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book

  3. 从《福音书》看耶稣

从《福音书》看耶稣

从《福音书》看耶稣

从福音书看耶稣

download
Rate this post
description book specs comment
译 者 序
从《福音书》看耶稣 白宝德译

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祝愿最尊贵的圣先知也是真主的使者,及其眷属、弟子和追随者幸福平安,直到报应日。
本书作者阿布杜•舒库尔博士是位著名的宗教学者,以其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智慧揭示了基督教信仰依赖的各《福音书》中的各种现象。读者若细细翻阅,定能对各《福音书》明若观火,对基督教的信仰洞见底蕴。
各《福音书》是在不同时期被编写成册的各自独立的作品,基督徒认为它们都是神的启示。其实各《福音书》的内容间并不协调,有些内容与《旧约》不啻天渊,他们的信仰也与《旧约》格格不入,就拿对“罪”的认识而论,基督教认为“罪”有遗传的特性,相信耶稣来到世上是为赎去藏在人体内遗传的“原始罪”,可《申命记》中说道:“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凡被杀的都为本身的罪。”(见《申命记》:第24章16节)。在尊贵的《古兰经》中真主说:“难道没有人告诉(他们)摩西的经典?和没转告完成(命令)的亚伯拉罕?一个人不承担别人的罪责。”(《古兰经》:第53章36—38节)。
本书作者理智地研讨了各《福音书》的内容,展示出基督教信仰的脆弱。各《福音书》明文阐述着认主独一,以无可置疑的言词表白着耶稣(尔萨,真主福安之)是主的仆人、先知和使者,他不赋有任何神性,“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翰福音》:第4章34节),同时也批露了各《福音书》间存在的混淆视听与相煎何急。
读者若能耐心阅读,定能认清“三位一体”的信仰是一场无妄之灾,是在犹太人操纵下的谮言,乃无稽之谈。本书作者以对照的方式让读者认清各《福音书》,它们即不是耶稣的语言,也不是神的篇章。而可参照的原稿已被丢失,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仅是译文,翻译者也不为人知,没有人知道这些译本是否是这些《福音书》的第一番翻译本,还是译本的再译?相互间的不协调充斥着各《福音书》,这些都在表明着各《福音书》不见经传,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当取而代之。真诚地希望基督徒能理智地探讨各《福音书》,不要只凭承习和激情.
译者本着学习的愿望翻译了这本书,也有意让更多的人泾渭分明。在翻译过程中,本书引用的《圣经》明文的译文摘自中国基督教协会于1989年由南京爱德印刷有限公司印制的《新旧约全书》,部分专有词语的译文采用的是上海辞书出版社于1982年3月第2次印刷的《宗教词典》。为顾及到中国基督徒的习惯,本书中的“安拉”一词译作“神”,若不妥,求崇高的安拉宽恕,并祈求崇高的神使这项工作纯属他的喜悦,赐译者及读者永世吉祥。因时间仓促,又加译者水平有限,难免译误,敬望读者指正。

