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book

  3. 回教哲学

回教哲学

回教哲学

9112wv2En0_n[1]

download
Rate this post
description book specs comment

序言 一

一神论是回教哲学的基础,回教的各种宗教学科,无一不以一神论为最后的根据的,所以信奉回教者,必习一神论,研究回教者亦当从一神论入手,我国素无适当的汉译的——神论专书,可供教内教外人士的参考,这是莫大的憾事。
我到埃及后,初次与爱资哈尔大学回教哲学院专修部教授易卜腊欣,吉巴黎氏会面,便询问他埃及有无最新的一神论书,他说:‘穆罕默德,阿布笃先生的一神论大纲,是近代最有价值的著咋。’后来我就买一本来,细心的研究,又常常去请教吉巴黎教授,并陈所作笔记,求他代为改正。去年暑假期间,将全书译为汉文,原拟先在北平月华报发表,籍以就正于海内高明,然后印行间世;最近各方教胞,以为如此发表,太嫌迟缓,纷纷来函敦促,要我印单行本,不得已,乃将原稿稍加修订,大胆的寄回国去付印。

穆罕默德·阿布笃先生乃近代回教学术泰斗,尤以文学哲学著名于世,此书为穆氏最经心的著作,已经译为法文、印度文、马来文,颇受各国学者的称许。原书义理精深,文词雅丽,故能直译处,用直译法,不能直译处,用意译法,务期读者易于了解,且不失原文的精神,欲读原书者,亦可以译文对照。不过以我这样谫陋朴拙的人,无翻译经验而译此名著,虽用尽苦心,恐终不免有讹误之处,倘蒙明达君子,切实指教,俾再版时,得加订正,则感’戴无既矣。
此书之译,多蒙吉巴黎教授的扶助,又承同学纳子嘉君代为誊清,特此志谢。

公元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九日 马坚谨识于开罗

序言 二

古兰经云:‘你当倾向正教,谨守真主所赋予人类的本性,真主所造者是无可变更的;那便是正教,然而一般人多不知道。你们当,归依真主,敬畏真主,谨守拜功,莫做多神教徒,莫做分离本教,私立派别,而各悦其说的人。’
(三O:三O——三二)

真主造化人类而赋以超乎一切动物的本性,使人类能感觉非肉体的愉快与痛苦,所以人类除动物生活外,还过着一种特别的生活;真主使人类能以领会无限的事理。真主要使人类过无限的生活,故以互助群居为人类生活的枢纽,使他们籍此发观宇宙的法则与造化的秘,密。真主使人类的分子对于学术和事业的才干,各不相同,因为要这样,人类社会的一切学术和事业,才易于发达,他们中最低的如仆役、
泥水匠、农夫,最高的如贤明的政治家、改良的哲学家、以及列圣、钦圣;这般人,譬如理性、心庄灵魂,那般人,譬如手、足、肠、胃;他们当中,有的为人类执行最低的事务,有的指导人类,达封人性所趋向的最高境地,而且对于人类的本性,加以陶冶:这种指导,就是为人类本性要素之宗教的指导,人类籍此谋学术和事业的尽善尽美。
宗教循序渐进的谋人类本性之向上,与一般生,物进化的原理一样,直至真主命至圣穆罕默德,完成回教,回教使人类达到完全独立的地位;回教的经典明说回教是天然的宗教,适合各民族各地方各时代的社会福利;回教对于半开化的民族,犹如慈爱的教师,对于已开化的民族,犹如贤明的领袖;人类社会对于学术文化无论如何进步,回教总是不落伍的宗教。古兰经云:‘我要在天下四方,在他们国里,把我的征兆显示他们,直至他们明白那是真理,’
(四二: 三五)

先贤奉行圣教,后学背离经训,致贻人以口实;他们崇尚因袭,保守固俗,甚至以宗教为学术工艺的障碍;分门立户,减损圣行,增益异端,以致信经里面充满了无谓的门户之争;数百年来,从没有一位作者,本着一神论家注重思想的原则,以研究思考的方法来宣传回教;当代的泰斗穆罕默德·阿布笃先生著一神论大纲,才有准乎原则合乎时代以阐明回教教旨的著作:这是前人所不及的。
自本书出版著者用来作爱资哈尔大学讲义后,埃及的一神论,大有进步;
印度的学者,已将本书译为印度-文,供阿利加回教大学及其他,学校教材之用;现在爱资哈尔大学及其他宗教学校,都采用此书;有一位东方学者,
已将此书译为法文;各国学者读本书后,颂扬著者的韵文散文,搜集起来,比原书的体积,还要大几倍;有几位自由派的基督教徒,曾购若干册捐赠各教会;有几位基督教的学者,读了本书后,众口一词的说:‘倘若这书里所说的就是回教的教旨,那么我们首先信奉回教;可惜这是我们所钦佩的穆罕默德·阿布笃先生的哲学。’这些足以证明本书的价值的话,拙著穆罕:默德‘阿布笃先生传中说得很详细,兹不赘述。我以为要认识本书的真价值、须先认识古兰经的真义,穆圣的言行,回教的历史,圣门弟子逝世后发生的异端邪说,回教一神论所达到的境地;须先读过欧洲哲学家关于评论各教教旨、说明各教特点、以及关于心理学、伦理学、社会学、文化史的名著。

