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book

  3. 哈里发的故事【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哈里发的故事【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一千零一夜

Rate this post
description book specs comment

  一天下午,我在家中看书,朋友伊斯哈格·穆苏里神色异样地进来,我让他坐下,给他端来一杯甜饮。一阵寒暄之后,伊斯哈格·穆苏里给我讲述了一件他亲身经历的故事:

  “那天晚上,天高云淡,月影轻移,凉风吹过,令人感到心旷神怡。我在哈里发马蒙家中闲聊一会,便起身告辞回家。路上,忽然感到一阵内急,急切之间又找不到厕所,我四下里一瞧,并无半个人影,于是,拐入路边的一个小巷里小便。

  我刚解完,无意中抬头一看,只见前边的墙上挂着一个东西。由于天黑,我看不清那是什么,我好奇地伸手去摸它,才知道那是一只大篮子,上面放着四个把手,下边铺着一个锦缎垫子。当时我心里十分紧张,站在那里直发呆,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多喝了几杯,就抓住把手坐进那只大篮子里。我刚一坐上去,墙那边就有人往上提篮子了,他们似乎早已准备好了似的。那些人把篮子一直提到墙头上,我心里非常害怕,一时不知所措。正在这时,下边的四个婢女同时对我说:‘先生,欢迎你的到来,快请下来吧!’

  我跳下墙来,跟着一个手提灯笼的姑娘走进一座宫殿,那里陈设十分讲究,一看便知这里是王宫。为我带路的那个姑娘让我坐下,又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坐在那里边喝水边好奇地观察着殿内的每一个角落。正在这时,从里屋走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只见她身着华丽的衣服,佩戴贵重首饰,长得像天上的仙女一样漂亮,身边还有两个侍女跟随着。我急忙站起来,向那个少女行礼。

  那位少女温和地说:‘欢迎你到我们这里来做客。’

  那位姑娘让我坐下,问道:‘你是怎么到我们这里来的?’

  我告诉她说:‘我去朋友家喝完酒,准备回家。走在路上,想小便,就走进这条胡同。我刚小便完,猛一抬头,看见墙上挂了一只大篮子,由于多喝几杯,就坐进了墙上的大篮子里,没想到被你的人从墙上提进来,又将我带到你这里来了。’

  那位少女说:‘你不必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希望你有个美满的结局。’

  那位少女低头沉思片刻之后,又问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答道:‘我是一个商人,在巴格达市场中开了一个店铺。’

  ‘你会背诵一些诗吗?’

  ‘我只会几首。’

  ‘那你给我背诵几首吧!’

  当时,我有点害怕,便对她说:‘你是这里的主人,还是你先开始为好。’

  那位少女说:‘你说得很对,那就让我先说吧!’

  那位少女背诵了一些自己熟悉的古今诗人的名言佳句。我仔细倾听,对姑娘的文才赞叹不已,从内心里十分佩服她。

  姑娘背诵完后,又对我说:‘现在该轮到你了吧?’

  于是我定了定心神,给她们背诵了一组古人的诗句。姑娘听后惊叹不已,情不自禁地说:‘真是一位奇才啊!真没想到,生意场上还有如此精通诗句的人呢!’

  随后,姑娘又让女仆端来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我。殿内还摆放着多种罕见的奇花异草和新鲜水果,这些东西即使是宫庭内也很难见到。

 姑娘倒满一杯酒,将它递给我。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她又给我倒了一杯,对我说:‘你不必拘束,在这里你可以自由自在地谈天说地,刚才我们已背诵过诗句,现在该是讲故事的时候了。’

当时,我心里一点都不紧张了,自告奋勇说:‘让我先来讲吧。’

我一连讲了好几个故事,都很有趣。

姑娘听后十分高兴,大声赞叹道:‘你可真是博学多才啊,不但会做生意,而且还知道这么多美妙动听的故事,这些可都是帝王将相的故事呀!’

我对她说:‘其实,这些故事都是我的一个邻居讲给我听的,他经常出入宫庭,和帝王开怀畅饮,谈天说地,因此对帝王将相的事很了解。每次我到他那里玩时,他就给我讲这些有趣的故事。’

‘那你的记忆力可真好。’

讲完故事之后,我们又开始聊天。姑娘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了一些有趣的事,我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已到了午夜时分。我心情十分愉快,没有一丝倦意,心里想:如果哈里发马蒙知道这个仙境般的地方,他一定会光顾的。

这时,姑娘打断了我的思路,对我说:‘年青人,你博学多才,是个难得的人才。然而还有一点令人不太满意。’

我急忙问:‘哪一点呢?’