译者:白宝德
2003年初夏于亳州

前 言
从《福音书》看耶稣 白宝德译

赞颂全归神,他是特慈的、普慈的、全权的、圣洁的、唯一清算者。他颁降了《摩西五经》、《诗篇》、《福音书》和《古兰经》,派遣使者阐明证据、指引正道、辩清真伪。除他外没有主宰,唯一调养者。他独具统治、强盛和创造权。他每天都做自己的事务。他不生、不被生,在统治权、神圣权、诸名和各属性上独一无偶。他不移不易,居他原居。祝福他的历代使者,他们传达主宰的使命及其证据,并作出最佳说明,也祝福在各个时期和不同年代遵循他们指导的人们。
清高的神没以嬉戏地创造人类,在创造后也没徒然地抛弃他们。他创造他们是为他们崇拜他,认他独一无偶。他无援地创造了人类,并公开和秘密地恩赐人类,他独自慈悯给人类佳美的食粮。他命令人们听从他的使者教诲,即:只崇拜他。他因此颁降了各部经典,阐明应该对他信仰的知识,对他崇拜的道理,各个时期崇拜的方式,以及向他做礼拜的时间,阐明应该远离主禁止的行为,以及有关的许约、警赫、告诫和佳音,随今生接踵而至的复活、审算和报应的末日,那天无可设疑。所有这些被派遣的使者都以鲜明的证据向世人作了最完整的说明。跟随的人跟随了,抗拒的人悖逆了主的正道。遵循的人走在了历代先知的道路上,不归信的敌意者远离众使者的道路。这些皆在确立主对众仆的证据之后,使者传达了主命令传达的一切证据。
有人与主的众先知作对,敌视他们,甚至因不信神而促使他们杀害了为数不少的先知,正如以色列人的行为。也有人归信并辅助真理,援助主的历代先知,犹如我们的圣先知穆罕默德(真主福安之)的圣门弟子,即便他们少于以前历代先知的跟随者。有人对被派遣的先知的迹象叹为观止,清高的主把圣迹特赐给了先知,那些惊叹者就因先知的圣迹而妄下雌黄,改变了先知传达的正确信仰,和鲜明的正道,并把先知牵强附会地与尊严荣耀的神建立起嫡亲关系,在神的主宰权和神圣权上举伴神,妄称“先知就是神”,“是神的儿子”,“是三位中的第二位”。这完全违背了先知传达的使命,和号召遵循的恒古信仰,及健全的理智,这就是现在的基督徒。他们在对耶稣的认识上超越了限度,言过其实地称赞先知,违背了耶稣的信仰,纵然他们也宣称自己是耶稣的门人和敬爱者。
尽管摩西(穆萨,真主福安之)已传达:清高的神在主宰权和神圣权上独一无偶,以色列的历代先知也已作出这样的断定,并发出召唤,乃至玛利亚之子耶稣(尔萨)——神派向以色列人的最后一位使者更进一步强调摩西的律法,然而基督徒还是不分轩轾地对待他们关注的内容,因为在他们有信仰的前辈上滋生出了他们在追随的宗教,和他们自创的律例,对此他们没有任何凭证和依据。然而他们公然遵循的教条恰恰见证着悖逆各《福音书》有关耶稣身份的明文。
本书在对这一问题的探讨中着重研究各《福音书》在各真知的经典中的排行位置,此后转向查阅证实耶稣的人性和为神的仆人、先知与使者的明文,同时展示基督教在这些明文上所持的信仰,由此引向诚挚的语言,四《福音书》明文显示着基督教对耶稣的虚伪信仰。
这项探讨旨在召唤富有智慧的公正的基督徒停止他们关注、思考和谛视的对耶稣的信仰,把他们的这种信仰呈现在各《福音书》的明文上进行对照,同时在关于耶稣的纯人性和为神的仆人与先知身份上,把明确的原文与基督徒建立的有背原文的信仰之间作出对比,也坦率地讲述耶稣号召遵循的信念。各《福音书》作出的记载,也是以前所有使者的召唤。望这一公正的再现能使他们解脱因袭他们祖先无证无据的信仰,但愿清高的神以此引导他们中他意欲的人,“他(神)把他意欲的人引上正道”。(《古兰经》:第2章142节)。
我不妄称自己在这项探讨中,阐述了有关他们在对耶稣的信仰上所有有背各《福音书》的明文,并且我也没有阐述在他们的信仰中存在着违背耶稣的所有教诲。而我在这项探讨中所涉及的只是他们信仰的实质和基础,说明这种信仰悖逆了各《福音书》传述的明确内容,就这一内容也为数不少。我没有更多地援引经典(《古兰经》)和圣训(穆罕默德圣先知的言行录)对此作出论证,因为基督徒所需求的和信任的是他们的各《福音书》的“原著”。
当神命令我们凭智慧和善劝召人对他信仰,并禁止我们除以最佳方式外与有经典的人争辩时,我就认定了用这一探讨慰藉他们,召唤基督徒遵循耶稣传达的真理。我把四《福音书》容纳在了这项探讨中,这也是神的历代使者在不同时期,在各民族中宣扬的信仰,也是清高的神命令穆罕默德(真主福安之)弘扬的,和有经典的人声明的信仰。神说:“你(穆罕默德)说:‘有经的人啊,就讲一句在我们和你们之间公正的话吧:我们只崇拜神,不为他作任何举伴,除神外我们不互相认作主宰’。如果他们悖逆,你们就说:‘请你们见证:我们是顺从者(穆斯林)”。(《古兰经》:第3章64节)。
这就是我编写这一探讨的宗旨。
在着手研究各《福音书》之前,我认为应该向基督徒及其他的读者表明伊斯兰教人对神启示的各部经典的态度,以便让读者明白穆斯林(顺从者)最服从历代先知,因为他们诚信历代先知肩负的使命和传达的各部经典。

