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马来迟

马来迟

  • 马景
Rate this post

马来迟经名阿布都·哈里木,回族。祖籍陕西长安(今陕西西安),后迁居河州

(今甘肃临夏),中国伊斯兰教苏菲主义虎夫耶学派花寺门宦的创传人。(白寿

彝主编:《回族人物志》,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页899)

一、家世及出生

马来迟的祖父马从善,明朝时期被授为建武将军,马从善生有两个儿子,长子马

榜俊,经营商业,来往于豫、陕、甘、青一带。次子马家俊,为武拔贡,河州的

富户,人称“马十万”。(同上书,页899)

家俊年近40,尚无子女,清康熙十年(1671),穆罕默德第25代后裔赫达叶通拉

在西宁传授伊斯兰教苏菲派主张,受到当地穆斯林的尊重与拥护,同时,好“道

”之士也就牵强附会地传出华哲·赫达叶通拉的一些奥妙神奇,使赫达叶通拉成

为当时河湟一带的传奇人物。马家俊为了祈求生子,就在乡里大行施舍钱财,并

携带银汤瓶一对和其他重礼于康熙十一年正月间,会同河州的太巴巴和祁静一等

,前往西宁请求赫达叶通拉为他向真主做“都哇”(祈祷)赐予儿女。(马通:

《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页161-162)

赫达叶通拉为其求子做祈祷后说,回家乡将有等待“伊玛尼”(信仰)的姑娘是

你的命妻。后来马家俊访得河州西门横街子有一汉民女子,名菊花,今年已26岁

。据说与其订婚者已有数人,而这些人在结婚之前都先后去世,因此再无人敢与

其订婚成家。家俊视为奇事,遂请人聘娶,女家亦愿以凶化吉,故不因民族信仰

不同而嫌弃,乐于嫁给马家俊。结婚时,家俊请来赫达叶通拉证婚,并给其妻取

名海底彻。根据《路饮集》记载,康熙二十一年(1681)十一月十二日,马家俊

喜得一子,取名阿布都·哈里木。不久,一场大火烧掉了马家俊的商店,在喜忧

之间,马家俊对着儿子说:“汝命运不佳,将仅有之产业,悉遭火化,汝何来其

迟也。”后来就起名马来迟。(同上书,页162)

马来迟出生前后,其父马家俊已由“马十万”变成破落户,生活逐渐困难。在乡

邻亲朋资助下,往来于碾伯(今青海乐都县)、马营(青海民和县)、平番(甘

肃永登县)、西宁等地以贩卖松州茶为生。马来迟8岁就被送到青海民和县米拉

沟亲友马汉臣家,并在该地清真寺念经。以后又被送到王寺开学阿訇太巴巴处念

经,太巴巴受家俊之托,对来迟非常关怀,二来迟天资聪明,经过10年之久的认

真学习,对伊斯兰教经典有了较深的理解,太巴巴爱其才华,遂将自己的爱女许

配来迟。康熙三十七年(1698)马来迟18岁时,完成了经堂教育大学课程,由太

巴巴主持“穿衣”(经堂教育毕业仪式),从此他成为一名正式的阿訇。随后经

太巴巴推荐,在清海民和马营乌拉下会清真寺任教长,后在甘肃河州及广河三甲

集等清真大寺任开学阿訇达30年之久。(同上书,页162)

《清代伊斯兰教学者——马来迟》一文认为:“马来迟5岁时,经亲友马汉臣帮

助,进入马营米栏沟清真寺念经。三年后返回河州,入上二社清真寺深造。该寺

教长太巴巴系当时有名的阿訇。……至康熙四十年(1701)来迟20岁时,已掌握

阿拉伯、波斯两国文字,熟悉伊斯兰教的各种经典,成为一个有较高学问的青年

阿訇。同年,由太巴巴主持‘穿衣’后,即开始在青海西宁、民和,甘肃河州、

宁定(今广河县)、东乡等地出任清真寺的教长,致力于阐扬教义,培养人才。

”(马蕴武、马叙五:《清代伊斯兰教学者——马来迟》,载临夏市文史资料委

员会编:《临夏文史资料选辑》第五辑,1989年,页100)