‘如果你能边弹边唱诗歌,那就更好了。’

我对姑娘说:‘过去我经常沿街弹唱,想挣口饭吃,可是挣不到一文钱,于是我就将它丢掉,另谋生路了。但是我还是非常喜欢弹唱,今天趁此良宵,我来弹唱一曲,以便给你留下美好的印象。’

姑娘立即吩咐婢女拿来一把崭新的四弦琴,她接过四弦琴,调好弦,开始弹唱,歌声抑扬顿挫,优美动听,令人陶醉。我沉浸在优美的音乐中,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

姑娘唱罢,微笑着走到我跟前,问道:‘你知道这首诗是谁作的曲,谁作的诗吗?’

我摇头说道:‘不知道。’

姑娘并不介意,她十分喜悦地对我说:‘让我来告诉你吧,这诗是艾和·恕瓦斯作的,而曲是由伊斯哈格作的。’

我惊奇地噔大双眼说:‘原来,伊斯哈格的曲子是这样的,实在是太美了。’

姑娘点点头说:‘对,伊斯哈格的曲子确实美妙动听,他在作曲方面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他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人才呀!’

‘如果我们能听他亲自唱一曲,那真是今生之万幸啊!’

就这样,我们边唱边谈,一直到了黎明时分。这时,一位老太太慌慌张张地走进来,只见她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看上去像是老保姆。

老太太径直走到姑娘身边,悄声对她说:‘时间已经到了。’

这时,姑娘站起来,对我说:‘天已快亮了,你可以回去了,不过要记住:对这里的情况千万要保密,因为我们这里只接待忠诚可靠的人。’

我对姑娘说:‘请你放心,这些不用你吩咐,我也会做到的。’

姑娘目送我走出厅堂,吩咐仆女把我送出大门。我离开那座宫殿,心里好像有一种失落感。我慢慢悠悠地回到家中,做过晨礼,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刚刚睡熟,哈里发马蒙就派人来接我了。我只好跟着差使去见他。整整一个白天,我都陪哈里发马蒙喝酒、聊天,心情十分愉快。

夜幕降临之时,我又想起昨晚的欢乐时光,实在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便告别了哈里发马蒙,径直向那个小巷走去。我像第一天那样坐进篮子里,墙那边的人将我提上墙头。我跟着几个婢女来到那个熟悉的殿堂。

那位姑娘看到我,非常高兴,忙请我坐下,问道:‘看来你很喜欢我们这里,对吗?’

我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我是夜晚睡不着,想来你们这里玩一玩,别无其它用意。’

接着,我们又像第一天晚上那样,弹唱、诵诗、讲故事、聊天,玩得好痛快。仍然还是到天亮才离开那里,由于非常疲倦,我急速走回家中,做过晨礼,就倒头入睡。

没想到刚刚睡着,哈里发马蒙就又派人来叫我了。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来见哈里发马蒙。我陪着哈里发马蒙度过了整个白天。

天快黑的时候,我正要起身告辞,哈里发马蒙站起来对我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出去一下,马上就来。,可是,一想到前两天晚上那欢乐的情景,我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把哈里发马蒙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独自一个人跑了。来到小巷,坐进大篮子里,像前两天一样顺利地来到那座宫殿里。

姑娘很热情地招待我,对我说:‘你已经成了我们这里的常客,我非常愿意和你交往下去。你可以住在我们这里吗?’

‘我愿意永远做你的仆人,跟随在你的身边。不过,作为客人,应当被款待三天,以后如果我再来的话,你们就不必对我这么客气了。’

我像前两天一样坐在椅子上,和姑娘一起弹唱、说笑。天快亮时,我想起了哈里发马蒙,我想他一定会问我为什么不告而别的,到那时只有对他说实话了。于是,我向姑娘推荐了哈里发马蒙,对她说:‘小姐,我看你很喜欢唱歌,我有个堂弟,和你一样,也非常喜欢唱歌,并且长得一表人才,地位也比我高,还比我学问高,他比我更了解伊斯哈格。’

姑娘似乎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但又故意装糊涂,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客人。’我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的用意,而是说:‘由你猜测去吧!’