伊斯兰对降示给历代使者的各部经典的认识:
清高的神把“启示”降示给了他的所有先知,他们就因接受了神的启示和特选而成为先知。神在历代先知中间选派了传达他的使命的众使者,众使者就成了肩负使者使命的先知。他在使者中间特赐了接受经典的人,经典包容了使者为之被差遣的正道。各部经典在众使者逝世后仍在他们各自的民族中间保留着,直到神规定的时期。有些经典的名称神告诉了我们,也告诉了我们接受这些经典的使者(愿神赐福他们)的名字,如:降示给摩西(愿神福安之)的《摩西五经》(《陶拉特》)、降示给大卫(达吾德,愿神福安之)的《诗篇》(《宰卜尔》)、降示给耶稣(愿神福安之)的《福音书》(《引知理》)、降示给我们尊敬的圣先知穆罕默德(愿神福安之)的《古兰经》,以及降示给亚伯拉罕(伊布拉欣)和摩西的卷章。
神业已命令伊斯兰人完整而详尽地诚信他颁降的每部经典,指责不归信的人,并断他们永久迷误。他表彰了诚信经典的人,承诺他们获优厚的报酬。
清高的神在命令归信的人诚信所有降示给他的历代使者的真理时说:“你们说:我们归信神,归信颁降给我们的经典,也归信降示给亚伯拉罕、实玛利(伊斯玛易以)、撒(伊斯哈格以)、雅各 (耶阿孤白)及其子孙的内容,也诚信赐予摩西和耶稣的经典,以及养主对众先知的启示。我们不在他们中间区分尊崇,我们只对神顺从。”(《古兰经》:第2章136节)。
神说:“归信的人啊,你们当归信神和他的使者,归信降示给他的使者的经典,以及以前颁降的经典。谁不信神和他的众天仙、各部经典、及后世,谁就永远处在迷误中。”(《古兰经》:第4章136节)。
在表彰归信主颁降的经典的启示时主说道:“归信神和他的众使者,并不在众使者之间区分尊崇的人,将获他们应得的报酬。主原就是多恕的,特慈的。”(《古兰经》:第4章152节)。
在指责不信主降示给众使者的经典的人时主说:“谁不信神和他的众天仙、各部经典、及后世,谁就永远处在迷误中。”(《古兰经》:第4章136节)。
主的使者已明确认定诚信各部经典是正信的要素之一,正如穆圣(穆罕默德圣先知,后文皆同)回答迦百利的圣训中讲道的那样:【正信就是归信神和他的众天使、各部经典、众使者及后世,并诚信优劣皆前定。】(见各圣训集)。
因此,伊斯兰教认为诚信颁降的各部经典属正信的要素之一,只有分毫不爽地诚信所有被降示的经典,正信才完整。无论谁不诚信神降示给摩西、大卫及耶稣的《摩西五经》、《诗篇》和《福音书》,谁就没诚信《古兰经》,也没成为归信穆罕默德(愿神福安之)及其天启信仰的人,因为《古兰经》明确指出这些是神颁降的经典。谁不诚信这些是神颁降的经典,谁就否认了《古兰经》,否认了接受《古兰经》降示的人。