雍正六年(公元1728),马来迟随阿拉伯传教师哎最·占伯勒去麦加朝觐。行至

广州,遇见一位伊玛目,名叫艾勒夫,马来迟在怀圣寺向他学习了三个月的经典

和阿拉伯地理、人情、方言等。临行时,艾勒夫之子伊斯哈格拜马来迟为义父,

侍奉马来迟去麦加朝觐。经两月余的行程,到达亚丁港口。在伊斯哈格和传教师

的引荐下,马来迟会见了也门的一些著名的伊斯兰学者,访问了各大清真寺的伊

玛目和宗教领袖。随后又到麦加朝觐,拜访了虎夫耶道堂在麦加的筛海·穆罕默

德·吉布尼·艾哈买提·阿格勒,并拜此人为师,在其门下学习三年。学习结束

后,他又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开罗等地游学深造。先后研究了纳格什班迪耶、

嘎德林耶和塞哈来外勒迪耶的学理。经阿格勒的介绍,还拜著名学者毛拉·玛赫

杜米为师。经其指导,完成了求学的心愿。(马通:《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

度史略》,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页162-163)

另外有著作认为马来迟的朝觐路线是陆路:马来迟在执教中,深感自己的“尔林

”(宗教知识)不足,遂时时向往到伊斯兰教圣地——麦加,继续学习深造。雍

正六年(公元1728年),他在宁定县(现甘肃广河县)三甲集开学时,从阿拉伯

来了一位传教士,名叫华者·俄钻拜尔,邀他去麦加朝觐。马来迟征得父母的同

意后,欣然启程,取道丝绸之路,经新疆、过中亚,经过一年的长途跋涉,终于

抵达麦加。当年,在完成朝觐功课,并晋谒圣陵后,按照俄钻拜尔的嘱咐,拜当

时麦加权威学者艾哈迈德·阿给来和毛拉·麦海杜来为师,继续学习。学习中,

对伊斯兰教教义、历史、文化、哲学等进行了深入探讨,并钻研了“苏菲派”学

理,掌握了三乘法则(即礼乘、道乘、真承)。期间,曾先后去开罗、巴格达、

大马士革、也门等名称游学访问,广泛接触宗教学者,质疑问难,交流心得,并

在也门萨那讲学一年。(马蕴武、马叙五:《清代伊斯兰教学者——马来迟》,

载临夏市文史资料委员会编:《临夏文史资料选辑》第五辑,1989年,页100)

本传记以前一种说法为准。

马来迟回国时,毛拉·玛赫杜米给马来迟取了艾比力夫图黑(意为开路)的道号

。穆罕默德·吉布尼·艾哈买提·阿格勒送来迟8件礼物:一是一把宝剑,上刻

有“印那甩特海拉”;二是印,上刻有“安达艾依兰讨黑的,外力木尔赛陇特力

密则乎,艾笔力附图黑”(将一些人引领在认主独一的道路上的人是中国的马来

迟);三是《冥沙勒》;四是《卯路提》;五是80本克塔布(古兰经);六是用

椰枣树皮做的拜毡;七是苏夫(洁白质朴的毛长衫);八是克尔白幕帐。(马通

:《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页163)

马来迟这次出国朝觐和游学访师,共5年,于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马来迟

由海路抵香港到广州,休息月余,即跋山涉水,赶回河州。这时马来迟已54岁了

。后来艾勒夫之子由麦加返回广州,并来临夏探望义父,被排为五房,定居枹罕

远近的穆斯林都来探望这位朝觐回国的哈知。他趁机向前来探望他的人讲解去麦

加朝觐的所见,殁于河州。(同上书,页163)

二、归来宣教

马来迟归国后,提出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指导,以先贤决议之法为经学宗旨,

并纠正了当时出现的一些背离教义的宗教礼仪和行为,在穆斯林中引起很大的反

响。许多地方的掌教、阿訇纷纷前来向他请教。来迟待人诚挚,和蔼可亲,对所

询之事和提出的问题,总是引经据典,析疑辨惑,立论精辟,讲解详尽。凡与之

接触者,无不心悦诚服,受到众穆斯林的拥护,成为当时河湟地区著名的宗教学

者。(马蕴武、马叙五:《清代伊斯兰教学者——马来迟》,载临夏市文史资料

委员会编:《临夏文史资料选辑》第五辑,1989年,页101)

