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青年后生向前辈人宣教是当代潮流

青年后生向前辈人宣教是当代潮流

Rate this post

每个人﹐生命都是有限的﹐但伊斯兰真理万世不朽﹐是宣教的成果﹐每个时代的穆斯林坚持宣教﹐代代相传﹐继往开来。 一般人理解的信仰宣教和继承﹐最多想到的情景是老人对子女的教诲和传授﹐面命耳提﹐而不是子孙对老人宣教论道。 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在当今的许多地方出现青年伊斯兰宣教新潮流﹐后生可畏﹐青少年热衷于伊斯兰复兴﹐向老人宣教﹐例如在美国和前苏联地区。

美国在它二百多年的建国历史上﹐基本上没有伊斯兰﹐从1960年起始﹐掀起了强劲的伊斯兰宣教热潮。 美洲的资本主义﹐起始于欧洲向那里的入侵和掠夺﹐当年有千百万黑人奴隶从非洲被绑架和贩卖到那里﹐成为白人种植园里的劳动牲畜。 奴隶之中有相当多的穆斯林﹐他们被剥夺了基本人权和信仰自由﹐向他们灌输服从奴隶主摆布的宿命观﹐失去了正信。 现代的美国人开创了激情燃烧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在短短的二十年里﹐有数百万美国本土人皈信伊斯兰﹐他们同外来的穆斯林移民﹐构成一个崭新的美洲穆斯林社会。 这些皈信伊斯兰的新穆斯林﹐他们所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就是向他们的家人﹐首先是父母﹐讲解什么是伊斯兰。

在前苏联地区﹐包括俄罗斯本土及其在中亚地区传统占有的“苏维埃共和国”﹐以及属于前苏联势力范围的东欧国家﹐实行了七十多年残酷的斯大林主义消灭宗教运动﹐遭受迫害的穆斯林超过一亿人口。 当1990年代苏联解体后﹐传统的穆斯林民族无所适从﹐当时活着的人﹐两三辈人都不知何为伊斯兰﹐从来没有礼过拜或守过斋戒﹐一直在灌输宗教反动的宣传声中求生存。 在那个对待伊斯兰腥风血雨的年代里﹐除了极少数招待外宾的清真寺﹐几乎所有的清真寺都夷为平地或改作他用﹐当地的穆斯林不仅对伊斯兰一无所知﹐而且心有余悸﹐不敢大胆表示。

但是﹐就在这些极左思潮制造过历史浩劫的地方﹐被压制的伊斯兰复苏了﹐随着前苏联倒台而兴旺了起来﹐享受当地政府宗教开放和信仰自由的政策。 清真寺如同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兴建了起来﹐亿万年轻人从深受精神压迫的家庭中冲了出来﹐寻找信仰的光明。 他们学习《古兰经》﹐认识伊斯兰﹐宣传认主独一的伊斯兰信仰和高尚的圣行。 他们的重大使命之一﹐是向他们的老一辈活着的人﹐首先是他们的父母﹐讲解什么是伊斯兰。 当代世界见证了这个奇迹﹐后生向前辈人宣教﹐成为时代潮流﹐譬如孙子从清真寺学习回来﹐教他们奶奶念“清真言”﹐做小净﹐学礼拜﹐这是他们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

清高的《古兰经》记载着先知易卜拉欣向他父亲宣教的事迹。 如今看来十分生动﹐栩栩如生﹐很有现实意义﹐证明后生向前辈宣教古已有之﹐历史上就有过先例。

《古兰经》说﹕“你应当在这部经典里提及易卜拉欣﹐他原是一个虔诚的人﹐又是一个先知。 当时他对他父亲说﹕‘我的父亲啊﹗ 你为何崇拜那既不能听﹐又不能见﹐对于你又没有任何裨益的东西呢﹖’

‘我的父亲啊﹗ 没有降临你的知识﹐确已降临我了﹔你顺从我吧﹐我要指示你一条正路。 我的父亲啊﹗ 你不要崇拜恶魔﹐恶魔确是违抗至主的。 我的父亲啊﹗ 我的确怕你遭受从至仁主发出的刑罚﹐而变成恶魔的朋友。’

他父亲说﹕‘你厌恶我的主宰吗﹖ 易卜拉欣啊﹗ 如果你不停止﹐我誓必辱骂你。 你应当远离我一个长时期。’

易卜拉欣说﹕‘祝你平安﹗ 我将为你向我的主求饶﹐他对我确是仁慈的。 我将退避你们﹐以及你们舍真主而祈祷的。 我将祈祷我的主﹐我或许不为祈祷我的主而变为薄命的人。’