《摩西五经》、《诗篇》、《福音书》等经典的降示:
神把《古兰经》降示给了历代先知的封印者——穆罕默德(愿神福安之),并在其中明确告诉我们:他把《摩西五经》降示给了摩西,把《诗篇》降示给了大卫,把《福音书》降示给了玛利亚之子耶稣,正如在这些经典之后把《古兰经》降示给他的使者穆罕默德(愿神福安之)一样。
神说:“我把包含真理的经典降示给了你,为了证实在它之前颁降的经典。我曾颁降过《摩西五经》和《福音书》,是为引导世人。我也降示了‘准则’。”(《古兰经》:第3章3—4节),“我确让众先知相互优越,并把《诗篇》赐予了大卫。”(《古兰经》第17章:55节),“我把《诗篇》赐予了大卫。”(《古兰经》:第4章163节)。在颁降《摩西五经》和《福音书》上神也说道:“我在继他们之后续派了耶稣,以证实在他之前的《摩西五经》,并赐予了他《福音书》,其中含有引导、光明、对以前降示的《摩西五经》的证实、以及对敬畏者的引导和劝谕。”(《古兰经》:第5章46节)。
在尊贵的《古兰经》中提到《摩西五经》约十八次,提到《诗篇》三次,提到《福音书》十二次。有关引用经典的名称,则不止这些。
在《古兰经》里专提到“经典”一词也许指的是《摩西五经》,如神:“我确已把经典赐予了摩西,但愿他们走正道。”(《古兰经》:第23章49节),“我把经典赐予了摩西,让他的兄弟亚伦(哈伦)作为助手同他在一起。”(《古兰经》:第25章35节)。
在《古兰经》里讲到“经典”一词也许指的是降示给历代先知经典中的《摩西五经》、《福音书》和《诗篇》等,这些是以色列人从他们的历代先知上继承的经典,即便今天其中多处被篡改。如在多节经文中神在与犹太人和基督徒交谈时说:“有经典的人啊!”“假若有经典的人归信,对他们更好。”(《古兰经》:第3章110节),“假若有经典的人归信并敬畏,我定赎去他们的罪尤,让他进入幸福的乐园。”(《古兰经》:第5章65节)。
“经典”也许指的是降示给历代使者的经典,不专指某部,犹如神说:“人类原是一个民族,神差遣过众先知进行报喜和警告,又降示给他们包含真理的经典,以便裁决人们间的分歧。”(《古兰经》:第2章213节),“如果他们否认你,他们以前的人也否认过,他们中众使者曾带给他们明证、卷章和辉煌的经典。”(《古兰经》:第35章25节),“我曾派遣过众使者传谕明证,把经典和律法降示给他们,以便人们力行公道。”(《古兰经》:第57章25节)。
经典也许专指尊贵的《古兰经》,这有多节经文说明:“这部经典无可怀疑,是对敬畏者的引导。”(《古兰经》:第2章2节),“(这)是降自全世界主的经典,其中无可怀疑。”(《古兰经》:第32章2节),“虚伪从前后不能对它袭击,(它)是明哲荣耀神的降示。”(《古兰经》:第41章42节),“艾利付,俩目,拉易。(这)是一部章节详明精微的经典,降自明哲彻知的神。”(《古兰经》:第11章1节)。
我们是应召归信被降示的每部经典的穆斯林(顺从者)团体,在这些被降示的经典中有《摩西五经》、《诗篇》和《福音书》。相信这些经典的意义就是诚信真主把这些包含引导和光明的经典降示给了那些先知,以便他们的民族借此走正道,直到神差遣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使他成为封印的圣先知,把《古兰经》降示给了他,并以此废止以前的各部经典和律法,只凭这部经典作出裁决。因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被派遣,在仲裁上只能执行《古兰经》的条文。
神在每部被颁降的经典中给众先知及其所在的各民族缔了约和制定了规章,即:对不同时期派往每个民族的先知,他(先知)的族人当归依他,辅助他,对此神明确指出:“当时神与众先知缔结了约:我把经典和哲理赐予你们,此后把证实你们的一位使者派往你们,你们一定要对他诚信和援助。他说:‘你们承认了吗?你们对此与我谛了约。’他们说:‘我们承认。’他说:‘你们作证吧,我同你们一起作证,在这以后谁悖逆,谁就是罪恶之徒。’”(《古兰经》:第3章81—82节)。
这是尊贵《古兰经》的明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各圣洁的经文中亦有同样的见证。