马来迟因此声望很高,远近穆斯林都来探望这位有“尔林”的哈知。他乘此宣传

朝觐的收获和主张,并在在青海循化一带讲经论道,于是追随他的阿訇和群众,

在树儿湾修了一座清真寺,请他讲学传教。后来,他应邀到云南、河南、陕西等

地清真寺讲学,继而在临夏莫尼沟、青海循化等地清真寺任教长,从此开始传授

虎夫耶学理,受到河湟穆斯林的拥护,成为甘青地区著名阿訇之一。(同上书,

页163)

乾隆二十一年(1756),马来迟在青海循化、化隆、贵德(卡力岗)地区传教。

有一天他来到化隆县境内的黄河沿岸,准备渡河,适逢该地区藏族群众迎接活佛

求雨,不让他用船来渡河,马来迟无法,就骑着马度过了黄河,祈雨群众和活佛

见马来迟过河时面不改色,如过平地。他们非常惊奇,便提出10道难题,要求马

来迟回答,并要求马来迟为他们求雨,马来迟一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为他们

念经祈祷,果然下了一场大雨,这些藏民对他非常敬佩。马来迟乘此机会向他们

宣传伊斯兰教。经过几年的努力,这里的一部分藏族群众皈依了伊斯兰教。后来

,青海同仁县保安三庄的部分藏族、汉族群众也在马来迟的劝说之下皈依了伊斯

兰教。当地藏族僧侣听到部分藏民皈依伊斯兰教的消息后极为不满,并扬言要加

害马来迟,马来迟立即返回了河州,当地皈依的藏民仍然信奉伊斯兰教。(同上

书,页163-164)

据说,马来迟在卡力岗地区传教时来到黄吾吉这个地方,当地群众不穿裤子,不

禁猪。马来迟在开始传教时要求他们不吃猪肉,不养猪,穿上裤子。当地群众说

:“我们不吃猪肉可以,但是养猪行不行?”马来迟说:“只要不吃猪肉,猪暂

时养着也可以。”群众又问:“我们穿裤子不习惯,怎么办?”马来迟说:“平

时不穿可以,但主麻日一定要穿上。”于是群众皆大欢喜,都乐意改信伊斯兰教

。这种只在主麻日穿裤子的习惯直到解放前还在一部分人中保留着,以致当时每

到星期四晚上喊“邦克”(宣礼词)时,都要提醒大家:“明天是主麻日,裤子

穿上了来。”(甘肃民族研究所编:《伊斯兰教在中国》,宁夏人民出版社,

1982年,页422-423)

为了扩大伊斯兰教在这一部分藏族群众中的影响,并使其深深地扎下根来,马来

迟还选拔了一批儿童,带到河州去学习伊斯兰教的经典、教规等。据说直到这一

部分儿童学成归来,卡力岗地区改教群众才禁绝养猪。(同上书,页423)

马来迟在河州、循化、化隆、贵德、同仁、西宁等地先后传教达数十年之久,追

随的教民多时达到20万,名冠全国,盛行于河湟。这时马来迟年近八旬,将教权

交给他的三儿子马国宝。马来迟于乾隆三十一年(1766)农历九月初四患重病,

初八去世,初九葬于河州,终年86岁。(马通:《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

略》,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页164)