‘你是想让我见一下你的堂弟,对吗?不过,如果他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我倒愿意见他一面。’

不知不觉又是黎明时分,我告别了那位漂亮的姑娘,径直往家里走去。我还没到家门,就见哈里发马蒙的差使已经在门口等上了。他见到我,就不由分说地把我带到哈里发马蒙的面前,只见哈里发马蒙正怒气冲冲地坐在宝座上,生我的气呢。

他气愤地说:‘伊斯哈格·苏木里,我再三叮嘱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可你却偷偷地走了,这明摆着要和我作对,是吗?’

我马上跪在地上给他行礼,说道:‘信士们的长官,我是你的奴仆,不敢和你作对。’

‘那你老实交代,昨晚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我一定如实禀报。不过,这事只能我们俩私下里谈,人多不太好说。’

哈里发马蒙立即命令左右官员、侍从全部退下。我便把前几天晚上与姑娘之间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哈里发蒙。并且对他说:‘我已在姑娘面前提过你了,她听说你才貌双全,愿意见你一面。’

那一天,我和哈里发马蒙过得十分愉快,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便带着哈里发蒙来到那个小巷,我边走边对他说:‘到了姑娘面前,你千万不要直呼我的名字,你把我看作是你的一个侍从,让姑娘认为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我俩商定以后,来到那堵墙前,大篮子依然在墙上吊着,不过,这天是两只篮子了,我俩一人坐一只,不一会儿便被提到墙上,我俩走下去,随着女仆来到那座熟悉的殿堂。

那天夜里,姑娘打扮得更漂亮了,很明显,为了迎接哈里发马蒙,姑娘翩翩而来,走到我们的面前,向我们问好。

哈里发马蒙一见姑娘,便被她的美貌迷住了,对她产生了爱慕之情,一时魂不守舍,不知如何是好。

姑娘见哈里发马蒙英俊潇洒,也对他产生了好感,给他讲故事、诵诗歌。然后,姑娘又让仆人端来一桌酒菜,我们围坐在桌子旁,开怀畅饮,谈天说地。

吃饱喝足后,姑娘又命人拿来四弦琴,开始弹唱起来。歌声抑扬顿挫,令人陶醉。

唱完后,姑娘又问我:‘你的堂弟也是做生意的吗?’姑娘指的是哈里发马蒙。

我没有把哈里发马蒙的真实身份告诉她,随口说道:‘是的。’

姑娘端详着我俩,说道:‘你们俩长得还真像。’

我说:‘因为我们是堂兄弟,当然长得像了。’

哈里发马蒙多喝了几杯,有几分醉意,心情非常激动,忘了在路上我告诉他的话,高声叫道:‘喂,伊斯哈格!’

当时,我也忘记了一切,立即回答:‘信士们的长官,有何吩咐?’

‘今天我特别高兴,请给我弹唱一曲吧!’那姑娘听了我们的对话,知道眼前坐着的是哈里发马蒙国王,立刻跑回屋里,躲藏起来。

我唱完歌,哈里发马蒙吩咐我说:‘你快去打听一下这家主人是谁。’

正在这时,走进一个老太太,跪在哈里发马蒙面前行过礼后,答道:‘这家的主人是哈桑·本·赛赫勒。’

哈里发马蒙立即下令道:‘快去把他请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老太太站起身来,匆匆离去。不一会儿,哈桑·本·赛赫勒走进来,毕恭毕敬地给哈里发马蒙行过礼之后,坐在椅子上。

哈里发马蒙问道:‘刚才在这里的那个姑娘是你的女儿吗?’

‘她是我的女儿。’

‘她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她叫海迪洁。’

‘她出嫁了没有?’

‘还没有。’

‘我现在正式向你的女儿求婚,你愿意将她嫁给我吗?’

‘信士们的长官,我们都是您的仆人,承蒙您如此看重她,一切事情都由您来做主吧!’

‘我们就这样说定,三天之后,我派人来送三千第纳尔给你,作为你女儿的聘礼,然后你把她送到宫里。你放心,我一定会善待她的。’

‘一切听从国王的吩咐。’哈桑·本·赛赫勒说道。

天快亮的时候,我随着哈里发马蒙走出大门,向宫中走去。走在路上,哈里发马蒙叮嘱我说:‘昨晚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讲。’

此后又过了一年,哈里发马蒙去世了,可是他与那位姑娘的爱情故事,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也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度过的那么愉快的四天,白天和哈里发马蒙在一起吃喝谈笑,晚上和海迪洁在一起弹唱诵诗,那四天令我终生难忘。说实话,我还从没见过像海迪洁那样聪明、漂亮的女子。”

这些事情再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只有伟大的主才知道。

http://mali.5068.com/gs/yqlyy/100262_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