关于犹太教的各经藉,在犹太教和基督教认同的圣洁《诗篇》文中也作了论述,他们把大多数内容追溯到大卫上,说道:“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耶和华(神)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耶和华啊,求你拯救!耶和华啊,求你使我们亨通!奉耶和华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耶和华的殿中为你们祝福。”(见《诗篇》:第118篇22—26节)。
关于基督教的各经典,《马太福音》传说着耶稣对犹太人讲的话:“你们再听一个比喻:有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了。收果子的时候近了,就打发仆人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园户拿住仆人,打了一个,杀了一个,用石头打死一个。主人又打发别的仆人去,比先前更多,园户还是照样待他们。后来打发他的儿子到他们那里去,意思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不料,园户看见他的儿子,就彼此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占他的产业!’他们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园杀了。园主来的时候,要怎样处治这些园户呢?他们说:‘要下毒手除掉这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园户。’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 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马太福音》21章33—44节)。
其实这指的就是圣品的封印者,后起民族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这后起民族就是以实玛利(伊斯玛易)的后代,以色列人轻蔑的人。他们妄言: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一个族,不应该与哈兰的后裔共享继承权。认为自己是以撒(伊斯哈格)的后代,以撒属他们的部族。当以色列人敌视主在他们中间委派的众先知时,他们就杀害一部分先知,否认一部分。他们遭到了神的谴怒,在这段时间内神剥夺了他们拥有的圣品,并把圣品赐予了后起的民族,以实玛利的后裔,真主把封印的圣品确立在了这个民族的使者上。这就是神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强调的内容:【我和众使者犹如建筑精美的宫殿,却剩下一块砖处没建造。观光的人对宫殿称赞不一,我就成了这座宫殿的最后竣工人。我也就成了众使者的封印者。】(见《布哈里圣训集》:3535段,《穆斯林圣训集》:2286段,《提尔米则圣训集》:2613段等)。
就这样,真实的语言与历代先知的吩咐相符,一致召号诚信最后一位先知,神使他成为封印的圣先知,神凭他的信仰废止了先前历代先知传达的律法。这也是神给历代先知缔的约,即:谁赶上封印的先知出现的时代,就当归依他、辅助他和追随他。历代先知把他们接到的这项启示,正如神命令的那样,清楚地传达给了他们各自的族人。又如我们以上看到的那样:大卫对以色列人的吩咐,耶稣对其民族吩咐的同时也谈到了大卫对基督徒的嘱咐,讲明了剥取以色列人的圣品,及把圣品落实在后起民族上的意义。
尊贵的经典对此作了明确地说明:“你说:‘主啊!权威的主宰,你把权柄赐予你意欲的人,你从你意欲的人上剥夺去权柄,你使你意欲的人尊贵,让你意欲的人卑贱,你手握裨益,你大能于万物。’”(《古兰经》:第3章26节)。
所关注的是大卫对以色列人的吩咐、耶稣对其族人的吩咐、穆罕默德对其民族的吩咐、和在上面这节《古兰经》经文中包括的意义,对于这些在字面上提到的内容又如何协调?(在《圣经》中)耶稣讲述的内容在尊贵的《古兰经》中也同样提到了。讲述“石头”和“石匠”是讲有关大卫、耶稣和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他们)讲述的内容。但是区别就在于穆圣(愿主福安之)讲的是“一块砖”,《圣经》上讲的是“石头”,穆圣讲的是一位“建筑宫殿的人”,《圣经》上讲的则是“石匠”。其实没有任何影响,那是神的语言在有经人上的一种凭证,即:他们了解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犹如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样。就让他们敬畏神,和关注以明洁的劝谕叫他们诚信穆圣(愿主福安之)及其传达的真理的明文吧。