三、与马明心的交往

马来迟所代表的花寺门宦与马明心所代表的关川门宦曾在河湟地区为争教民和占

地盘,角逐甚为激烈,是伊斯兰教内影响较大的一次派别斗争,马明心和马来迟

被人们认为是这一纠纷的中心人物。其实这场斗争的中心人物不是马明心和马来

迟,而是马明心和马来迟的儿子马国宝。来迟和明心在河州攻读阿文期间,由于

年龄、学历的差距,两人只知其名,而没有交往,在出国朝觐和求学时,明心仅

仅是一个10岁的小满拉,正在从头攻读经典,而马来迟已是一个48岁的中年阿訇

,正在访师求道,但由于都处在异乡,因此,以乡亲、同道者而相遇也有一些交

往。来迟和明心都是雍正六年出国朝觐的,但不同路,来迟走的是海道,明心走

的陆路。马来迟在麦加和也门游学访师近五年,求学期间接触部较广泛,对各学

派和教团都有所了解,但他主要研究苏菲学说,并接受了阿格来和买核都米的旨

意,回国后主要宣传虎夫耶学理,马明心回国后宣传哲赫忍耶学理,阿格来和买

核都米领导着虎夫耶道堂,但据说这个道堂属于沙孜林耶。明心也去也门学习,

来去共16年,对各派也有较深了解,但他始终在也门布录·色尼主持的道堂学习

。马明心说,他受教的是沙孜林耶,他回国后宣传哲赫忍耶。因此,求本溯源,

他们两人同出一辙,并没有根本上的分歧,只有低念和高念之分。事实上他们两

人在传教过程中,也没有出现教义的原则分歧。只因为来迟回国传教早,当明心

于乾隆九年回国开始在河湟地区传教时,来迟已拥有众多教徒和较大的地盘,教

民请其念经,奉送束脩者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明心只感觉来迟收的“海底耶”

(钱和物等)多,遂在宣教中主张教民把钱施舍给穷人,不要都送给阿訇。阿訇

应当把收下的“海底耶”,除留足自己的生活费用外,应当施舍给穷人。乾隆三

十一年,马来迟去世后,他针对来迟将教权传给其子马国宝而提出“传贤不传子

”的主张。驳斥马来迟父子相传,不合教理,别无他说。所以他们两人在宗教学

理上并无原则分歧,只是一些枝节之争。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两个的关系。据民

间口传,他们两人有时还一同给教民念经,干“尔曼里”,在一同吃饭时还开玩

笑。有一次群众端上一盘枣,来迟抓起一个吃时,掉在桌上,滚到明心面前,明

心开玩笑说:“这个枣是安拉赐给我的,你吃不上。”明心在河州大西关居住时

,来迟经常来明心的住宅,两人论道说理,非常密切。据说两人还在一起坐过静

修,还曾相商花寺在河湟传教,关川向东发展的协议。凡此种种,都说明他两人

的关系是好的。(马通:《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宁夏人民出版社

,2000年版,页164-165)

四、马来迟的宗教修行

马来迟的教统属于逊尼派,所遵的法学为哈奈非教法学派,他主张一切诚信和遵

行都要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基础,并遵守“非格哈”(法学)决议,他还要要

求:1、凡穆斯林都要学习宗教知识,穆斯林聚居之地要修建清真寺,聘请教长

讲授教义。2、名扬“舍勒阿提”(礼乘),暗干“妥勒盖提”(道乘),严格

遵守念、礼、斋、课、朝天命五功。在道乘方面,主张“闹中静”,就是既要静

修参悟,也不能出家避开现实生活。3、穆斯林之间要团结友爱,亲如兄弟,关

心残疾,济贫扶弱;所有穆斯林要遵守法律,热心公益,并禁止盗窃、赌博、奸

邪、诈骗、怀恨记仇等不良行为;他谆谆告诫后代要做一个信仰笃诚,行为端庄

的人。(马蕴武、马叙五:《清代伊斯兰教学者——马来迟》,载临夏市文史资

料委员会编:《临夏文史资料选辑》第五辑,1989年,页102)

花寺门宦的静修默念功课,只限于教统接替人和一般的好道之士,不要求所有穆

斯林都要履行这一功修。他们按静修做功的虔诚与品级,分成三个等:第一等是

始传道祖或老人家,具有“卧里”(真主的朋友)的品级;第二等是始传道祖的

高足门生,称“海里凡”,实际上是教权的继承人,具有“筛海”的品级。成为

接替人,必须按规范念“迪克尔”,并要求按道祖指示连续做二十七天静修功课

。在静修时饮食甚少,起早晚睡,十分艰苦,经敖过这一关,才有资格继承道祖

传教。第三等是好道的一般徒弟,大多是“海里凡”的追随者,具有寻道者的品

级。(马通:《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页179)

马来迟每月以3天、9天或21天的时间坐静修持。此外,每天还要念一章《古兰经

》。马来迟一再强调 “闹中静”的主张,就是既要静修参悟,也不能出家避开

现实生活。他晚年强调化寺门宦凭《古兰经》立教,《古兰经》中有的就要去干

,没有的不要干。他还要求教民多念《卯路提》和《冥沙勒》。(同上书,页

179)

马来迟在遵行上很严格,他除遵守“五件天命”和圣训功课外,每天还要做84拜

副功,念4.8万次迪克尔。他念迪克尔的经典有8本,即:《海依克里》、《坎知

里阿若什》、《看知力库若西》、《坎知里古都斯》、《索若哇提奥兴叶》、《

锁若哇提古都兴叶》、《木那则提》、《木苏炭哦苏》。传教经典有5本,即:

《曼纳给布都兴叶》、《克时夫力艾斯若目》、《则若阿庆他利布》、《哈苏乃

力哈苏乃》、《介望艾米日唵麻力》。这些经典主要论述“舍勒阿提”、“妥勒

盖提”、“哈盖格提”和“麦阿勒唯提”等四样功课的意义和联系。他在念迪克

尔时,在时间上也有具体安排,即星期三念《索若哇提奥兴叶》、星期四念《坎

知里阿若什》、星期五念《看知力库若西》、星期六念《坎知里古都斯》;每天

“邦达”(晨礼)前大小净后,在礼完“疏苦勒”的两拜“乃麻子”后念《海依

克里》;每天上午十二点以前的4拜“祖哈”的“乃麻子”后念《木苏炭哦苏》

,在纪念亡人的日子里念《锁若哇提古都兴叶》;活着的人遇到困难时念《木那

则提》。(同上书,页177)

马来迟规定在晨礼后念自己编选的“耳勒提”(赞扬穆罕默德之词)和“牙细尼

”(《古兰经》第22卷),在“底格若”(晡礼)拜之后念“未若的”和“瓦格阿

提”(《古兰经》第27本),在晌礼之后念“范提汗”(《古兰经》第26本),

在“沙母”(昏礼)之后念“若何麻尼”(《古兰经》第27本),在“虎夫丹”

(宵礼)之后念“滩巴若”(《古兰经》第27本)。一般在“主麻”拜之前念“克

汗非”《古兰经》第15-16本)。在穆罕默德的生日或其殁日,要干“尔曼里”

,在干“尔曼里”之前先念《古兰经》,然后念《卯路提》(赞穆罕默德之词)

。通常每年有一次“圣纪”(穆罕默德的生日)和一次纪念穆罕默德之女法蒂玛

生日的法蒂玛节。在干“尔曼里”时,有大小赞之分,一般念“小赞”,重要的

节日念“大赞”,“大赞”一般长达4小时。主麻开始念《卯路提》,盘善拜完

经,每天约念2小时,7天轮一次。《古兰经》7天念完一遍,了经时念《冥沙若

》。(同上书,页178-179)

马来迟留下的这13本经,原由化寺门宦第七辈教主克里木保存,克里木去世前,

分别交给了学识比较好、对花寺门宦较虔诚的青海卡力岗的易卜拉欣阿訇、化隆

下五会社艾墩的尕希姆阿訇、民和八江五会的翰格阿訇、孟源青石嘴的郁苏阿訇

、孟源大滩的马显忠阿訇、林下的马回光阿訇保存,克里木曾嘱咐说:以后花寺

门宦如果有传教人才,就将经卷交给他,并授给传教方法,以便将化寺门宦传下

去。(同上书,页177-178)

马来迟的后裔马福云至今还保留着马来迟朝觐时从沙特麦加带回的传教凭证,非

常珍贵,计有:扇子一把(内写“贝七”);一尺长的刀一把,马来迟用过,写

有阿文;鞋一双(牛皮底、缎面、绣花头);克尔白幔帐一大块(约有丈余,和

现在的幔帐一样;另有一把刀,文革中家族人交给了临夏州政府。据马福云说,

此刀当年马仲英用过,离开临夏时归还主人。(同上书,页178)

马来迟是一个虔诚的宗教家,他于1734年从麦加朝觐回来后,开始在河湟地区传

教,至1766年病故,宣教数十年,信众最多时达到20多万,是中国伊斯兰教著名

经堂学者和苏非派学者之一。他到了晚年,不理世俗事务,潜心修养,将教务交

由三子马国宝主持,他在生前就将传教之事交给了四子马国宝。他殁后,教众在

临夏西川为他修了拱北和牌坊,占地数十亩,宏伟壮观,与临夏大拱北的建筑齐

名。光绪二十一年河湟事变中全被焚毁。以后几次重建,几次毁坏,直到1986年

又重建了八卦亭等,成为花寺门宦穆斯林的宗教活动中心。(白寿彝主编:《中

国回回民族史》,中华书局,2003年,页967)

(马景撰)

载自:http://www.yslzc.com/rw/Class124/rw1/201204/38419.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