹猜的结果都是歹,所以一个好猜他就得到一个好的结局,而且坚守一个好猜,一个好的意念,那么一念之善,就可能遇难成祥,如果是一念之恶,就可能遭到不好的结果,就是一念之恶,家破人亡。好的的举意,好的动机,还要有好的结局,好的结果,这样,他在全人的品级上是被提拔的,在道乘的道路上他是正确的,如果相反的话,就要小心在行道上已经有了偏歪,不被察觉的举伴关键是名利,如果名利被察觉以后,他就可以警觉,而且消除或者向真主求恕饶,但不发现的时候,就往往不会避免,也不会警觉,没有消除,任其继续滋长,而且他也没有悔过,这时他在道乘的道路上就有了偏歪,一个人遇到他所喜欢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他的结局是怎么样的,所以当遇到好的事情的时候,在全人上是一种恐惧的心理,就是害怕好事之后有不好的结局。在顺从真主的前定上他所显现的就是不以世事为喜忧,凡是真主以外的所有的事情,他都不以之为喜为忧,因为一件事情,好中可能有歹,歹中可能有好,他只有坚守对真主的热爱,对于多余的东西,他就施舍出去,而且在处理每件事情上,他都因为真主而爱人,因为喜爱真主而热爱人类,因为喜爱真主而喜爱穆斯林,他就得到了一种提拔,他就认识到万事离不开前定,他就已经是在道乘里面清醒的人,人是无奈无能的,得失又是相关的,厉害是相随的,所以在好中藏歹,歹中藏好的这样的一些事情中,他知道其中的机密,知道事情的结局,这种人他就走上了全人的品级,他就能够做到在顺境之中,在幸福之中,或者在逆境之中,在灾难之中,疾病之中等任何情况下,他都保守着一个感谢真主,赞美真主,满意真主,驯服于真主,喜欢真主的这么一个心态,这就是全人的心态的显现,他情愿调理这些事情,在其中寻找一种赛百步,以使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好的结局,这样的人他就显现了全人的特征。
全德之人他已经有了一个常人所没有的眼睛,就是心眼,他能够用心眼来分辨是非,对错,结局的好坏,他就使其他的人有了一个学习的榜样,所以作为全德之人,必须是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好榜样,都来像他学习,这样他就全美了这个品级。如果你希望并遵行在道乘上,你就会得到成功,你要知道全德之人的这些心态和特征之后,在遵行上你就可以坚守在全人的心态上,坚守在全人的特征上,你就可以得到提拔,得到真主的恩典,你用全人所显现的这些品德预兆来规范你自己,你就可能成为一个上进之人,成为一个升腾之人,一个被真主提拔的人,你就走上了真正的道乘的道路,或者是走上了道乘的捷径,你在礼乘和道乘的并行之中,真乘就显现在其中了。所以看所有的道乘之人是否端正,就要看他是之行道乘,不行其他的,还是他礼乘道乘并行,如果是乘和礼乘并行的人,真乘就可能显现在他上。所以凡是抛弃了念礼斋课朝的礼乘的行道乘之人,他事实上是轻视了礼乘,因为礼乘是根子,那么他就已经成为无根之苗了,这样的道乘最后就是空无,达不到他所望想的目的和结果,所显现的也只是一种缓刑的暂存,他暂时可以由于功修的苦而得到各方面的一些显现,但是这些显现只是在今生的显现,在后世的日子他没有任何的效果,这样的人的比喻就好像是走钢丝的人,他苦练一万遍以后,他可能就会在钢丝上行走,抛瓶子的人,他经过苦练以后,他可能能够扔五个瓶子,但是要想扔到第六个瓶子,那就绝对不可能了,这些东西只是在今生的显现,在后世的日子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可能性了。所以道乘的真正的正确上,他的道乘的显现是在今生,而他最后的结果是在后世的正果,这样的道乘才是真正的正确、捷径的道乘,也就是符合于伊斯兰的根本的道乘。这就是道乘的真正的解释的第三门的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