我们奉劝有经典的人(如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等)及其他的人归依伊斯兰,并不是劝导他们屈服于伊斯兰民族。假若劝导是为统治他们,他们决不会屈从。这种劝导只是促进他们对完美产生爱,这种完美只是神对全人类的引导和为了他们的幸福,而颁降的经典在指示的对清高真主的信仰,对真主的信仰犹如梳齿一样人人平等,一视同仁。
我们愿把劝导特奉献给有经典的人,因为他们尚存其它信仰的人所没有的知识。神命令他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做这项工作,我们跟随穆圣执行这项命令,因为神说:“你(穆罕默德)说:‘有经典的人啊,就讲一句在我们和你们之间公正的话吧:我们只崇拜神,不为他作任何举伴,除神外我们不互相认作主宰。’如果他们悖逆,你们就说:‘请你们见证:我们是顺从者(穆斯林)。”(《古兰经》:第3章64节)。
我把这项研究献给他们,也是为了奉劝在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这句正义的话,除此以外的则是不义。这句话要求我们全体对清高的神恭顺和屈服,任何人不比别人高贵。就象清高的神独自创造全人类那样,他也是唯一应该受到全人类崇拜的主。他是他们的调养者、创造者、受拜者、事务的安排者、生命的索取者、在末日对行为的抱应者。他们是他的被造者、仆民、求乞者。没有任何人可缺少他,能逃避他,只有他对人类进行还抱。我们奉劝基督徒遵循这种信仰,把这种对完美的爱奉献给他们。我们为了自身的利益爱这种完美,并迫使自己遵守,因为我们同样是在这句正义的话上,这句话是依据被降示的经文对清高的神真诚而广泛地侍奉,对此任何人不比其他人优越。
这就是我们的立场,我们是穆斯林团体。所有对颁降的经典作出的命名,也出现在降示给耶稣的《福音书》中。我们是伊斯兰(顺从)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才相信《福音书》降示给了耶稣。今天的基督徒不相信《福音书》是降示给耶稣(愿主福安之)的经典。事实上现存的四《福音书》是在耶稣之后由不同的人编纂的存有互不相同内容的作品,本书在这项研究中将完整地提到。
我们是穆斯林团体(就沿着历史的线索,围绕着四《福音书》上暧昧和未知的区域,对其原文进行相互推论)我们在各《福音书》作者的意图之间,也发现了部分明文存在的正确意义,得到伊斯兰教法的认证,如前面讲到的载在《诗篇》、各《福音书》和正确鲜明的圣训中见证的,得到了证实。公正地说:要征求基督徒在各《福音书》中查找类似的原文,以及在伊斯兰教中与这些原文一致的正确明文。
的确正道即非妄想又非佯称。它是正信,是恪守真主启示的一项义务,衡量着健康和非健康的信仰。无论谁的信仰经不起鲜明正确经典的验证,其行为不符合经典的指导,谁就永处迷误中。
假若今世的正道和在末日的奖惩依照愿望而定,每一个有信仰的人都能得到自己盼望的位置。其实这一切必须要归属在神降示的信仰上。对此神说道:“(这)不会依照你的妄想,也不会依照有经典人的妄想,作恶者会受到相应的报应。除神外他找不到任何保护和援助者。”(《古兰经》:第4章123节)。
伊玛目伊本&#8226;凯希尔(愿真主慈之)在注释这节经文时说:“这节经文表明:信仰即不甜美,也非妄想,但它是心中的庄严,行为见证着它。每个宣称得到某件事的人单凭佯称不能获得每个声明自己坚持真理人的成就,也不能只听他单单的声明,直到他拥有来自神的证据,因为神说:‘(这)不会依照你的妄想,也不会依照有经典人的妄想’,就是说:仅凭妄想不能使你们和他们得到拯救,而这是在告谕顺从神,遵守他的高贵的众使者确立的律法,因此接下来神说道:‘作恶者会受到相应的报应。’”(见《伟大的<古兰经>注》:第2卷397页)。
这就是《古兰经》的公断、辩析真伪的说明、真主的劝谕。我们要诚信并付出行动,也奉劝和鼓励基督徒遵循。真主才是指引正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