他既退避他们﹐以及他们舍真主而祈祷的﹐我就赏赐他易司哈格和叶尔孤白﹐我使他们俩成为先知﹐我把我的恩惠赏赐他们﹐我使他们享有真实的﹑崇高的声望。”(19﹕41-50)

这是一段十分有趣而且生动的家庭之中父子之间的对话。 双方讨论的内容是维护真理的问题﹐而且又不把自己的信仰强加于人。 作为儿子的先知易卜拉欣﹐向父亲说话保持了尊敬和礼貌﹐对父亲的称呼﹐很亲切﹐真挚﹐善意。

伊斯兰劝导信士孝敬父母﹐但不是无原则的一味服从﹐“父叫子死﹐子不敢不死”那样的愚昧忠诚﹐而是必须遵循根本性的原则﹐在认主独一的问题上﹐不可让步或屈从。 即便父母坚守他们的错误崇拜﹐不能把正信强加于他们﹐而且对于他们的生活和安康﹐养老送终﹐仍旧是儿女的天职。 《古兰经》说﹕“你的主曾下令说﹕你们应当只崇拜真主﹐应当孝敬父母。 如果他们中一个或两人在你的堂上达到老迈﹐那么﹐你不要对他俩说‘呸﹗’ 不要呵斥他俩﹐你应当对他俩说有礼貌的话。 你应当毕恭毕敬地服侍他俩﹐你应当说﹕‘我的主啊﹗ 求你怜悯他俩﹐就像我年幼时他俩养育我那样。’”(17﹕23-24)

先知易卜拉欣对他的父亲的信仰表示质疑﹐但对他父亲的说话的方式﹐不是斥责或逼问﹐而是以提问的形式表达自己的理解﹐目的是劝导﹐希望他明辨是非﹐弃暗投明。 如他说﹕“我的父亲啊﹗ 你为何崇拜那既不能听﹐又不能见﹐但对于你有没有任何裨益的东西(偶像)呢﹖”

他对信仰表达了坚定的立场﹐他说﹕“我的父亲啊﹗ 没有降临你的知识﹐确已降临我了﹔你顺从我吧。 我要指示你一条正路。” 在真理面前﹐没有父子之分﹐不因年龄或地位而对真理拥有占有权。 儿子得到真主启示的真理﹐有劝导父亲或长辈的责任﹐当仍旧保持对父亲或长辈的尊敬。

我们当代世界﹐就面临着同样的局势。 许多家庭﹐因为历史的原因﹐中断了伊斯兰信息﹐对真主的启示经典从来没有机会学习和了解。 孩子们得到了这些知识﹐他们有责任向父母宣教﹐引导他们走向正道。 正如先知易卜拉欣对他父亲说的﹕“ 我的父亲啊﹗ 你不要崇拜恶魔﹐恶魔确是违抗至主的。 我的父亲啊﹗ 我的确怕你遭受从至仁主发出的刑罚﹐而变成恶魔的朋友。” 在眼看着你的父亲和母亲走在迷误的道路上﹐不知认主﹐心中被恶魔占领了﹐表现迷信﹑自私﹑邪恶﹑干罪﹐而无自知之明。 他们变成了恶魔的朋友﹐将遭到真主的刑罚。 对待如此重大的人生道路选择问题﹐作为子女的你﹐能坐视不问吗﹖ 是装聋作哑对他们的错误宽容﹐还是向他们指出光明的道路﹐引导他们回归正道﹐哪个更为孝敬呢﹖

先知易卜拉欣尊重他父亲的选择﹐但他的思想观点已完全表明﹐但已无法共同生活在一个崇拜恶魔的环境中﹐他离开了父亲和家庭。 他在临别时说﹕“祝你平安。 我将向我的主为你们求饶。” 这是一个不欢而散的故事﹐正说明了宣教工作的艰难﹐连真主选派的使者都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但告诉了我们许多做人的基本原则。

我们这个时代﹐在许多国家﹐年轻人遇到类似的问题﹐如在美国﹑欧洲或前苏联以及势力范围的地区﹐整个穆斯林世界都出现了信仰群众年轻化的特征﹐也包括中东和东南亚地区。 在许多地方的清真寺中﹐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在礼拜和祈祷﹐老人较少。 在反殖民主义运动取得胜利之后﹐许多国家独立了﹐人民获得自由﹐伊斯兰信仰开始复苏﹐青年人组织了起来﹐认真学习﹐寻求伊斯兰真理。 他们用各种形式开展宣教运动﹐朝气蓬勃﹐轰轰烈烈﹐比老一辈享有真主更多的恩惠和有利的社会条件。 他们每个人出外宣教前﹐都担负着在家庭之中宣教的直接责任。 宣教从家庭做起﹐伊斯兰之光照亮了家庭﹐就能照亮全社会。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