本书对于各种疑点,各种难题,并不加以阐明,惟对疑点多用暗示法,不肯明白说出,恐怕引起暗弱者的怀疑,扰乱聪明者的心思,著者自序中关于此点,说得很明白:‘但从远处指示各家学说的分歧,中人以下,或不能领悟。
倘使本书的开端没有那些一神论的专门名词,那么本书的利益,必定要大些,爱读本书者必定要多些,因为现代的人,不懂得这些专门名词,甚至望而却步,著者对于这话曾表示赞同。

先生少壮时在贝鲁特讲授此书,后来收集诸生记录,稍事补充,仓猝付印;后来又在爱才资啥尔大学讲授本书,当时来听讲的宿学英才,多至数千,可谓盛极一时,讲授时,著者发现本书中文字方面的许多谬误,以及必须说明的许多问题,于是二面讲授,一面就他所用的教本,订正疏解,后来著者把订正各点列为表解,共计七十余点,还有几个僻字,著者忘却了没有校正,鄙人有时偶作按语,有时任其自然;本书中除引证古兰经若干节外,鄙人决未任意增补。
我的朋友哈慕德’阿布笃先生写信给我,允许我重印本书,并且把著者所做的刊误表解寄给我,所以本版付印时,我便据着刊误表和著者的订正本校刊,并且稍加按语;
这些按语当中,有些是我当时在课堂里所听得的。倘使著者不曾禁止我们为本书作注疏,那么我必定要详细的注释一番;仔细一想,还是著者的见解比较高超。近有无耻书贾,窃印此书,舛谬杂出,已不可靠,何况与订正本不相合,故光塔社版本,最为可靠,曾读第一畈者,亦不可不再读这版一遍。愿真主眷佑著者先生,且以本书普济世人。

光塔月刊主人穆罕默德·赖世德。

著者原序
回历一二九九年(西历一八八二年)我离开埃及寄居叙利亚贝鲁特。一三O三年贝鲁特皇家学校聘我讲授几种功课,一神论便是其中的一种。当日我以为关于这科的各种纲要,或许无裨于学生的需求;长篇巨制,学生不能领会;繁简适中的,又非当代人的著作;所以我想最好是斟酌学生的情形,自由讲授。当时我所讲的,随学生程度的深浅而繁简各不相同,最切于一般初学的程度的,要数第一班的讲义;因为章法极显豁,虽不曾听过讲的,也容易了解;自绪论至本题,所引的都是正确的证据;惟讲法与众人不同,但从远处指示各家学说的分歧,中人以下,或不能领悟。可惜那些讲义,只有学生们的笔记,我自己却没保存得一点,我回埃及后,因真主的前定,从事非教鞭的生涯,所以把以前所讲授的,忘却得干干净净过了几月,忽然又想复返于天性之所好,拟以闲暇的功夫,讲授一神论;因为我知道这是宗教学的基础,所以很想重理旧业;
我便写信给一位学生,要他把笔记本寄来给我,免得我再费宝贵的时间,去另作可靠的论述。我把这番意思通知我的弟弟,①他告诉我他已经抄得一份第一班的讲义,我向他要来一读,果然与我的所好很相近,欲涉猎者或许需求这样的东西,想深造者,也许不能不用作参考;文简意赅;详而不泛;对于信条,虽以先贤的学说为依归,却不斥后贤的见解为谬妄;鄙人当日避免各学派的分歧,一如避免酿祸的风潮;惟其中间有太略的地方,读者或不易理解;有遗漏的地方,必须补充;有繁冗的地方,不能不删去,俾与本书的性质相合;所以我把简略的文字,加以申长,把晦涩的绪论加以修正;把遗漏的增补起来,把繁冗的完全删去。我信赖真主而,发行此书,希望一般人莫因此书的简略而忽视其价值。世上没有不助人者,也没有不
求助于人者,惟真主掌握一切,为万物之所仰赖。